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鸣山间,邑人怀古,情满山麓 鹿鸣公园背后的文化情思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2020-10-15 09:02

汪筱联

编者按

呦呦鹿鸣,秋意醉人。秋日里的智慧新城鹿鸣公园,游人如织。今年新建的亲水栈道、浮桥等景观,吸引着各方游客,人们纷纷来此观层林尽染。落叶情思,秋天总能让人思绪纷纷,本期知衢栏目,衢州本土文化学者汪筱联寄情山水,述说鹿鸣公园背后的文化情思。

鹿鸣山是衢州人心中的一个记忆,“呦呦鹿鸣,食野之苹。”相传一郑姓樵夫在山林中砍柴,听闻“呦呦”声,不知是什么野兽叫唤,循声而至,见双鹿行于崖涧,故名鹿鸣山。又有相传明代嘉靖年间,工匠们在鹿鸣山上建东岳庙时常闻仙鹿呦呦鸣于山冈,更觉此地是人间仙境,便把此山称为“鹿鸣山”。

笔者曾在20多年前担任柯城区政协委员时,撰写过一篇《关于鹿鸣山培育森林公园的建议》的政协提案,对提案的回复虽极为满意,然因资金等因素,那些建议也就不了了之。随着时光推移,而今建成的鹿鸣公园,已成为人们休息游览的城市公园。鹿鸣公园的设计者以全新的设计思维,将天人合一的设计理念融入鹿鸣山文化,结合其丰硕的历史文化遗存,同时与衢江及石梁溪水体区域,组合成一座总体面积达70多公顷的城市滨水型公园。

时过景迁,沧海桑田,古时的鹿鸣山自然不是现在的样子,但鹿鸣山的优美传说、凄美爱情故事仍流传坊间,恍惚间,述怀鹿鸣,期待此处成为衢州的文化景观。

旧时山麓茂林修竹、禅刹掩映

鹿鸣山位于衢州古城西, 衢江石梁溪汇水口西南岸,距城三里,系千里岗山脉之白菊花尖(海拔1376米)山峰向东延伸到衢江边的最后一座山峰。相传,古时常有仙鹿行迹于崖间林中,游人时闻其声而故名“鹿鸣”。从地理角度分析,鹿鸣山由上白垩统金华组红色碎屑岩构成,经千年的风蚀流水,逐步形成了“顶斜、身陡、麓缓”的缓倾斜构造山丘。山间岗峦兀立,风光旖旎,修竹苍松,禅刹掩映,是旧日里清明踏春和重阳登高之所。


鹿鸣公园层林尽染。资料图片

重建后的鹿鸣公园,在公园东入口处,有一组梅花鹿的雕塑。每当早晨日出时,霞光万丈中,“鹿群”似迎日含元高鸣,故称“鹿鸣含元”。轻纱薄雾里,露水唤醒花草树木,清风迎来鸟鸣虫啾,人类也从睡梦中苏醒。地球迎来大地东方旭日腾升,新的一天从早晨开始运转。“元” 是开始的词义,第一的词义。一元复始,万象更新。这日日夜夜、夜夜日日的复始轮回,对世间万物体现着平等与钟爱。

一则《鹿鸣山》的传说,一组鹿鸣山麓的《群鹿雕塑》,一篇《鹿鸣含元》的散文……倘若有一位摄影师能候日拍摄一组《鹿鸣含元》的图像,再有一位诗人配上一首《鹿鸣含元》诗歌,或是某位书法家挥笔书写“鹿鸣含元”四个大字,建设者采一方石料,刻上“鹿鸣含元”四个金字,这组文化景观就呈现在鹿鸣山麓之中了。

“鹿”“禄”同音,国人喜欢彩气,鹿禄含缘彩头高。但愿有一日,景观落成,学子在景观雕塑前摄影求彩,新人在景观雕塑前摄影作为结婚纪念,老年人在景观雕塑前摄影留存回忆,游客在景观雕塑前摄影见证三衢风采……

笔者少年时曾就读于鹿鸣小学,这所由“鹿鸣”命名的学校,与鹿鸣山文化颇有关联。从鹿鸣书院到鹿鸣小学,这所文化名校可以追溯200多年的历史。记得那时,学校组织的远足,也就是现在的春游与秋日登高,其目的地就是鹿鸣山。60多年前,我们这群懵懵懂懂的少年学子,在老师的引导下,出城门,坐渡船,过衢江,登上鹿鸣山。当年山麓间是茂林修竹、禅刹掩映的胜境,高耸的松树成为我们儿时最美好的回忆。

