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青松丨生态文学是怎样的文学?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2020-11-05 09:06

衢报人文智库专家 李青松 记者 祝春蕾 记录整理

智库专家简介

李青松,生态文学作家。1987年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法律系。长期从事生态文学研究与创作,已在《人民日报》 《人民文学》等报刊发表生态文学作品三百余万字,出版专著十余部。代表作品有《哈拉哈河》《一匹穿山甲》《万物笔记》《猕猴桃传奇》《粒粒饱满》《遥远的虎啸》《一种精神》《茶油时代》《大地伦理》《开国林垦部长》《薇甘菊:外来物种入侵中国》等。曾获新中国六十年全国优秀中短篇报告文学奖、徐迟报告文学奖、北京文学奖、呀诺达生态文学奖。

智库导读

10月24日,国内首个县级生态作家协会——江山市生态作家协会正式成立。著名生态文学作家李青松出席当天的成立大会,并受聘为江山市生态作家协会顾问。成立大会结束后,李青松以“生态文学是怎样的文学”为题开展了一场精彩讲座,和现场作家交流、阐述什么是生态文学,以及生态文学的影响力、生态文学的现状和前景等话题。本期人文智库整理了讲座上的内容,以飨读者。

生态文学是美的文学

这些年,生态文学发展势头很猛,许多人都来对生态文学进行定义、命名、概括、归纳和阐述。生态文学并非行业意义上的文学。按我的理解,生态文学是以自觉的生态意识反映人与自然关系的文学,强调人的责任、担当和使命。

生态文学与自然文学几乎是同义词,但却不能说自然文学就是生态文学。生态文学的产生大约在1866年之后,它是一种现代意义上的文学,就像电脑、手机、网购、微信、支付宝等这些词汇,你在《诗经》《唐诗》里永远找不到。而自然文学更久远一些,是一种把自然作为书写对象的作品。生态文学与自然文学一个很重要的区别,就是看作品中是否具有自觉的生态意识。唐代诗僧寒山是中国自然文学的代表性人物。“人问寒山道,寒山路不通。夏天冰未释,日出雾朦胧。”多美的意境啊,但诗句中对自然的描绘应该归于自然文学,而非生态文学,因为里面没有生态自觉。

生态文学关注的不是自然本身,也不是自然背景中的人,而是人与自然的关系。如果说“文学就是人学”,那么,生态文学是关于人与自然、人与万物的关系学,所以生态文学所描述的不只是人与自然的关系是怎样的,更重要的是生态文学反映的是人与自然的关系应该是怎样的。在一定意义上,它蕴含了一定前瞻性和美学的内容,所以生态文学的境界是追求美的文学,这种美是人和自然共生、共融的关系。从这个意义上说,屠格涅夫和普里什文的作品还不能算是生态文学,只能说是描绘自然的文学。因为在他们的作品中,人还是处在中心的位置,大自然不过是背景。

生态文学有着巨大的影响力

文学有什么影响?有人说,文学是月亮倒映在湖里的影子——看着有,捞着无。但是我们通过研究几个代表性作家的作品可以判断出:生态文学不仅能看,还有巨大的影响力。

第一位作家是亨利·戴维·梭罗。梭罗《瓦尔登湖》刚出版时总共才2000本,还卖不动,但是《瓦尔登湖》对人类生态史的贡献是巨大的。根据美国《时代周刊》的调查,《瓦尔登湖》是影响美国人性格的十部书之一,且名列榜首。这本书影响了世界的生态保护意识。作家苇岸特别推崇这本书,他在《大地上的事情》几次写到《瓦尔登湖》。

第二位作家是约翰·缪尔。缪尔是一位彻底的自然保护主义者,是真正意义的生态文学作家。缪尔在眼睛复明后便痛下决心改变自己的一生。1869年,他成为了牧羊人,在随后的这个夏天里,他一直跟羊群生活在约塞米蒂区域。4个月后,他写出了《夏日走过山间》这本书。之后,他又写了一本《我们的国家公园》,用文学语言阐述了国家公园,尽情呈现了国家公园的美。这本书唤醒了美国人的国家公园意识,更重要的是,它影响了美国总统。1903年,罗斯福总统致信缪尔,相约用4天时间到西部约塞米蒂考察,并就自然保护问题向他讨教。两人就这样在公众视野中消失了4天。罗斯福在他的回忆录中写道:“他的谈话比他的文字更能打动人心。”罗斯福还说:“美国立国不是为了一时,而是为了长远。”1905年,美国国会通过议案——在全美范围内建立国家公园体系。1916年,美国国家公园管理局成立。至今,全世界已建国家公园6000多个,包括中国的大熊猫国家公园和三江源国家公园等10个国家公园在内。生态文学的影响力还小吗?

