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元的幸福追求——新版电影《小妇人》观后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2020-09-21 07:43

章玲玲

2019年年底,由格蕾塔·葛韦格执导的电影《小妇人》又一次以全新的面貌呈现在观众眼前,自上映以来,口碑持续升高,远超1994版。它之所以赢得人们青睐,除了新颖的套层结构外,导演基于时代对女性形象的塑造和对经典的改编也使其更具价值。毋庸讳言,一百多年前的女性困境今天已大有改善,但部分问题依旧存在。在反抗与妥协的双重作用下,新版《小妇人》将新时代的女性思考贯穿于过去的故事中,令人深思。

波伏娃在其《第二性》中曾表示:“‘贤妻’是男人最珍贵的财产。她十分彻底地属于他,以致有和他一样的本质。”这种婚姻中不对等的关系有着悠久的历史,于是走出家庭的禁锢、追求独立也成为了女性反抗的方式之一。而在新版《小妇人》中突显的不再是乔一人,每个女孩都基于对平等的追求去选择自己的人生。当然,乔依旧是极富独立意识的代表,只身一人来到城市做家教、写小说,而主编在评价她的文稿时就已经揭示了那个时代的残酷:“如果主角是女孩,一定要让她在结尾结婚,死了也行。”“结婚”和“死”似乎成了女性缺乏就业机会的年代里最自然的结局,但乔足够理智,不是因为一时冲动而选择独立,而是在严苛的社会中找寻自己的立足之地。南北战争让劳动力大量缺失的社会环境,加上写作天赋让她有自立的机会。乔从小就意识到男女间的不平等,性格中好强的一面让她不愿意走一条被安排好的路,所以她拒绝了青梅竹马劳里的求婚——虽然他富有善良,但追求自由的天性让她不愿仓促地将自己束缚于婚姻之中。

不过并非所有女性都拥有足够的勇气和天赋,顺从规则也无可指摘,意识上的平等和真正的爱情同样可以带来幸福。大姐梅格美丽出众,但她在看清了上流社会的虚荣后选择嫁给真正所爱之人,即使对方是个穷困的家庭教师。可他们的确彼此相爱、互相尊重,组建起温馨的家庭。这种做法并没有放弃自己的价值,寻找一个与自己灵魂契合的伴侣不失为一件幸事。当然,新版电影在形象塑造上最大的改变就是为三妹艾米的正名,她一生都在为嫁入豪门而努力,这个不讨喜的角色是姐妹中最成熟世故的一人,她明白女性在当时的处境,也明白自己的美术才华永远不能养活家庭,而且即便自己成功了,财产也会在一瞬间归丈夫所有。“对女性来说,婚姻就是经济问题”,这句话成了她的信条。但为了追求精神的平等和幸福,她没有谄媚和委曲求全,她会拒绝花花公子的求婚,会鄙视堕落的豪门子弟。最后,她如愿以偿,且没有人可以指责那个清醒自尊且身处规则的艾米。

如今,随着女性意识的觉醒,影视渐渐向“大女主”题材的方向转变。某些影视剧中的女性形象虽然不再是男性的附庸,但女性独有的气质却被模糊化了。《小妇人》恰恰相反,它虽然是一部以女性为题材的作品,但其中的女性形象更加丰满,并没有“失真”。比如乔的确有强烈的反叛精神,敢于向男权社会发起挑战,但她并没有永远保持斗争者的形象,也会有敏感脆弱的一面,当贝丝病逝后,她经不住打击也想过要推翻的自己理想,想被人爱;在面对自己真正爱的人时,也曾为是否坚持独身主义而有过纠结。或许有人会诟病这样的乔软弱、不坚定,但多面的乔却是真实的。战斗英雄式的人物不存在于现实中,因为她不能放弃世界为所欲为,更不能随心所欲地漠视社会环境。这一点恰恰是影片让人感动、引起共情的关键,它让我们看到了差异、困境,但也看到了无畏的选择和未知的可能。

新版《小妇人》带来的治愈感和力量感,不仅限于马奇一家温暖的日常,也不仅限于她们互助的凝聚力和勇气,更多的还源于她们在时代约束下清醒独立的意识和自我肯定的姿态。这些鲜活的角色在追求精神平等的基础上做出多元的选择,也意味着女性追求幸福的多种方式。她们丰富立体的性格中又带有现代女性的特征和气质,经典不会过时,当它被一遍遍演绎时总会因不断革新的时代精神而充满新的生命力。走出影院,乔的那段经典独白依旧在耳边回响:“女人不止有心灵,也有思想和灵魂;不只有美貌,也有抱负和才华。”而这也让现代的“小妇人”们会心一笑,因为这不仅是宣言,也是幸福的基石和一生的追求。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责任编辑:赵星星)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