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劳辞”与“太娇贵”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2021-01-13 07:35

  七月荔枝

  一位在某企业干得好好的闺蜜近日突然辞职了,急得她老爸老妈嘴唇起了血泡。辞职的理由似乎有些牵强,用闺蜜的话来说叫“过劳辞”,说是一星期五个工作日,她几乎有七天在加班,不是急着做什么台账,就是连夜赶个总结,还有明天有个计划要提交,后天有个方案要上报……全是一地鸡毛的事,累得她都快崩溃了。

  这位闺蜜说起来挺不容易的,辗转好几个城市,做过好几种行当,在目前供职的公司从小职员做起,七八年奋斗,终于爬上了中层干部岗位,应该比较在乎这份工作才是。但是她,却偏让人百般想不通地辞职了。为此,老板责备她“太娇贵”,父母更是训斥她吃不起苦。闺蜜挺委屈,大学毕业后她北漂南闯,有时穷得一包泡面分两顿吃,到深圳找工作为了节省住旅店的钱,她一个大姑娘居然在火车站候车室熬过通宵,啥叫“太娇贵”?怎么会“吃不起苦”?

  但既然不娇贵,又能吃苦耐劳,为什么加几个班就受不了呢?加班在现实中不是司空见惯吗?比如笔者所在的传媒行业,加班加点对哪位同仁不是家常便饭呢?就在昨天,都半夜11点了,为了一只稿子笔者还在同夜班编辑沟通修改哩。笔者一位公安部门供职的朋友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刚端起饭碗来个电话就得马上出警,半夜睡得正香有突发警情得立刻披挂上阵,哪有什么上班下班的“楚河汉界”哦。

  闺蜜对笔者的说辞坚决不认同,她认为,公安民警加班加点那是事关人民群众的安危,有时甚至是人命关天,谁敢耽误?媒体记者加班加点也是职业需要,时效就是新闻的生命嘛。但她们公司就不一样了,她加班要干的那些活大多不是火烧眉毛一类的急事,有时纯粹是为加班而加班。长期加班加点,她自己累不说,儿子也照应不上,丈夫也难得谋面,“长此以往,家将不家。”还有一点她觉得特别不爽,那就是老板对加班的说法。所谓加班是法定工时以外的工作时间啊,但老板却觉得,既然你是“我的”员工,为什么你就不能透支一点自己的健康为公司多干点活?为什么你就不愿意把全副身心都奉献给“上班事业”?在他眼里,加班加点,那是员工天经地义的“义务”。因此,不管你愿意不愿意,不管你身体是否吃得消,也不管你家里是不是有事,反正他觉得只要公司有需要,员工就得无条件留在岗位加班加点地干活。至于加班工资、调休等等,那得看老板是否愿意“恩赐”。员工可以稍稍表示一下不满吗?对不起,各类惩处措施正恭候着你哩,轻则扣工资奖金,重则收了你的饭碗。

  事实上,近年来同闺蜜这样不愿加班的年轻人越来越多,所谓“996”“007”“大小周”等词还频频成为社会焦点。笔者查阅《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发现第四十一条有这样的规定:用人单位由于生产经营需要,经与工会和劳动者协商后可以延长工作时间,一般每日不得超过一小时;因特殊原因需要延长工作时间的,在保障劳动者身体健康的条件下延长工作时间每日不得超过三小时,但是每月不得超过三十六小时。由此可见,加班是有前提的,一是要通过双方协商,二是确有必要,企业不能强迫员工加班。但现实中在劳动者和企业主之间,有多少劳动者有话语权呢?遇到企业强迫员工加班时,大多只能无奈接受。尽管每个劳动者都希望保障充足的休息,拥有适当的闲暇,但这在很多时候或许只是一种奢望。

  笔者认为,闺蜜因不堪加班而提出“过劳辞”,或许有考虑欠周之处,代价也不小,但绝不是“太娇贵”,而是劳动者权利意识的觉醒之举。对这种觉醒,舆论应当给予理解和支持。从本质上看,严格遵守和落实劳动法,加强劳动者权益保护,这是全社会所期待的。特别是当今,随着中国经济从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增长转型,许多以前人们无暇顾及的社会问题,都逐渐转变成了备受关注的重要议题。因此,对年轻人不愿意加班,尤其是拒绝不合理加班之举,咱们更得辩证看待。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责任编辑:赵星星)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