第三位作家是法利·莫厄特。莫厄特是加拿大人,一名枪法很好的军人,二战时期参加过西西里岛登陆战役和荷兰战役。二战结束后,莫厄特被政府派往北极地区考察“狼灾”,因为北极地区不断向政府告状:当地驯鹿急剧减少,罪魁祸首正是狼。经过一年半的考察,他认为情况并不属实。他不仅调查信息,而且与狼接触,亲自观察,发现狼身上具有夫妻恩爱、邻里相助、尊老爱幼和团结友爱等人类一贯推崇的美德。“狼捕食驯鹿的数量十分有限,毁灭驯鹿的真正元凶是人和人进行的商业贸易。”莫厄特将调研报告交给加拿大政府,引来了舆论哗然。莫厄特是地球上第一位走近狼的世界的作家,也是地球上第一位站出来为狼辩护的人。《与狼共度》的俄文版在苏联出版后,引起巨大反响。苏联出台法令,禁止捕狼。可见,这本书不仅影响了一个政府的法令,更是影响了一个物种的生存。

除了《与狼共度》,莫厄特的《被捕杀的困鲸》也必须说一说。

1967年,一头追逐鱼群的长须鲸在落潮后被困于纽芬兰西海岸的一个小海湾里。猎手、嬉皮士闻讯而至,大开杀戒。以莫厄特为首的护鲸人挺身而出,展开了一场护鲸运动。他们在小海湾的岸上搭建一个小帐篷,日夜守护在那里。他们同社会各界联系,希望取得支持。然而,困鲸终因伤势太重而死在小海湾里。

在长须鲸被困的日子里,大海里的雄鲸也在近在咫尺的海域与之相伴,不时与海湾里的雌鲸同步浮出水面。交鸣问候,传递信息,并一次一次将青鱼赶进海湾,为同伴提供食物,给予鼓励。读完这部作品,我泪流满面。

第四位作家是安妮·普鲁。普鲁85岁时写了一部生态文学作品《树民》,这本书可以说是生态文学历史上最新的作品,它在美国的出版时间是2016年,但在中国出版是2020年7月。书的体量巨大,近700页,写的是十七世纪末,两名未受过教育的年轻人在大变革的时代中离开法国,来到加拿大的原始森林中,希冀由此改变命运,开拓未来。他们迁徙、逃亡,征服遮天蔽日的古老森林,也被森林所征服。在其后300年的历史长河中,他们的子孙后代在这片大陆上历尽悲欢。这本书的可贵之处是认识到了人与自然的这一切,最初的年轻人早就没有了,但他们的后代通过自己的努力重建自然、恢复自然。这本书让我们看到的是希望,而不是悲剧。

体验性和亲历性
是生态文学不可忽视的特征

生态文学有哪些特征?生态文学在一定意义上是主题先行的文学。有人曾提出批评,认为生态文学作品还没发表就已经知道所表达的意思,但生态文学的使命就是如此。生态文学的主题一定是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主题先行还体现在境界,作品不只是揭示生态问题、人性的丑陋,它所追求的是“美”,这个美不是辞藻的美,而是构建人与自然共建共融、和谐共生、生命共同体的美的境界。

生态文学强调亲历性和体验性。生态文学作家的写作素材不能是道听途说得来的东西,甚至也不是拿着个小本本,煞有介事采访得来的。更不是闷在书房里,或者酒店里生编硬造出来的东西。它的体验性和亲历性要求作家要把自己的那种观察,那种“置于自然中的感觉和感受”写出来,把自己的认识表达出来。试想,这种“观察”“感觉”“感受”“认识”是别人可以替代的吗?

从文体来看,生态文学作品在发展之初是自然随笔,但现在文体已经更丰富和多样,作品文体已有诗、小说、日记体、话剧等。

今天,生态文学的发展势不可挡,不仅在报刊杂志中也占有重要的文学位置,评论与理论也在不断跟进,我们也有了以江山市生态作家协会为代表的团体组织,还有其它如生态文学社、生态文学创作基地等等,显然,生态文学已经成为了一种文学现象,它的前景是广阔的、大有可为的。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责任编辑:赵星星)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