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的天鹅舞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2020-11-09 07:41

毛芦芦

白衣、白帽,黑裤、黑鞋,笑盈盈的她,细长腿迈着小碎步,在冬青甬道间奔跑,那么轻捷、灵动,犹如一只天鹅在林间低低地飞翔。

她不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更不像是女儿已读初中的年届四十的女人。这只“天鹅”,身上永远有一种少女的韵味,纯洁、沉默、含羞、内秀,却灵气氤氲,在自己的领域、领地,活泼如风、灿烂如花。

这只“天鹅”,就是我的弟媳郑丽萍,一家医院的产科中心副主任医师。

这次,我去新疆克州乌恰县采访,途经喀什。回到衢州,一下火车,我就直奔医院找弟媳做核酸检测。

离上班时间还差半小时,我蜷缩在产科中心门诊大厅的一张沙发上,静静等待着。一边等,一边跟自己的眼皮子打架——几乎一天一夜没睡了,困得要命呀!

好不容易挨到八点钟,忙给弟媳拨去了电话:“丽萍,上班了吗?”

手机那头,先是一阵沉默,然后传来睡意朦胧的声音:“大姐,这么早呀!你回来啦?等一下,我帮你联系一下急诊那边啊,看看他们会不会早一点。”

“今天你在家休息的吗?不好意思吵醒你啦!”我抱歉地说。

“不是的,我在医院的,昨夜做了三个手术呢……”

一夜三个手术,那么,弟媳也几乎是一夜没合眼了。

我的歉疚更深,也彻底清醒了:“你赶紧再睡一下吧,我自己去急诊那边挂号!赶快,你继续睡!”

“我本来也要起来啦,也快上班了!”弟媳说着,就挂了电话。大约五分钟后,她就站到了我面前,大大的眼睛里,盛着一丝没睡醒的倦怠,更盛着两朵妍丽的笑花:“走吧,大姐,你把身份证给我,我给你去挂号、开单子。”弟媳说着,很自然地拿起了我搁在沙发上的双肩背包,可是,背包却拽得她纤细的身子晃了一晃,“哇,这么重呀!”

“哈哈,里面有电脑、相机、采访本还有各种充电器,我的宝贝全在里面了!”

弟媳心疼道:“背着这么重的东西,跑来跑去,真不容易!”

“你一夜做那么多手术,更不容易啊!”我感叹。

“习惯了,有时夜班,还做四五个手术呢!”弟媳微笑道。

我知道,那一个个剖宫产手术,我们看着惊天动地,对她来说,只是很寻常的工作而已……

很快,号挂好了,单子也开出来了,弟媳又带我去采血,因为产科中心这边做咽拭子送检要慢一步,她又把我带去了医院的集中采样点。

可是,采样点的医生护士也才到呢,她们还要消毒什么的,要我们等一等。

就在我们等待的时候,弟媳问我:“大姐,你还没吃早饭吧?”

“我一点也不饿,等下回家吃吧!”

“还是我给你去买吧。很快的,你稍等!”说着,弟媳就朝医院食堂那边跑去,黑裤子裹着一双细腿,黑鞋子箍着一双小脚,嗒嗒嗒、嗒嗒嗒在冬青树间的甬道上跑开了。

她迈着小小的碎步,双手微微拢在胸前,整个人像是在林间跳着芭蕾舞。那雪一般洁净的白大褂和白帽子,就像一身天鹅的羽毛,在绿树间轻盈地闪动、腾挪、旋转。啊,我那亲爱的弟媳,不是一只正在冬青树间跳着《天鹅湖》芭蕾舞的白天鹅吗?

她只是这医院上千个医护人员中普普通通的一位,她此刻迈着的这急促、快捷又轻盈的脚步,恰是她日常奔走在医院里惯有的步伐,她那轻轻拢在胸前的双手,正是她日常捧着一颗救死扶伤之心的姿态,她的日常,正是用这种圣洁的舞步,奔走在一个个产妇与病人之间,为一位又一位年轻母亲迎来了她们的小宝贝,为这人间迎来了一个又一个可爱的新生命。

一天做四五个手术,一夜做三四个手术,是她的常态。

我的弟媳,平时是一位娴雅、温柔又满含童心的小母亲,可在工作中,却是让产妇、病人无比信任的大医生,常有刚做了父母的年轻人给她送来锦旗,既赞美她的医技,更赞美她的品德。

像上个月,就有个在妻子临产时与妻子发生口角想“临阵脱逃”的外地民工,被我弟媳劝得回心转意了,和妻子和好如初,在我弟媳巧手的帮助下,欢欢喜喜地迎来了儿子的诞生,感激无限地给我弟媳送来了一面锦旗……

这只“天鹅”,总在医院里迈着日常、平凡的舞步,可是,这样的舞步,却关系着一个又一个家庭的平安幸福。

此刻,站在一棵大冬青树下,看弟媳迈着这样的“天鹅舞步”,去给我买一份早餐,我不禁陷入了深深的感动。一阵秋风穿过林间,拨得无数树叶之手拍响了哗哗、哗哗的掌声。

啊,那热烈的草木掌声,不正是我想送给弟媳的掌声吗?我要赞美她这日常的芭蕾,赞美她送给家人、亲人,送给产妇、病人的满腔爱意!

今天,我才第一次意识到,一个用爱舞蹈在人间的普通医生,原来竟有这么美!而她,是我亲爱的弟媳。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责任编辑:吾献红)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