小豆子的大权利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2021-11-27 08:15

宣讲人:龙游县庙下乡政府 曾宁

“金豆豆,银豆豆,豆豆不能随便投。选好人,办好事,投在好人碗里头。”一首质朴的歌谣,将我们带入一段值得回忆的历史。好的,先来看一幅油画,它反映的是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民主选举的生动场景。

画面中,候选人站成一排,每人身后放一只碗,选举人上来之前,会领到相应的豆子,用豆子作选票,选举自己信任的干部,最后谁豆多,谁当选。看,拄拐老人边走边瞧着手中的豆子,颤颤巍巍地走向选举的地方。两个裹着头巾的女性,一个在选举桌前小心翼翼地跪地弯腰,拾起掉落地上的豆子,神态专注而认真,仿佛是捡起了自己权利的象征,表现出这名妇女对民主权利的珍视。另一个左手紧握着豆子,右手关切地伸向弯腰的同伴。在桌子旁,背对站着的一排被选举人里,也有一位女性形象。豆选中女性被包括进来,意义更是非同寻常,它预示着中国几千年来封建制度之后一个民主制度的开端。

革命年代,中国共产党人闹革命,目的是推翻国民党独裁统治,建立一个真正民主的国家,让人民当家作主。从苏区开始,就已经让当地的老百姓行使民主权利。可是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广大农村地区农民绝大部分是文盲,于是就有了“豆选”。

你们也许会问,村里人相互熟悉,甚至是自家人,不扔豆子多尴尬?是的,扔不扔我豆子,选不选我,候选人眼睛余光一扫就知道。于是,选委会在碗里放上水,豆子投进去没了声响。问题不止于此。前面好多人上去放豆子,到了我上去发现,我中意的人豆子特别少,而我不中意的那个人,碗里豆子特别多。不知怎么的,豆子自己会跑“路”。于是,碗面蒙上一张有小孔的纸,杜绝了作弊。后来,又有人事先在兜里揣一把豆子,投放时将中意的人投得多多的。于是,豆选用上了有色豆子,白豆子成了废票。

程序是实现真正民主的制度保障。民主程序的设计,不仅要保障每个人都有表达真实意愿的自由,而且要给这种表达留下一定的时间和空间。豆选这种最早的“无记名投票”的方式有别于举手或公开表决,从整个流程设定上,外人很难判断选举人到底将票投给了谁,这样选举人才能自由地表达内心意愿,在公平、公正的选举下促成民主。

一粒粒小小的豆子,承载着人民当家作主的希望。由此我们看到,中国共产党人在真正让人民当家作主这件事上,曾经做过非常了不起的探索。1940年1月,美国记者史沫特莱女士深入鄂豫边区访问,先后在京山大山头、八字门一带,目睹了边区民选活动的盛况。这种生动演绎的草根民主为日后人大表决所借鉴,土改后选举人民代表,绝大多数农民不识字,也多用豆选。对此,史沫特莱在她撰写的《中国的战歌》一书中感叹道:“这是比近代英美还要进步的普选!”

如今,选举表决方式已发生了巨大变化,表决方式的演进,见证了中国民主进程的逐步深化。一粒粒再寻常不过的豆子,当它具有政治内涵时,不仅闪现着群众智慧的光芒,而且凝聚着基层治理的磅礴力量。如今七十多年过去了,豆选的选举方式已经离我们远去,但其中蕴含的民主价值和创新精神一直为我们提供着重要的启示意义。

“民生项目代表票决”就是龙游基层民主政治的一个有益探索和生动写照。早在2013年,詹家镇首试人大代表票决为民办实事工程,到了2015年龙游县实现13个乡镇全覆盖,2017年即实现县级层面的全省“首秀”。先由部门推选、社会征集,后经多轮联席会议遴选,最后提交县人代会,由代表票决,县委在票决制工作中总揽全局、协调各方发挥党的领导核心作用。多年来,老旧小区改造、停车难、饮水难等一大批民生实事项目的相继落地落实,让市民竖起了大拇指。

人大代表票决民生项目,让“民生”两个字的成色更足。一些代表由衷感慨:“人大代表来自人民,最了解群众所需所盼,由他们现场票决,能最大限度地保证党委、政府决策与群众呼声同频共振,实现精准办事。”通过代表视察、实地督察、现场质询、满意度测评等方式,还能持续追踪民生实事落实的全过程,参与全县重大决策部署的制定和落实。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责任编辑:毛利霞)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