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父亲留一间书房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2020-11-22 07:31

王凤婷

父亲一直以来都有一个心愿,就是能有一间自己的书房。书房里还要有一个大书架和一个书桌,大书架上可以整整齐齐地摆上他的书。等到休息的时候,就能坐在书桌旁,喝喝茶、看看书、写写字。每当他和我们说起这个心愿时,原本有些严肃的面孔立马柔和下来,连眼角和额头上的两颗痣都带着笑意。

父亲年轻时曾被推荐到华中师范大学中文系学习,拿到了大学本科文凭。毕业后,他义无反顾地投身到教育事业中直到退休。由于他的工作调动,我们搬了3次家。第一个家是一个只有70多平方米的套房,二室二厅一卫。第二次的家有点“惨”,只有两间房。第三次的房子最好,有80多平方米,我们一家四口住着刚刚好,但全然没有多余的地方做书房。

打我记事起,就知道家里有几个大木箱子,看着年代有些久远,表面的油漆剥落了几处,每个箱子都有一个铁将军把守着,而且还放在我和哥哥够不到的高处。父亲时不时地会打开那些木箱,东翻翻西看看。我吵着也要看,父亲就会说:“你现在还小,再过几年就给你看。”那时,我很好奇,那些木箱里到底藏着什么宝贝呢?为啥不能给我看呢?

我上小学二年级时,语文老师推荐我参加学校里的朗诵大赛。本以为自己能稳拿第一的,但结果第二名。我有些伤心,和父亲说以后要朗读更多的书。父亲很开心,为我买来了好多书,有《365夜故事书》《一千零一夜》《郑渊洁童话》等,还有一些小人书。

我因此爱上阅读并且一发不可收拾。每当看见父亲手里拿着书从房间里出来,我就赶紧找出自己的故事书跑到他身边和他一起看。父亲因此常常忘记烧饭,母亲气得直骂他:“一天到晚只知道看书,家里的事情都不管。小心哪天我把你的那些箱子全扔出去……”

原来,父亲的那些木箱里装的全是书啊!终于有一天,我踮起脚尖能够碰到箱子了,就跟父亲说:“爸爸,我要看你的箱子。”父亲迟疑了一小会儿,还是打开了其中的一个。哇!那种喜悦的感觉至今仍记忆犹新。满满一箱子的书散发着独特的香气,虽然很多书页已经开始发黄,但页面平整如镜。我迫不及待地翻看着,四大名著一个不落。再后来,《废都》《穆斯林的葬礼》《少年天子》《平凡的世界》……这些长篇巨著在我的心里烙下了一个个不可磨灭的印记。

耳濡目染之下,我看书看得更“疯狂”了。高中住校时,我还省吃俭用攒下生活费用来买书。我人生中买的第一本长篇小说就是《飘》。看完后,我还为斯嘉丽和白瑞德不圆满的爱情唏嘘不已。

一晃几十年过去了,我和哥哥各自成家立业,家里终于空出了一间房。我们提出过好几次改装成书房。父亲却说:“算啦,这么多年都过去了,现在都流行在手机上看书了,不需要书房了。”其实我知道,他只是嘴上逞强,不想麻烦我们。

父亲退休后,仍然保持每天阅读的习惯。在他常坐的沙发旁边有个小茶几,上面放着几本书,书上面是他的老花镜。只要他一坐下来,就先戴上老花镜,再拿起书本认真翻看。

母亲常常跟我抱怨说:“你爸爸年轻的时候天天看书不跟我聊天也就算了,老了老了还是天天看书,跟他讲话就当没听到一样。”我笑笑安慰母亲:“你也是读过书的人,会不晓得书对他的重要性吗?”

“一辈子都这样过来了,不跟他计较了。”我的母亲嗔怪着父亲,他还是什么也没听见,只管读他的圣贤书。

几个月前,我咬牙买下了一幢大房子,专门留了一间书房,就想着等他来时,可以坐在摇椅上,边晒太阳边看书……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责任编辑:毛利霞)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