砖石铸史——漫谈衢州城墙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2021-10-20 09:13

衢报人文智库专家 钱进 记者 徐聪琳 实习生 胡婷翌/整理

智库导读:

“城,所以盛民也。城市,用来安放百姓;筑城,为了保境安民。”10月16日下午,在水亭门历史文化街区南孔爷爷的书房举行的“南孔下午茶”活动中,衢州市政协委员、衢报传媒集团总编办主任钱进,展开主题为“砖石铸史——漫谈衢州城墙”的演讲。他以衢州城墙的建造、演变、材料等为线索,在观众面前缓缓铺开了衢州城墙的历史画卷。

A

衢州何时有城墙?

清代文人吴士纪曾作《唐尉迟城砖歌》。吴士纪生活于清康熙、雍正时期,曾看到有“尉迟敬德监造”字样的城砖,至民国郑永禧编纂《衢县志》时,尚有少量此类城砖发现。

然而,翻遍新旧《唐书》,不见一处有关尉迟恭曾涉足江南的记载,言其领兵万人来衢筑城,确是于史无征。尉迟敬德监造城池的故事,反映的是一城官民祈冀城池永固的美好愿望。至于“尉迟(恭)敬德监(敕)造”城墙砖,相当于尉迟恭这位大神的法印、符箓而已。从全国方志记载来看,无论是寺、塔还是城池,尉迟监造砖的出土数量很少,说明尉迟监造砖是起一种压镇驱邪作用的“吉语”砖。

目前我们在水亭门等地所见的城墙,是明清时代筑成和修缮的,北门这一段,还是民国时用鹅卵石修补的。从方志记载来看,衢州是在北宋方腊起义之后,宋宣和三年(1121)高至临知衢时筑城的,《(天启)衢州府志》和《读史方舆纪要》都有相似的简短记载。历史上,衢州宋元时期有六部方志:《衢州图经》《三衢志》及两部《衢州志》、两部《信安志》,可惜没有一部留传下来,使我们失去了很多研究城墙修筑的地方文献。高至临主持筑城是有确凿记载的,但在我们的考古发掘中,至今没有出土过一块纪年文字砖可以作相互印证。目前所能见到最早有确切纪年的文字砖,是南宋嘉定三年(1210)的——“嘉定三年衢州修城砖使”砖。

从史书记载来看,衢州其实在唐代就有了城墙。《新唐书》卷三十六《五行志》载:“元和八年五月,衢州大水,水涌州城,深三尺,州城毁,民多溺死”“元和十一年五月,衢州山水害稼,深三丈,毁州廓,溺死百余人。”

上述两段文献记载,为后人提供了衢州城墙的重要信息。元和八年和十一年,即公元813年和816年,衢州两次大水灾都冲毁了州城城墙。

明天启年间衢州城墙图(天启《衢州府志》) 资料图片

要解决上面的问题,先要弄清子城和罗城这对概念,就是“城”与“廓”的关系。更通俗地说,就是内城与外城、小城与大城的关系。南北朝以降,地方城市常见子城、罗城“二重城”的格局形态。子城系内城,为保护官府衙署而建;罗城为外城,用于安置商肆平民等。

衢州城的成长史,是一部以“府山”为核心持续延伸扩展的历史。“峥嵘山。昔有柴宏者,屯兵于此,后讹为峥嵘。”城墙作为冷兵器时代的产物,最重要的是它的防御功能,起到盾的作用;其次是防洪。

元和十一年这场大水,可以注意到水毁州廓。古代“城廓”并称,城是指内城,廓是指外城。据此可确定,在公元816年之前,衢州就形成了双重城墙的格局。衢州内外两重城的格局从唐代一直延续到元至正年间,至少存在了500多年。明清两朝,衢州重点营造府城墙,子城消失于历史中。

1982年4月25日,衢州市公布“衢州古城门”(含大西门、大南门、柯山门和钟楼)为市级文保单位;1986年,加固维修水亭门、大南门;1989年12月12日,衢州城墙被省政府公布为省级重点文保单位;1994年,加固维修水亭门城台;1998年,完成水亭门南北两侧城墙修复;1999年,复建水亭门城楼;2000年,修复小南门;2001年,修复大南门及瓮城;2006年,修复小西门与西安门;同年5月25日,“衢州城墙”(含城门、城墙及其遗址、护城河、钟楼)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保单位;2015年,启动北段城墙修复工程。

目前,衢州城墙存有东门、大南门、大西门、小西门、西安门等六座城门;大西门城楼;大南门瓮城;城墙1500余米,其中东段城墙约750米、南段城墙约300米、西段城墙约200米、北段城墙约300米;城墙遗址约1000米;较完整的护城河,包括斗潭湖、南湖、东段城墙外各沿墙鱼塘以及相互间连接水道。

<span style="font-family:" font-size:14px;white-space:normal;background-color:#e7e8d8;"="">衢州古城墙 资料图片

可见,衢州城墙初建于汉晋,成型于唐五代,发展于宋元,巩固于明清,衰落于民国,保护于上世纪80年代。

C

衢州城墙砖用量和建筑取材

衢州府城墙全部包砖,要用多少数量?要得到答案,首先要知道衢州府城墙的长度。

宋代毛宪《重修城记》中提到:嘉定三年衢州遇洪水,城墙坍塌约五分之一,知州孙子直主持修城,“凡五千三十有二尺”,宋代一尺约等于现在31.68厘米,相当于1594米,即1.594公里长度。修复部分占五分之一,那么城墙周长应在6至7公里。明天启《衢州府志》载:“城高一丈六尺五寸,广一丈一尺,周回四千五十步。”以宋元计量单位算,则城墙“高5.23米,宽3.48米,周长约6221米,合6.221公里”。明张文达《重修郡城记》载,“城址以里计者凡十里有奇焉”,明代一里为三百六十步,合一百八十丈,一丈约3.33米,一里等于600米,明代衢州城周长为6公里多。

据衢州文物局原局长黄韬在书中测算,完整的衢州城墙城砖用量至少在2500万块以上。如此巨量的城砖,不可能由衢州府治所在的西安一县承担。因为修城有时间限制,一般是一年左右,必须有大量的砖窑同时烧砖,才能满足需要,所以原则上是“五县协修”。各县把烧制城砖任务下到各窑口,保质保量把烧制好的城砖运送到衢州城区。

城墙砖到底有多厚呢?据实物测量,宋代的最薄,5.6至8厘米,元代次之,明代厚度近于宋代,清代的越来越厚,尤其清光绪和民国四年的城砖,厚达9至11厘米,相当于两册《现代汉语词典》叠起来的厚度。

古代没有水泥,城墙砖之间用什么做黏合剂?我们看到水亭门等现存的城墙砖间有白色的物质,出土的城砖上这种白色的黏合剂十分牢固,用铁铲都很难撬下来,老一辈传说是糯米灰浆。

浙江大学博士李佳佳对全国各地的城墙砖粘合剂进行了广泛采样和化学分析,辅之以历史文献记载对比。其中在衢州五个城门和北城墙取了11个样品。检测结果表明,在中国古代,用糯米灰浆建造各类建筑是十分普遍的工程技术,衢州宋代城砖用糯米石灰黏合,是正常不过的,老一辈的传说得到了证实。

(原文有删减)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责任编辑:赵星星)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