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人离不开我们,我们也放心不下病人!孙彩珍:看到病人康复,付出再多都值得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2020-11-26 09:08

口述:中华中医药学会肿瘤分会常委、金华艾克医院创始人 孙彩珍

记者:徐 佩

“孙院长,前段时间因为疫情的关系没能来配药,现在疫情好转了,我就马上来找你配药了,吃上药,我才放心呢。”前天,我的一个老病人徐女士来看病时和我说,徐女士患肠肿瘤,9年来一直吃我们中药治疗,现在情况非常稳定,她的姐姐后来也患上肠肿瘤也在吃我们的中药,情况也很好。

前段时间,还有一个老病人和我说,他同村有个人查出肿瘤三个月就去世了,听说后他心里慌得很,不过吃上我们的药后就觉得心里踏实多了。有的时候,感觉病人对我们的心理依赖是很强的,确实是离不开我们,同时我们也放心不下病人,正因此,我们才能克服各种困难坚持近30年。

“肿瘤不是易治之症,也不是不治之症,肿瘤是难治之症。”别人不知道,我平时的压力是超大的。因为治疗这个肿瘤、肝硬化都是很难很难的,几乎是在没有路的地方找路。我得打着灯笼自己找路,更贴切地说是自己修路。

挽救生命已成为我毕生为之奋斗的目标。我们从医路上亦确如此,有多少次要放弃,但一听到病人或病人家属熟悉的声音、求救的声音,再苦再难也就不回头一直向前。

有些病人一查出肿瘤、肝硬化就慌了。有的听说是中晚期就觉得山穷水尽了,四处打听何处有生的希望,他们是在找成功的榜样和例子。即使只有万分之一的希望,他们往往也愿意尝试。因为一旦成功,对他们而言,就是100%的胜利。

孙氏疗法首席传承弟子、金华艾克医院院长杨德志(第一排右一)、孙氏疗法创始人孙彩珍(第一排左一)与参加抗肿瘤结对子活动的抗癌明星们合影。

从小泡在中药堆里长大

我出生的金华磐安县方前镇陈岙村,是个中药材之乡。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很小的时候,我就认识了好几十种草药。

我的小学设在村里的祠堂,天井后面有间房,专门用来堆草药。学校没钱,上课用的粉笔、铅笔、本子,需要大家上山采草药换。每年春秋两季,我就会和同学们一起背着背篓上山采药。半夏、前胡、金钱草、鱼腥草、山楂、覆盆子,这是我对草药的最初体验。

家里人有个小病小痛,也都是自己采草药解决:拉肚子了,就煎点凤尾草水喝;发烧了,就吃点金钱草、蒲公英;小便热淋了,就吃点车前草。

那时,我的堂兄是村里的郎中,不上课的时候,我会跟在堂兄屁股后面,看他搭脉看病,帮他配药,对中药材也愈发感兴趣,渐渐开始走上中医这条路。

我跟着堂兄,一边苦读医书,一边给村民看病,几年后,拿到了浙江省中医学院(现更名为浙江中医药大学)成教学院毕业文凭和执业中医师证书。

1999年,我们在金华创办当时华东地区仅有的中医抗肿瘤医院——金华艾克医院。它如今是中华中医药学会中医名院、浙江省抗癌协会团体会员单位、浙江省中医药学会团体会员单位、浙江省重质量守承诺单位、金华市红十字协会团体会员单位、浙江省医保一卡通定点医院;现在由我们孙氏疗法首席传承弟子杨德志担任院长,他是天津中医药大学研究生,跟随我和我哥哥十多年,已能独挡一面,很多病人都是找他看的,我不放心的医生,我是不会放在最后处方关的;2003年,我们在杭州开了艾克中医肿瘤门诊部,如今已成为省级医保定点单位、杭州市医保定点单位、浙江省中医药学会会员单位、北京中西医肿瘤防治技术创新联盟临床基地;2016年,又投资创办了杭州种福堂中医医院,已开业接诊,已经收治许多中晚期肿瘤病人。许多患者评价我们医院服务态度好,疗效显著,如今是浙江省市医保定点单位、浙江省异地医保直接结算单位、长三角(上海、浙江、江苏、安徽)门诊医保直接结算单位。医院开设康复科,为肿瘤患者及中风、中风后遗症患者,高血压、糖尿病、颈肩腰腿疼等疑难病患者服务。

坚定的“祛邪”派

我最想感谢的是病人和家属,看了近30年肿瘤,经历了无数的失败和挫折,很多经验和教训实际上是用病人的生命换来的。

为治肿瘤,我们考察研究了国内各种用中医方法治疗肿瘤的门诊部和医院,在研究中,我们发现,扶正祛邪法、以毒攻毒法都各有优点和局限。

经过反复验证后,对于治疗肿瘤,我们慢慢形成了自成一套的方法:解郁、通络、软坚、排毒。

历来中医治病,是扶正还是祛邪,意见总是不统一。许多肿瘤一发现就已经到了晚期,此时应该攻邪为主还是扶正为主,确实也不好回答。

为了求稳,“宁可误补、不可误攻”的思想有;“扶正、攻邪两不耽误”的有;“扶正即是祛邪”的也有。

我是坚定的“祛邪”派。

“肿瘤是癌毒高度集中之处,就像是一座顽固的堡垒,堡垒不能攻破,就谈不上治疗肿瘤,更谈不上清扫体内的癌毒。所以,我们常常用比较猛烈的手段,来祛除病人体内的邪气。我们发现,肺、肝、胃、大肠、妇科等肿瘤,跟气滞有关。气滞致病,就要解郁。肿瘤病人体内有癌毒,有瘀血、毒火、痰湿、食积停滞,所以我认为要立足于祛邪为主。”

