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文学和人生相互丰富——《中国文学课》序言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2020-10-26 09:10

陈思和

事情的缘起是这样的:去年十月,孙晶来找我,希望我领衔为喜马拉雅音频平台做一门现代文学的课程,以复旦大学中文系的教师为主力,打造一个音频课程的教学团队。其实我已经年过花甲,并且前几年转岗为学校图书馆馆长,另有所忙,中文系的工作逐步卸去,连坚持了三十多年的现代文学史基础课也不上了,剩下就是指导几个博士研究生读读书而已。但是既然孙晶开了口,我一时也找不到推辞的理由,只好勉强答应下来。

接下来的具体工作都是孙晶和她的团队成员在做。郜元宝及时给予了大力的支持,他担任了其中最多、最重的教学任务。我仅仅挂了一个领衔的名义,参与主持了若干讲课程。组建的教学团队,以复旦大学中文系的现当代文学教研室部分教师为主,也吸收了一部分其他院校的教师。复旦大学现当代文学学科在近二十年的发展中,形成了自己独特的研究组合和研究风格,个人的研究与整体的组合构成良性循环。在文学史研究、重要作家研究、当代文学批评三个方向齐头并进,稳步地丰富学科内涵。这次音频课程的上线,是对我们教学与科研工作的一次社会检验。

我一向认为,高校的教育不应该局限在被围墙建筑起来的校园内,高校的资源应该在适当的条件下为社会服务。复旦大学开放性办学的氛围有着悠久传统,从我自己做学生听课时开始,在课堂上就不断地结识来自校外的听课者,他们可能是来自附近高校的学生,也可能是来自社会上的热爱文学的自学者,甚至有退休的、无业的人员,他们为了求知,自己端了小凳子,悄悄地坐在教室的空余地方。我以前讲课的时候,经常听到学生抱怨他们来迟了就找不到座位。当时我就想,如果有可能通过某种方式,把高校的优质教学资源向社会开放,让更多的学习者受益,那多好啊。

现在的音频平台满足了这种社会需要,我经常在出租车上遇到司机们边开车边收听音频节目。自从我领衔的这门课程上线以后,也经常会收到来自边远地区的听众对我表示感谢,由此我深感欣慰。音频的听众有不同的文化层次,我在刚开始参与的时候,有不少朋友想劝阻我,怕我被所谓的流量弄得疲惫不堪,更是担心我不能适应这类以商业为目的的文化活动。那些知我爱我者的善意提醒,我是深深领情的,深记在心。但我也知道,任何文化创造和精神产品,都需要放到社会实践中去接受检验,我们可以选择我们的听者,培养我们的听众,并且在自己的学科领域内,尽可能地寻找更多知音。每年能够考进高校接受正规教育的人本来不多,能够考上复旦这样名校的幸运者就更少,如果我们的人文教育资源能够与他们共享,不管怎么说都是好事。这是我以前投入出版活动、编辑“火凤凰”的初衷,也是今天尝试着新媒体教学的目的。

当然,面对社会听众与面对在校的学生毕竟是不一样的,后者更多的是从学术研究的角度培养人才,而前者不是。对于社会听众,更需要的是通过文学来发生感情的作用,丰富人性内涵,鼓励人们对真善美元素的自觉追求,提升人们对人生百态的澄明的洞察能力。为了这个目的,我与我的团队一起设计了“文学与人生”的课程,从文学看人生,突出的是优秀文学作品的解读,从作品内涵来分析人生百态。文学是人学,好的文学作品一定是表现人、人性、人的生命现象及其折射的人生社会现象。我们把重点落实在这个维度,希望的是听众通过听课能够举一反三,融入自己的人生经验,使文学丰富对人生的理解,也使人生丰富文学的解读。

现在,我们的课程已经接近尾声了。四川人民出版社要出版我们的讲稿,我觉得这份讲稿还谈不上成熟,但至少完整地呈现出我们团队的音频课程的本来面目。在社会上弥漫着国学伪国学心灵鸡汤心灵鸭汤的噪声中,我们增添一份以“五四”精神为向导的新文学新传统新人生的“不谐”之音,大概也不算多余。将鲁迅为旗帜的现代文学向社会讲解普及,本身就是一种新文化的尝试。普及性的文化产品很难做到精致和完善,但是我们会继续努力,现在交出的只是一份初步的答卷。希望以后有机会我们不断修订不断改善,把这项工作做得更好。

在此,谨向参与音频课程、担任授课导师的著名作家王蒙、莫言、张炜、王安忆、严歌苓、余华、苏童、马原、叶兆言、张悦然,以及参与课程宣传的张大春和韩寒等,致以衷心的感谢,感谢你们的精彩参与,使这门课程生辉;也感谢喜马拉雅团队为这门课的上线做出了最大的合作诚意与支持。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责任编辑:吾献红)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