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安置,“一个都不能少”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2021-02-18 09:01

衢报传媒集团记者 尹婵萱 文/摄 通讯员 朱慧如

家住柯城区石梁镇黄茶村的城城(化名),今年8岁了。2020年8月底,在对全市适龄残疾儿童进行的筛查评估中,城城被发现因为双侧马蹄足内翻导致后天性下肢畸形。在专家的提醒下,城城马上和父母一起踏上了去杭州做手术、做康复训练的旅程。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现在,城城已经能正常行走了。

这是我市去年开始成立的特殊教育专家委员会对全市适龄残疾儿童进行首次大范围筛查评估中发生的一个插曲。为加强对特殊教育的统筹指导和科学管理,2020年6月,衢州市成立了一个由教育、医疗、心理、康复、社会工作等方面专家组成的特殊教育专家委员会,同时,各县(市、区)也成立了各自的残疾人教育专家委员会。

2021年春节前,记者与柯城区残疾人教育专家委员会的专家们再次来到了城城的家中回访。

一次筛查 改变了“马蹄足”孩子的人生轨迹

在黄茶村家中的客厅里,城城正在看动画片,他穿着姐姐的运动鞋,双脚舒展如常。

“起来走一走,我看看!”衢州市残联康复中心副主任徐昕轻声鼓励城城。城城拄着助行器,小心翼翼地在客厅里踱步。“好多了!原先是因为马蹄型足导致长期行走姿势异常,现在经过手术,马蹄型足的问题解决了,下一阶段要进行有针对性的康复训练,坚持康复一段时间,去学校上学肯定没问题!”徐昕长舒一口气,给城城爸妈科普起接下来的康复该怎么做、去哪里做。

2020年8月底,徐昕作为柯城区残疾人教育专家委员会的一员来到城城家时,一眼就看出,这个孩子的双脚可能是马蹄足内翻。“当时已经严重到难以行走,再不及时治疗,很可能会耽误病情,造成严重后果,更不要说上学了。”徐昕建议城城父母尽快带孩子去杭州做手术。

“手术和康复的费用全部都由政府报销,自己只出了一点路费和吃住费用。”城城妈妈感激地说,“如果不是区残疾人教育专家委员会来筛查,我们根本不知道孩子是什么毛病,不知道这毛病不但可以治,而且不花钱。”根据《浙江省残疾儿童康复服务制度工作细则》,接下来在定点市儿童康复机构进行康复,城城每月还可享受一定的康复补助。

柯城区润智学校老师孙秀琴和同事还给城城带来了一些书本、益智玩具以及教师募捐的“温暖红包”。

“加油啊,城城!继续努力复健,无聊的时候可以看看书和玩具,等你康复了,我和同学们在学校里等你,好吗?”听到孙老师鼓励的话语,城城用力点头。

去年开始 我市对适龄残疾儿童进行筛查评估

为加强对特殊教育的统筹指导和科学管理,2020年6月,衢州市成立了一个由教育、医疗、心理、康复、社会工作等方面专家组成的特殊教育专家委员会,同时,各县(市、区)也成立了各自的残疾人教育专家委员会。

特殊教育专家委员会成立后,经过前期的全面摸排统计,于2020年8月开始了对全市适龄残疾儿童的首次大范围筛查和评估。除了对适龄残疾少年儿童的身体状况、接受教育的能力和适应学校学习生活的基本能力等方面进行评估并提出教育安置建议,特殊教育专家委员会的职责还有为特殊教育科研、康复训练、医学评估与鉴定、师资培训等提供科学的咨询和引导服务,探索特殊教育发展的有效途径;对全市特殊教育学校规范化办学进行专业评估与科学指导;为残疾儿童少年的矫治与康复、教育问题、就业安置提供咨询和个性化的指导;协调处理各地可能发生的残疾少年儿童在入学、转学工作中出现的疑难、争议问题等等。

“在这次评估前,我们对全市适龄儿童进行了走访,初步了解家长的安置意见,并组织专家对安置方式有困惑的孩子进行现场评估。通过评估,我们除了为孩子的合适安置方式提出建议,更为孩子量身定做教育方案,包括孩子的家庭教育落脚点,以及学校教育的最近发展区和有效教学策略。”衢州市特殊教育指导中心副主任周志英告诉记者,今后,通过每年定期筛查评估,可以更好地了解我市残疾儿童的身心发展状况,为他们提供帮助。

精准安置 残疾儿童教育“一个都不能少”

柯城区润智学校校长余贤根告诉记者,有一个长期困扰着特殊教育工作者们的问题,那就是有部分残疾儿童没能得到妥善安置,去了不适合自己的教育机构。

“有些是父母不愿意承认孩子的缺陷,有些是由于父母欠缺这方面的正确认知。”余贤根说,一些特殊的孩子被送到普通学校,不仅跟学吃力,也不利于身心健康。甚至还有家庭自暴自弃,对孩子失去信心,延误了孩子的最佳康教时机。而其中的部分孩子,原本是可以通过接受更适合他们的教育,学会生活自理,甚至找到工作的。

记者了解到,为了让残疾儿童教育“一个都不能少”,衢州市对残疾儿童的教育安置提出了“精准安置”的要求——由教育专家委员会进行综合评估,建议残疾儿童是选择先做治疗暂缓就学,还是进入普通学校就读,或是进入特殊学校就读。

进入特殊学校的孩子,还可以根据残障程度和身心发展情况,选择三种就读形式:学习、自理能力较好的轻度持证儿童,可以选择普通学校随班就读或进入特殊学校在普通学校设立的“卫星班”;中重度的,进入特殊教育学校就读;特别重度的,还可以在家由老师“送教上门”。

“我们的目标是,让每个残疾儿童不因身体的残缺而缺席教育,希望让每个先天缺陷的孩子都能通过教育改变人生的轨迹,一个都不能少。”周志英对记者说。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责任编辑:赵星星)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