古代鹿鸣山曾是商贾文士游玩休憩之地,又是礼佛求神之处。山上建有“项王庙”“东岳庙”“钟灵阁”等,山脊建有“登高亭”。项王庙,原是祭祀楚王项羽的殿堂。东岳庙,原是祭祀东岳大帝的庙宇。唐朝的衢州刺史贺兰进明曾撰写碑文《西楚伯王庙颂并序》;明朝赵镗也曾撰写《鹿鸣山东岳庙记》……可见,鹿鸣山成为邑人怀古的文化名山。

瞿溥与赵姬的爱情故事流传千年

鹿鸣山麓里埋葬着一位扬州多才多艺的美女赵姬,她是衢州知府瞿溥所纳的侧室。明朝万历四十五年(1617),四川达州进士瞿溥被任命为衢州知府,上任途中经过江苏扬州广陵郡。广陵郡是一处繁华的文化名郡,一片繁荣昌盛的景色。瞿溥与友人们在红楼中遇一歌妓,姓赵,名四,时年十六,能歌善舞,奏古琴、晓音律,弈棋、樗蒲等皆精通。风华正茂的瞿溥对这位扬州美女一见钟情。按中国旧俗,文人纳妾是名正言顺的事情。瞿溥喜欢之,就在扬州将赵四纳为妾,并改四为姬,美称其“赵姬”,遂成为知府的心爱。瞿溥先中进士,后获美姬,可谓是春风得意,风流韵事广为流传。


时过景迁,现在的鹿鸣山已经不是旧时的样子。谢丹/摄

瞿溥皇命在身,故携赵姬到浙江衢州府州上任。古代从扬州至衢州的交通工具是木船,瞿溥从扬州驿上船,经大运河到杭州,再从富春江上行到衢州。一路上才子佳人作伴,船舱内或抚琴奏乐,或弈棋猜谜,两人温柔情深;船舱外富春山、三江口、望衢台、龙洲塔、鸡鸣寺、浮石潭、天王塔……两岸山水风景如画。情浓之时,赵姬手指碧水青山说,这里的山水名胜可与维扬(扬州的别称)媲美。“三衢真是好地方哟!”说罢,赵姬又让婢女将衢江碧水盛于盘,作镜自照。

然而,自古红颜多薄命。瞿溥与赵姬温柔情深地生活在峥嵘山麓,琴、棋、书、画,瞿溥知府在公务之余是欢乐无比。但好景不长,仅过了两年多,赵姬就夭折了。时赵姬还未满十八周岁。悲痛之余,瞿溥知府将赵姬葬在城西的鹿鸣山中,筑墓立碑,绕墓植梅,并撰写了一篇《广陵赵氏墓碑记》。赵姬墓与杭州苏小小墓一样,一时成为佳话。之后,瞿溥与赵姬的爱情故事,成为了历代文人墨客咏诗题壁的题材,也成为衢州城茶余饭后讲述的凄美爱情故事。

瞿溥知府之所以安葬赵姬于鹿鸣山麓,是因为赵姬生前所述:三衢之水碧绿澄清,三衢之山峰峦黛秀。既然三衢大地似同维扬故地,安葬赵姬于此,即是让她的魂灵回到了维扬故里,也使瞿溥知府思念时可前去墓前吊唁,以解痛失爱妾之情。

随着时光远逝,绕墓种植的梅花成为鹿鸣山中一景,故赵姬墓又名梅花墓。明、清、民国时期,凭吊赵姬的文人学士常常结伴前往鹿鸣山,拍节赋诗,抒发对广陵美女赵氏的仰慕之情。

畅想“梅潭映月”述风情

2014年建设鹿鸣公园时,建造者在临石梁溪的山谷中,种植了数以千计的梅花,品种有红梅、白梅、绿梅、黄梅、腊梅等。寒冬时节,各式各样的梅花相继开放。梅香幽雅,色泽高贵,望日前后,皓月当空,梅花倒映于山谷的碧潭之中,组成一幅天然的“梅潭映月”景观,别有一番风情。

今后若在池潭中设置石雕灯塔,晚霞之后,点燃石灯塔中蜡烛,俨然一副“梅潭映月”的景观了:池塘中荡漾着梅花的树影,山谷中散发着阵阵幽香,一轮皓月高悬在冬日寒冽的夜空。不畏严寒风雪,这就是梅花的风格。鹿鸣山麓中的梅花经历着时空的考验,当你此时站立公园的梅花山谷中,充满诗情画意的物景,一定会使你感受到大自然造物主的神圣。

作为文化景观,“梅潭映月”继承了明代赵姬梅花墓的历史典故,山间又有明代知府的石碑,加上流行在诗坛的鹿鸣山梅花诗,立上一方石碑,刻上“梅潭映月”描金大字,在梅花盛开时,景观将成为游客互为拍摄照片的主要题材之一……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责任编辑:赵星星)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