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塔谁与上 一落旋成尘 ——衢城三塔纪闻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2021-10-20 09:11

衢报传媒集团记者 巫少飞 文/摄

旧时,衢城有三座塔。一座在城西北角,叫铁塔;一座在城西南角,叫铜塔;一座在水亭街,叫天王塔。如果从鹿鸣山一带望去,三座塔都集中在城区西部同一条线上,和峥嵘山(今府山)遥遥相对。铁塔在清咸丰年间的兵燹中被毁,而铜塔不知毁于何时,剩下的天王塔于1952年被拆毁。2013年,衢州市“十大专项”启动,在原址附近重建了天王塔。

依嘉靖 《西安县志 》纂印的 府城总图

天王塔:是郡未建,先有塔也

天王塔 张继新

天王塔是旧时衢州的地标建筑,从现存的四部府志看,每本均有关于天王塔的记载。清康熙《西安县志》载:天王塔在朝京门内天王寺,不知建于何时,后寺毁于火,蔓延至塔,塔亦因此而剥蚀。明崇祯壬午年(1642)农历八月,大风吹堕塔顶,上面的铸铭为“梁天监”年号。

梁天监时,衢州城尚未建立,故郑永禧老人断之曰:“是郡未建,先有塔也。”

清乾隆年间衢州文士龚大鈊有《天王塔》一诗:

练儿神易灭,佛地日消磨。

烟冷菩提树,风清窣堵波。

野鹰颓处立,征雁缺边过。

剩有孤花秀,斜阳倒挂萝。

诗中的“练儿”即梁武帝萧衍的小名。诗人感叹即使相信神不灭的梁武帝,其“神”也已经“灭”了很久,只有天王塔依然孤影斜阳中。

这历千年沧桑的天王塔于1952年,因考虑此塔为危塔而被拆。当时收集到一批文物,有书画、经卷20卷,砖刻观音一尊,铜质如来佛像(无首)一尊,“徐十一娘造塔”“咸丰五年四月五日”等有铭塔砖10余块,这批文物由当时文管会保存。

铁塔:山云锁丽谯,孤塔耸寒碧

重建的铁塔

据清康熙《西安县志》记载,铁塔为县令刘有源于明万历七年(1579)所建。刘有源任西安(今柯城、衢江部分)县令期间,“其民徭记户等役,贫者不能支”,刘有源即采取“核田壤多寡,上下为平准”的方式,“民大悦服”。故刘有源在衢政声显著。

造铁塔的原因有两种说法:一是因为城西毗邻衢江,常有洪水肆虐,浸城池、漫田地。“城西临大河,岁被洪水,植此以镇蛟龙之害。”二是为补地势空旷之不足:“河水东驶,而城外地皆旷衍无所收束,作此资其控扼,以补形式之不足。”邑人龚大鈊曾用“山云锁丽谯,孤塔耸寒碧。遥闻铃铎声,老铁压城脊”的诗句来形容铁塔雄姿。

在清嘉庆《西安县志》城图中,铁塔之旁注有“铁塔,左秀民捐”,但康熙时的县志城图中却无此6字。其原因是日久倾圮,清康熙年间进行了重修。到了嘉庆四年(1799),邑侯许执中又一次募捐复修。咸丰年间,左宗棠驻守衢州平息战乱时,曾毁铁塔用以铸造大炮。郑永禧在《衢县志》中说:“咸丰兵燹中毁塔铸炮,尚留其下两层。光绪十年(1884)犹及见之,四周纯系佛像,工作精细。不知何时失去,仅存石基。”

民国《衢县志·列女传》还记载有一段令人唏嘘的事。郑荣组妻子徐氏为郡学训导徐峻生之女,她为夫申冤,愤而大呼:“世上为何无天理公道?”遂一头撞死于县衙前石碑。一时衢郡内群情激愤,商人罢市数日,抗议衙门徇私舞弊。典史牛昌深为之不平,为徐氏买棺收殓,营小屋厝于西安门铁塔下。时过7年,直至被康熙视为“第一能臣”的陈鹏年治衢时,才为徐氏平反,并建孝烈祠于铁塔旁。衢人根据此案曾编有《铁塔传奇》在城乡上演。亦有道情先生据此编成《铁塔道情》弹唱四乡。

陈鹏年本人也写有“铁塔巍然森庙貌,娥江从此大名齐”诗句。意思是,为夫翁申冤的徐氏与投江殉父的曹娥齐名。

据《郎潜纪闻二笔》说:“民生女,半以‘陈’名,或以‘湘’名,以公湘潭人也。”原来,那时的衢州女孩多姓“陈”,皆因陈鹏年政声卓著。用廉洁好官的姓名为自己的千金取名,真是我国姓名史上的佳话。

现德平坝一带也复建有一座小小的铁塔,但与“拔地呵千灵,去天疑咫尺”差距有点大。

铜塔:镇瀫水之上流

铜塔,史志均未载建于何时,毁于何时,亦不知是外表敷铜,还是全身皆铜。

据郑永禧《衢县志》载:“铜塔在城之西南角,与西北角之铁塔对峙。城上铁塔,镇瀫水之下流;而铜塔,则镇瀫水之上流。江山、常山两港来船,远望之,即可见铜塔高耸凌霄,气象雄丽。夕阳闪烁时,尤觉金光夺目。塔之始末无考,前志亦失载。今其地,居民尚称铜塔基。见旧鳞册云。”

文史老人汪筱联相告,解放初,他曾在鹿鸣小学(现市区小西门一带)就读,铜塔建造在城墙的台基上,他经常与小伙伴爬上学校旁边的铜塔塔基上玩。他清楚记得,铜塔塔基有一人多高。汪筱联说,由于衢城西南也有一个类似德平坝的“洪山坝”,故镇河妖以佑护百姓是建铜塔的主要原因。

又据王家寿《三塔旧迹难寻觅》一文载,咸丰年间,守城清军拆铜塔以补军费,拆毁所得铜,在祥符寺开炉铸成“咸丰重宝当十”大钱。

天王塔、铜塔、铁塔,三塔一高二低,宛如一座硕大的笔架横卧古城,与古城墙、江流舟船组成一幅富有江南诗韵的画面,足见建设古城的三衢先人之匠心。然岁月浸邈,旧时衢州三塔已荡然无存。也许在梦里,我们才会有“会当摩其颠,遍将星斗摘”的感慨。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责任编辑:赵星星)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