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衢州,左宗棠从幕后走上台前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2020-11-16 10:07

祥云 文/摄

左宗棠像

咸丰十一年(1861),太平军攻浙江,尚在清政府手中的衢州成了被多面夹击的孤城。此时,清廷任命左宗棠为浙江巡抚。从率部在衢州作战起,左宗棠摆脱幕僚生涯,独立踏上了历史舞台。回望历史轨迹,人们可以看到,在衢州的经历成为左宗棠人生重大转折后的起点,成就了他之后捍卫国家版图的辉煌人生。

临危受命    

咸丰十一年(1861),李秀成率20余万太平军从江西攻入浙江,陷浙江9府70余县,尚在清政府手中的衢州也成了一座被多面夹击的孤城。

八月二十一日,太平军攻陷常山、龙游,扎营衢东的安仁。九月初二,衢城被围。城中守兵老弱、饷不继;城外,周围数十里火光冲天,旌旗如云,昼夜环攻。这是继咸丰八年(1858)石达开率太平军第一次攻衢城91日未成败走之后,衢州城面临的场景,史称太平军二次攻衢。

经衢州镇总兵李定太等人组织力量毁桥断路、闭城固守,李秀成围攻7天未果,随即转战新登(今属富阳)、临安,并先后攻克了杭州、嘉兴、湖州。

衢州城虽未被攻克,但伤亡惨重。李秀成撤走后,太平军并未放弃占领衢州的战略,紧接着由侍王李世贤率部再次对衢州城实施包围。此时,衢州周边地区几乎完全被太平军占领,官员非死即降、即逃,衢城危在旦夕。

十月,曾国藩在密报朝廷的考语中认为:左宗棠“取势甚远,审机甚微……才可独当一面”。于是,清政府任命了曾科举屡试不中,官职为太常寺卿,长期作为幕僚的左宗棠为浙江巡抚。

左宗棠(1812-1885),字季高,湖南湘阴人,晚清军事家、政治家、著名湘军将领,洋务派首领。左宗棠少时屡试不第,转而留意农事,遍读群书,钻研舆地、兵法。

同治元年(1862)二月初九,左宗棠率五千湘军从婺源进入开化。此时,太平军驻扎在常山招贤一带,将衢城与常山、江山的通道切断。二月十八日晚,左宗棠命令刘典率兵分两路向招贤进发,令刘璈率部相机接应。次日晨,左宗棠指挥的各路清军同时抵达招贤,驻招贤的太平军猝不及防,大败。于是,清军打通了濒临弹尽粮绝的衢州城的补给通道。

在进行周密部署后,同治元年五月十二日,左宗棠率部兵分九路,攻取衢北的战略要地云溪,随后屯兵云溪,建立行营,设指挥中心(旧址在原衢江区云溪乡供销社地块)。

衢州大捷    

据《平浙纪略》载:建立云溪行营后,左宗棠兵分三路,计划夺取衢北要地外黄、莲花。同治元年五月十五日起,两军激战。后因雨季,溪水暴涨,战事稍缓。

六月初五雨停,水退。六月初七,左宗棠令刘典率左路军攻打里黄、外黄之太平军;令杨昌濬分列在艮山凉亭随时准备进攻莲花、洋塘、盈川。经过激战,清军在左宗棠的指挥下于衢北得胜。

同治元年六月初九晨,左宗棠令刘培元、李定太会同屈蟠、王德榜向衢州东南部的太平军发起进攻,先攻取石室,紧接着攻取大洲,衢州南路的太平军纷纷退至龙游、兰溪一带。

在取得战略性阶段胜利后,左宗棠在云溪行营中发出家书:“近日兵事尚顺,衢城东、南、北三路均一律肃清,踏破贼营数千……”家书最后的落款是“六月廿四夜,云溪营中发”。

左宗棠坐镇云溪行营,初定以衢州、江山的兵力先攻打寿昌、淳安,再攻取严州,然后光复省城杭州。之后,随局势变化,左宗棠变更计划,决定先攻占龙游、寿昌,再夺取金华,然后夺取浙江全境。

作战方案正在制订之际,忽然接到密报:李世贤率大军从严州、淳安向衢州而来,先锋部队已到达遂安的东亭。左宗棠立即命令刘典连夜紧急增援,同时,邀江西援军也急抵遂安,李世贤败退回金华根据地。在遂安取胜后,左宗棠随即布置并先后攻取了龙游、兰溪、汤溪。至此,衢州彻底转危为安。

不久,天京(南京)告急,洪秀全令李世贤抽7万精兵增援天京。太平军在浙江兵力减少,左宗棠抓住这机会,经多次激战后收复浙江全境。

宽严并施    

据民国《衢县志》载:为严肃军纪,同治元年七月二十九日,左宗棠将与太平军作战时“迨檄调入城、避入满洲营、逃赴上海”的浙江布政使林福祥和“杭城失陷,复绕桐庐,逃至副将营中,再逃上海”的提督米兴朝等二人情况上奏朝廷,奏称:“若不从惩办,何以肃军纪而正人心?”后来,米兴朝、林福祥被押至衢州行营正法。

治衢期间,左宗棠整顿吏治,严肃纲纪,殊为严厉。金衢严道员江永康、西安知县丁寿宸、衢州镇总兵李定太等饮酒作乐,借捐肥己,左宗棠均将其革职遣散。兵燹后的衢州,满目疮痍,左宗棠先后上奏朝廷恳请豁免钱粮并“履勘安抚”。

辉煌人生    

在左宗棠等人努力下,奄奄一息的清王朝迎来了最后的回光返照,出现短暂的重振,史称“同治中兴”,国力稍有恢复,略增抵御外患的能力。

1871年,新疆多地叛乱、沙俄借机占领了伊犁等地;1874年,日本借口所谓的“琉球漂民”事件,出兵侵犯台湾;英国对新疆垂涎三尺……

由于国力依然不济,当时清朝有“海防”“塞防”之争。主张收复边塞的左宗棠,好不容易说服了“老佛爷”,但支持者依然甚少,甚至靠贷款、借款来筹集军饷。

经过一年的积极而艰难的备战,光绪二年(1876)三月,65岁的左宗棠离开兰州挥师西进,收复天山南北两路,剩下伊犁仍被俄国占据。

光绪六年(1880)五月廿六日,左宗棠率军离开了肃州大本营,向新疆哈密进发。抱病出征的左宗棠命人抬了一口空棺材,跟在自己身后,表明战死疆场的决心。次年,以左宗棠在新疆的布防为后盾,经过曾纪泽据理力争,清政府与俄国签订《中俄伊犁条约》,中国争取回部分主权和领土,为收回伊犁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衢州是左宗棠人生重大转折后的起点,从此,他在历史舞台上叱咤风云,步入大显军政才能、推进洋务运动、捍卫国家版图的辉煌人生。

云溪行营旧址一带(摄于2019年初)

云溪行营是左宗棠的发迹地。据传说,左宗棠指挥作战时有一特点:不入城、居营中,因此左宗棠可能有较长一段时间随军驻扎在云溪。遗憾的是,云溪行营遗址一直没有被保护,解放后长期作为云溪供销社的经营场所。近年,已被开发成商品房成住宅小区,令人遗憾至深。

参考资料:

《平浙纪略》《柳兆薰日记》《新编上下五千年》《太平天国史料专辑》《衢县志》《癸丑纪闻录》《太平天国在衢州》等。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责任编辑:毛利霞)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