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行渐远的衢州“麻痘鬼”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2020-11-22 07:32

钟睿

随着普通话的普及,年轻一代能说标准衢州方言,尤其是能说衢州城里官话者已越来越少。本地方言中包含的特殊历史文化元素,也逐渐被人淡忘。日前,我在龙游青年收藏家陈华处,见到一本衢州本地老医书,便想到了有关衢州方言的一桩公案。

这本衢州名医“六一子”(龚香圃)编撰的《麻科诊治》,虽未写明出版时间,但时任“衢县中医师公会常务理事”的江钟灵作序时间是“民国卅六年”,可以推断出版的时间大约是1947年。在中国历史上,历朝历代多会毁禁图书,但医书不在此列。所以存世的古籍中,医书占了一大部分,而品相如此上佳的本地名医书,却也罕见。和现在书籍严防盗版相反,毕生不忘悬壶济世、治病救人初心的“六一子”,不仅没有在这本书中印制版权页,反而封底印上四个大字“欢迎翻印”!江钟灵在序言中写道:“龚君香圃,精岐黄术,尤擅儿科,精制儿科圣药多种,随诊赠送,经其治愈者不可胜数。客岁春夏之间,吾衢麻疫盛行,险重病症,经其挽救者,颇不乏人……”

《麻科诊治》封面

为什么说,这与衢州方言中的一桩公案有关呢?

衢州城里人称呼年轻小伙为“麻痘鬼”,年长者的发音多是“麻痘局”(或简称“麻局”),而在年轻人口中的,“鬼”字的发音已与普通话差别不大。于是有人认为,这种称谓与衢州码头文化相关——有说旧时在某繁华码头上常有孩童溺水,也有说是敬称年轻人为敢作敢当、豪气冲天的“码头主”。其实,“麻痘”是衢州人对天花的俗称,旧时,别说平民百姓,就是大清皇帝都对其胆战心惊。衢州城作为水陆交通要地,往来人口较多,也曾饱受其害。且不论现代医学防疫体系尚未萌芽的古代,仅在民国时期,浙西就有过几次天花大暴发。所以,笑骂顽劣调皮的男孩为“麻痘鬼”,如同“小死尸”一样,有咒人早夭之意。

那么,“麻痘鬼”的发音,为什么是“麻痘局”呢?据衢州年轻方言学者吴克潇介绍,“鬼”字发音为“局”,从语言学的角度上说,是吴语方言中“支微入虞”的音变,类似的还有衢州城里话“归去”发音为“居ki”,石梁方言中把“贵”发音为“巨”,把“龟”发音为“居”,是一样的道理。

提到衢州人民的战痘历史,就不能不提编撰这本《麻科诊治》的“六一子”医师。他在1915年就主持开办了“衢州城南施药局”。1923年,衢州“麻痘”暴发,龚之爱女湘云不幸染疾。彼时,衢州尚无一位专门的儿科医生,对“麻痘”也无特效治疗方法。龚香圃用尽全力,也未能挽回爱女之命。此后,龚医师发奋专攻儿科疾病,致力于“麻痘”防治,从1933年到1935年的三年衢州麻痘大流行,龚医师成功救治了大量患儿,并给穷人家的孩子免费送药送医,深受衢州城乡百姓爱戴。1987年10月,96岁高龄的“六一子”医师仙逝,在那个资讯尚不发达的年代,依然云集了近千人为他送行,其中大部分,是被他救治过的患儿和家属。

江钟灵的序

民国初年,牛痘疫苗和接种技术作为尖端医疗用品和技术进入中国。民国22年(1933),衢州天花大流行,当时城里的私立医院种一次牛痘就收取1块银元。据衢城老人回忆,当时尚属体面的公立学校教师收入,是每月4块到8块银元,可见当时的牛痘接种费用根本无法被贫苦百姓接受。据江山县在民国26年的调查,当时该县每10万人中就有350人发病。民国29年后,衢属五县每年都有天花肆虐,令人心悸。直到新中国成立后,医疗卫生事业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62年,衢、龙、江、常、开100万人普种牛痘疫苗。据《衢州市志》记载,1989年,衢州全市的天花、霍乱、回归热、森林脑炎、炭疽、疟疾等9种传染病宣告消灭或基本消灭。

世事变迁,方言渐淡,久而久之,现在衢州的年轻人,已基本不了解“麻痘鬼”可怕的本义了。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责任编辑:毛利霞)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