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小区的新邻居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2021-02-11 07:05

邱集

我住的这个小区,被好多人称作老小区。住了一阵子,我觉得这么叫是很传神的。

这个小区建成二十来年,物业公司维护得当,看上去还挺新的,但在这个天天有新楼拔地而起的城市,被称作老小区不难理解。最重要的是,小区住户当中老年人特别多,在小区里走走,遇到的人几乎一半是退休的,而且据社区的人说,那些腿脚不便待在家里不出门的老人还有不少呢。

作为新住户,我当然要在小区里多走走,熟悉熟悉新环境,况且我还是个爱动的人。几个月下来,我结识了好几位新邻居,他们全是老人。

老刘住我对门,他七十多岁,脸膛红红的,身躯壮硕。一开始,我以为他是个健身达人,或者天生一副好身板。后来我才知道,他血压很高,只是因为为人乐观,所以看上去给人一种身体很好的表象。和我一样,老刘也是单身,我是离异,他是妻子过世早。有时晚饭过后,他会约我一起下楼在小区里散步。他总是叫我小邱,让我这个年近五十的人还有一种小字辈的感觉。

为了照顾老刘,散步时我总是走得很慢,两人一路聊些闲话。有个傍晚,我们走到小区中心小广场的时候,遇到了一场吵架。吵架的一方是跳广场舞的大妈们,另一方是小广场边上二楼的一对中年夫妇。吵架的起因很简单,大妈们跳广场舞时音乐放得震天响,吵得那对夫妇的儿子做不了作业。

双方吵得很激烈,眼看就要动手,旁观的人虽多,但没有劝架的。中年人火了,大声叫道:“她们每天这么吵,你们也深受其害的,怎么就一言不发呢?”

这时候,老刘走到双方中间,当起了和事佬,但双方都在火头上,效果不佳。老刘还想继续努力,一个大妈说:“老刘啊,你也是老人,怎么不帮老人,反而帮起了年轻人?再说,你住那么远,关你什么事?”

老刘的脸更红了,“我是谁有理帮谁!怎么不关我事,你影响一家人就是影响几家人,就是影响整个小区!”

自然,老刘遭到了猛烈的反击。这时候,老刘又回过头,对那对中年夫妇说:“你们啊,也要注意方式方法,对老年人嘛,要尊重,有问题私下里好好说,不是更好?”

这话一出,那对中年夫妇不乐意了,“我们被吵闹不是一两天了!好好说了几回都不听,还要我们怎么样?你这样说便宜话,其实是和她们一路的吧!”

我一看情形不对,连忙上去把老刘拉走。他的脸已经气成了紫色。我一路上尽量说些话让他分心,可他仍然郁郁不乐,上楼时脸色还是很难看。当时我想,以后散步万一遇到吵架什么的,我怎么着也要拉住老刘不让他上去。

徐阿姨住我对面那幢楼,快八十岁了,瘦瘦小小的,满头白发。我去小超市买菜时,好几次看到她买那种非常便宜的处理菜。我问老刘,徐阿姨家是不是特别困难。老刘说才不会,徐阿姨和她老公都是单位退休的,退休工资不少,子女都有家有业,她家的经济状况在小区里算好的。前几年,一伙人盯上了徐阿姨,推销这推销那,徐阿姨上当了,花了几十万元买所谓的保健品。照理说,这几十万元对她的生活不至于产生太大的影响,但徐阿姨心里愧疚,变得极为抠门,能不花钱就不花钱,能少花钱就少花钱。

上个月,小区的一个保洁员上班途中被电动车撞了,因为她家里困难,就有人发动为她捐款,我也在业主群里捐了一百元。那个周六下午,我到小区物管办公室寄快递,看到徐阿姨也在。她递给物业人员两张百元钞,说自己不知道怎么在手机上捐钱,请物业人员把钱转交给那位保洁员。

走出小区物管办公室,徐阿姨拎起一只放在门口的塑料购物袋。我一看,就知道那里边都是超市处理的水果和蔬菜,橘子表皮有黑斑,青菜是蔫蔫的。风有点大,徐阿姨紧了紧衣服,显得更瘦小了。

在这个老小区,我结识的老年新邻居越来越多。可以想见,这个小区的住户会越来越老,因为年轻人喜欢住到新的小区。再过十多年,我也会成为老人中的一员。从我的新邻居身上,我看到了自己将来可能的生活状态。漫长的老年生活怎么过,还真是一个值得好好考虑的事儿。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责任编辑:毛利霞)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