“此时若大补,你补下去的东西,肿瘤可能吸收得更多。打个比方,100元的补药,身体可能只吸收30元,70元是被肿瘤吸收了。用得不好,人参也是毒药。就像是疔疮,如果疔未溃之前就用人参等补药,不仅疔疮不好转,反而会出现毒不外出、反向内攻、出现发热等危相。古训讲人参杀人,还是有道理的。肿瘤切不可妄补。用得好,大黄也是补药。如果病人热毒炽盛,大便干结或泻痢,口干、口苦,烦躁不安,用点大黄排除体内毒素,不但大便可恢复正常,脾胃功能也会改善,精神也会随之好转”。我们主张祛邪为主,如果要补也选龟板、野生紫灵芝等,让肿瘤补而不滞。

体弱病人能承受得住中草药的“攻击”吗?

有时候,面对随时都可能离世的严重病人,我内心也很复杂。如果想求个太平,给他开一点调补的药,即使治不好,家属也不会埋怨。但如果对这样虚弱的身体还要采取大剂攻下法,一方面不容易被家属理解,另一方面确实要冒比较大的风险。

但是,我认为,只要掌握好分寸,大剂攻下法可能就把病人从死亡线上拉回来了。当然,中药讲究因人而异,不是所有的肿瘤、不是所有病人都适合大剂攻下法。

有些病人,我们在有的药物用量上,往往超过常规用量好多,这样大的剂量,没有足够的实践经验根本吃不消运用。由于严格掌握剂量,采用特殊炮制办法,我们发现只要你有这病,就受得住这药力。有的人认为身体虚是否药量轻一点,我们是不赞成的,因为这好比打仗一样,敌强我弱,要打胜仗,难度就大,而且时间不等人,必须牢牢抓住时机,对病灶发起进攻。

我曾接诊过兰溪的一个女性肝肿瘤患者,检查出来已是晚期,肚子很大,像怀孕七八个月一样。我看到她的时候她已经没力气说话,甚至眼睛都睁不开,时而神志不清,每餐只能喝几口米汤。刚开始一剂药她要分几十次才能喝完,后来慢慢情况好起来,精神状态也好了。

面对药力的强大攻击,由于体质和疾病所处阶段不同,对药物的吸收不同,有一部分人服后感到四肢无力、喜欢卧床、懒得说话、经络和腹部稍有点胀,或局部有点微痛,有的略微有点恶心,个别皮肤发痒,这些都在正常范围内;少数有点咳、吐、便血,只要量不多,也属正常范围。但这一切,你都要反复经历过,才会心中有底,遇事不乱。

有个浙江台州市玉环楚门镇的病人,姓陈,2012年12月查出卵巢浆液腺肿瘤,手术切除后,又经受了8次化疗,头发掉光,但复查又给了她当头一棒!手术部位又长出一个2厘米多的肿瘤,而且还有积液,但她已经很虚弱,差不多一个月没下床了。后来,家人帮她在我们这里开了中药吃。她一直坚持吃药,现在复查结果蛮好。

治疗肿瘤 忌口很重要

我经常跟病人说,要想疾病控制得好,一定要忌口,像姜、辣椒等发疮动火之物,能不吃最好不吃。《黄帝内经》云,“客邪之处,必有伏火”,要避免火中加火,助长毒势。

肿瘤病人要慎服补药。“补必客邪”,就是说补药用下去,会留住肿瘤毒素,为了尽快排除肿瘤毒素,补品要少吃。

实践表明,凡是注意忌口的病人,往往好得快些,疗程也短些。

我曾接诊过宁波镇海一个肝肿瘤患者,2005年12月查出肝肿瘤、肝硬化,当时他的情况,手术不能做,找到我们,吃了7个月中药。之后,他一直坚持吃中药,获得康复。他患病期间,他老婆查出了乳腺肿瘤,手术后,也在我们这里吃中药,目前恢复得也不错。

他们夫妻在康复生活中,很重要的一点是严格注意忌口,还自己总结了一套饮食忌口的经验——除了海参、海带,其它海鲜一律不吃;动物内脏不吃;猪身上小排瘦肉可吃,其它不吃;鲫鱼可吃;豆腐皮增加蛋白,可吃;黄花菜药食两用,可吃;牛羊肉、甲鱼不吃。其实可吃的东西也不少,尽量吃得清淡点。

我的很多病人,即使康复了,依然保持忌口。

病人离不开我们 我们也放心不下病人

我这一路走来,最想感谢的是我的这些病人,没有他们的信任和支持,我可能坚持不到现在。

我记得第一个找我们来看病的,是个天台的病人,40来岁,淋巴肿瘤二次手术后,转移到脑部,每天头痛得厉害,起不了床。他老婆和哥哥找到我们,想让我们治治,哪怕给他减轻点痛苦也好。我们说这个病没看过,没把握的,但他老婆很执着,跟着我们回村里,说一定要吃中药试试。拗不过,我胆子也大,试试看。中药吃了七个多月,有一天,病人哥哥背了一麻袋花生来谢我们,说他弟弟人舒服多了。我听了感到很欣慰。后来,多年过去了,他们还介绍了病友给我们。

正因为有了病人的信任,病人的黏住不放,我才一步步走上从医之路。虽然一路走来遇到过种种困难,但一想到病人求助的眼神,听到病人求救的声音,再难我也要挺过去。

病人离不开我们,我们也放不下这些病人。现在,我们有了自己的肿瘤患者康复俱乐部,每年组织他们出去玩好几次,看到他们康复,生活过得多姿多彩,作为医生,付出什么都值得了。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责任编辑:赵星星)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