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实提升产业链现代化水平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2021-01-16 08:33

  周鸿富

  新冠肺炎疫情的发生和美国推行“中美脱钩”,全球化受到严重遏制,中央提出了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产业链问题亟需认真分析和对待。

  (一)充分认识产业链的重要性。产业链是随着生产力的发展而发展起来的,是产业联系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如今产业链已经深嵌在经济活动和生产过程中。产业链的发展可以实现生产要素的最优配置、空间的合理布局,以及时间的快速反应,提高产业和区域的整体竞争力。分析和重视产业链问题,有利于政府层面制定产业政策,合理调整产业结构,促进转型升级;有利于弄清产业链对地域竞争的影响,从而更好地利用本地优势资源,发展优势产业,提高产业竞争力和经济实力;也有利于企业重视相关企业之间的物流、资金流、信息流运行状况,并据此制定自身的发展战略。

  2020年8月,省政府印发了实施制造业产业基础再造和产业链提升工程行动方案(2020—2025年),打响了产业链现代化攻坚战,提出“聚焦十大标志性产业链,全链条防范产业链供应链风险,全方位推进产业基础再造和产业链提升,全力建设全球先进制造业基地”的总体要求。这十大标志性产业链中有两处提到衢州,即集成电路产业链、炼化一体化与新材料产业链。一方面我们要在这两个产业链发展中积极作为,为浙江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先进制造业作出衢州贡献;另一方面又要在其它相关产业链发展中寻找自己的发力点,主动参与全省产业链提升工程。同时也应该研究衢州可以构建哪些具有特色和优势的产业链?怎样构建这些产业链?如何加强对卡脖子技术和材料的攻关?提供什么政策支持和怎样实现政策变现?等等。

  (二)抓紧对产业链现状开展广泛深入的调查。产业链分为狭义产业链和广义产业链。狭义产业链就是我们通常讲的产业链,是指从原材料一直到终端产品制造的各生产部门的完整链条,主要面向具体生产制造环节。广义产业链是在狭义产业链基础上尽可能地向上下两端拓展延伸。向上延伸,一般使得产业链进入到基础产业环节和技术研发环节,向下则进入市场拓展环节。

  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可能还不甚清楚本地产业链的具体情况,迫切需要对产业链现状进行一次具体而详尽的调查。这个调查应该逐个行业、逐个企业、逐个产品进行,最后通过大数据分析比对,并进入数据库。只有进行详尽的调查分析,才能摸清我市制造业产业链的实际情况,才能知道我们的强项与弱项,以及怎样对症下药、扬长补短、补哪些短、怎么补短,等等。否则,补链、强链就无从下手。要通过调查厘清产业链各个环节的关键短板和弱点,特别是要围绕龙头企业、重要产品着力研究重大行业的产业链配套,加强在基础材料、关键工艺、核心元器件、工业软件、系统集成等共性关键领域的补链、强链。并在细致调查汇总的基础上,认真研究制造业产业链发展规划和行动方案,按照行业、企业、产品科学有序地开展行动。争取若干年后形成主要行业和产品的比较完整的产业链条,为推进我市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夯实基础。

  (三)注重产业链的完整性、配套性。要立足本地产业特点,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作用,努力推动产业链从中低端制造向中高端智造延伸,从零部件、半成品向产成品转变,从代加工向自主品牌提升,尽量避免成为原料供应商和代加工基地。

  从目前情况看,我市一些支柱产业链的完整性不够、配套性欠缺,补链的紧迫性更加强烈。比如特种纸产业大多数产品集中在产业链中端,处于产业链前端和末端的企业及产品较少,市场应变能力差。有的因外地上游企业未能恢复产能,致使我市企业原材料告急无法正常生产;还有因外地下游企业尚未开工、没有订单,致使产品无法出货。要以仙鹤等企业为龙头,加强纸基材料产业链建设,生产更多的终端产成品。轴承行业也是多数企业集中在产业链的中低端。常山县80%以上的轴承企业为县内外成品轴承企业配套进行锻、车加工。该县成品轴承企业还不到10家,且多数无自主品牌。所以,拥有完整制造设计能力却只能做着代工的行当,干着90%以上的粗活却只能拿着微薄的利润。可否考虑以中浙高铁轴承有限公司为龙头,实行产业链配套,推进特种轴承和其它轴承的研发、制造、销售,创立自主品牌。

  (四)产业链要与产业集群有机结合。产业链是链条式的、带状型的,以产业供需关系为特征的;产业群应该是群聚式的、块状型的,以区域为特征布局的;产业集群则区域范围更大,集聚度更高。产业链如果与产业集群结合则成为产业链集群,链状与块状融合,优势将以倍数级增长,有利降低从外部采购零部件所引起的风险,使企业更具市场竞争力。只有产业链集群比较完整的行业,才能有效抵抗风险。

  这项工作做得好也是引项引企引链的极好机会。从全球来看,我国疫情控制得好,因此也是投资风险最小的地方,是接纳全球产业链、打造产业集群的极好机会。对一个地区来说也是这样,复工复产的程度越高,投资的价值也就越大,这就有利于补链、强链、扩链,形成产业链集群化。要在国外需求依旧疲软时,努力营造以当地需求、国内需求为拉动的产业小循环,保证产业集群的健康发展,打造一批空间高度集聚、上下游紧密协同、供应链集约高效的产业链集群。

  (五)提高组链建群能力。事物都是变化发展的,产业链也是变化发展,不是固定的、一成不变的。要与时俱进,创新图变,由参与者成为组织者。

  一是要帮助头部企业在设计研发、标准制定上花本钱下功夫,通过科技创新从源头上补链、强链,在短板装备、基础零部件、工业软件等关键环节和薄弱领域寻求突破,提升产业链的先进性、稳定性和竞争力。

  二是构建完整的产业生态系统。打破阻碍要素流动的壁垒,促进新的生产要素向生产效率较高的产业和环节流动,向“微笑曲线”两端(研发与销售)延伸,提高资源要素配置效率。要发展垂直整合的产业链体系,加强产业链上下游企业链纵向合作,重视相关产业链企业之间的横向整合,切实降低断链风险。

  三是制定和落实精准有效的产业链政策举措,保障企业在人、财、物等方面的要素需求。抓住处于产业链核心位置的骨干企业,推行领军企业优先政策,帮助其提高组链能力,吸引更多链式企业,扩展产业链实力,维护产业链的完整性和规模优势。

  四是在各开发区、工业园区开展产业链培育试点,积极推行“链长制”,探索建立产业链联盟,提升产业链数字化水平,帮助企业加强财务风险管控,防范资金链断裂,避免危及产业链相关企业。

  (作者单位系市咨询委)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责任编辑:赵星星)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