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煌过后是落寞!衢州照相馆,那些定格在相纸上的青春记忆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2020-11-26 09:10

王麒

逢年过节,穿上漂亮的新衣服,梳一个精致的发型,带上家人到照相馆郑重地拍张全家福,将记忆定格……在许多衢州人的记忆里,一定有这样的片段。过去,当相机还是个稀罕物时,照相馆无疑是个热闹的地方。衢州照相馆作为一家地方国营企业,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也是年轻人向往的好单位,它记录下了无数衢州人的故事。后来,随着个体摄影的冲击、企业改制等原因,衢州照相馆最终在上世纪90年代后期谢幕,曾经在照相馆工作的人们也分散到了各行各业。

今年国庆期间,曾担任过衢州照相馆经理的裘瑞裕、何秋兰夫妇从上海赶到衢州,参加照相馆同事儿子的婚礼。裘瑞裕、何秋兰与曾经的同事相聚在一起,大家记忆中的往事也一幕幕重现。

虽然衢州照相馆已经关门了,但人们的情谊依然延续着。

曾经的衢州照相馆是个热闹场所

裘瑞裕、何秋兰夫妇二人在照相馆工作了40多年,所有的青春年华都奉献给了衢州,直到退休才回到上海。何秋兰说,回想起刚到照相馆工作的时候,已经是1964年的事情了。当时她才20岁,刚从上海商校摄影班毕业,就和同班同学裘瑞裕分配到衢县照相馆工作。何秋兰是着色师,裘瑞裕是摄影师。

对于现在的年轻人来说,很多人都不知道着色师这个职业。但在上世纪80年代彩色照相技术大规模应用之前,黑白照片的人工着色业务可是照相行业里最受顾客看重的服务之一。

过去的照相馆是个热闹场所。曾任衢州市第三、第四届摄影家协会主席的董克,在1977年进入衢县照相馆当了三年学徒,他还记得那一年正好国家恢复高考,大家都要来拍一寸照,照相馆的生意非常火爆,一天有好几百人等着拍,照相馆工作人员天天都要加班。

在特殊的纪念日里,人们总会郑重地走进照相馆,留下记忆。

照相馆最忙的时候一般在周末和节假日。碰上过年,大家都会来拍全家福,那时候照相馆就被围得水泄不通,里三层外三层的人。与现在不同,当时一家拍照,经常兄弟姐妹一来就是二三十个人。一天拍20个家庭的活,照相馆也需接待三四百人。1981年,衢州撤县,设为县级市,衢县照相馆也更名为衢州照相馆。1982年10月1日,衢州照相馆的新大楼落成,在市区十字街口开业。“重新开业的衢州照相馆两层楼总共有800多平方米,其中一个200平方米的摄影室,可以容纳100多人拍集体照。”何秋兰说。

上世纪80年代初,照相馆部分职工合影照片。

1982年左右,彩照出现了,并逐渐成为流行趋势。1984年,此时已是照相馆经理的何秋兰预感到彩色照片会是未来的一个发展方向,她借钱购买了一台手工的精放机来开展彩扩业务,还专门派温州商校摄影班毕业的员工吴绍扬去上海学习了半年彩扩技术。因为怕业务量少没法还清债务,何秋兰邀请了金华、兰溪、龙游、江山、常山甚至江西玉山等地的照相馆负责人到衢州开会,介绍衢州的彩扩业务,吸引他们来衢州冲洗彩照。

“衢州的彩扩业务开展得比较早,当时周边很多地方都没有彩扩。”让何秋兰欣慰的是,在衢州照相馆彩扩业务开展以后,不但生意很好,还出现了供不应求的情况。因为机器是手工操作,生产量不大,24小时运作还是跟不上当时的需求。后来,他们又向财政局贷款30多万元买了一台进口彩扩机。这样一来,一天至少可以冲洗5000多张照片,基本满足了市民需求。

朦胧照曾风靡衢城

到了上世纪90年代初,个体摄影如雨后春笋般涌现,拍摄朦胧照也成流行,特别受年轻女性客户的喜爱。很多个体摄影的朦胧照业务,生意越来越好。

“朦胧照其实跟我们传统的摄影观念是不同的。传统的摄影师讲究的是照片清楚,曝光准确,人物有立体感。而朦胧照就是把照片拍模糊,看起来脸上的雀斑、疤痕都没有了,就好像现在的美颜效果一样。”吴绍扬说,衢州照相馆当时并不接受这样的形式,也就没有及时引进这项业务,“不过最终证明,市场还是接受朦胧照的,包括当时婚纱摄影也都逐渐开始走这条路。”

黑白照片的人工着色业务,是当时照相行业里最受欢迎的服务。

“衢州照相馆的技术力量在浙江省内都算得上是比较好的。走到关门这一步,我们心里非常不舍。”作为衢州照相馆最后一任经理的吴绍扬,说起1997年照相馆关门的场景,言语中透露着些许无奈。下岗后的吴绍扬没有从事照相馆相关的工作。

范亚青在1977年进入衢州照相馆,到了上世纪90年代初,他离开照相馆另谋出路。离开照相馆后,范亚青卖过布、卖过家具,还卖过电子配件……不过他对黑白照片依然有一种独特的情怀。“我一直想把以前的相机拿出来,开一个专门拍黑白照片的摄影馆。让我们这些从那个时代过来的、喜欢黑白照片的人能在这里互相交流。”他坦言,考虑到各种因素,这个想法最终不一定能够实现,但他不会放弃对于黑白照片艺术的追求。

传统摄影师更讲究曝光准确,人物有立体感。

一起奋斗的情谊不会落幕

照相馆其实是一条流水线作业,一张照片从拍摄到最后成片,需要各个岗位之间的默契配合。在照相馆工作的时候,同事们的关系非常融洽。1997年,随着衢州照相馆的关门,最后一批员工也全部下岗,分散到各行各业,不过大家曾经一起工作、奋斗留下的情谊,始终没有消失。

1977年进入衢州照相馆工作的汪静,是何秋兰的徒弟。师傅何秋兰曾手把手叫她如何给照片着色,何秋兰退休后,每次从上海回到衢州,汪静都会去迎接。对于更早期的前辈,衢州照相馆的徒弟们也是非常敬重。“有一位叫陈信荣的老师,大家都叫他‘牙苏’,是位资深摄影师,今年已经86岁了,现住在养老院,我们每年都会自发组织去看他。”这种师徒、同事之间和睦相处,其乐融融的氛围或许正是他们直到现在还能再聚的原因。“我们平时用微信和QQ联系,碰上谁家子女结婚这样的大事,大家都会相聚在一起。”

衢州照相馆虽然退出历史舞台已有20多年,但是从它那产出的照片,记录了衢州许许多多人和家庭的悲欢离合,成了人们永远的留念。衢州照相馆,也像那些老照片一样,定格在了衢州人的记忆之中。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责任编辑:赵星星)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