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重衣衫不重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2020-09-21 07:41

  也斯

  恨“只重衣衫不重人”的势利眼,久矣。

  某次,鲁迅应邀参加聚会,赴宴者都是衣冠楚楚、风度翩翩的达官贵人、社会名流,鲁迅先生仍穿件旧长衫。门卫看其衣着装束很土,于是将他挡在门外。鲁迅被拒之门外后也未通名姓,就淡然离开了。

  民国时期,化学家曾昭抡不修边幅。他是清华留美的学生,回国后做中央大学化学系主任。中央大学校长朱家骅有一次召集各系主任开会,曾昭抡来了,朱家骅不认得,问他是哪一系的。曾昭抡答是化学系的。朱家骅看他穿得破破烂烂,就说:“去把你们系主任找来开会。”曾昭抡没有答话,扭头走了出去,回宿舍卷起铺盖就愤然离去。随后,他在北大化学系做系主任。

  钱钟书也讨厌势利眼:“这种势利小鬼,只重衣衫不重人——当然赵先生也是位社会上有名人物。”(《围城》)

  当然,最有切肤之痛的还是我自己的经历。儿时家贫,时常缺衣少食,工作后有了工资,怎奈粗衣粝食惯了,也没置办过一件名牌衣服,因此在很多场合遭到过不少的白眼,但依然积习难改。我想,衣所以蔽体、御寒而已,咱不出入高档楼堂馆所,也不接待外宾,最大爱好就是泡个书店。书店,在我心目中是最温暖之所在——“一家书店温暖一座城市”。

  可是,我错了!

  9月7日,陕西西安一网红书店试营业,摄影爱好者李先生想去店内拍照,不料被门口保安拦住。据《西安商报》:李先生称,他当天身穿迷彩裤、灰色长袖衬衫,进门时被书店保安拦住,“(保安)问我是不是旁边工地上的民工。我说不是,我是进来看看。他就问你的衣服是不是干活的衣服。我说这是我平时穿的衣服。他问了两遍,还问是不是农民工。”李先生受访时,这样回忆当时的情景。最终,李先生在沟通后进入了书店,但他觉得自己的好心情全都没了。

  天气依然闷热,心却一下变得拔凉拔凉的:李先生好歹还拿着相机,像我这样穿着地摊衣服,呆头呆脑一副“农民工样”,岂不要被乱棍打出!

  不必讳言,社会上歧视农民的现象依然较严重。某些小品、电视剧常将农民作为调侃对象:戴着过时的帽子,身穿不合身的衣服,站没站相,坐没坐相,土里吧唧而又“洋相”大出,比进大观园的刘姥姥还可笑……其实,这些导演大人们,你们家往上翻三代也是农民。

  书店的主要功能为:传播思想、普及文化、联系读者、促进出版。同时,书店还是一座城市的文化品牌形象。作为书店,不应该也没权力将农民、农民工拒之门外!所幸衢州各地的南孔书屋和图书馆,从来不会将农民工拒之门外。

  说点题外话,可喜的是,如今的很多农村,远非某些电视、小品所嘲笑的那样。近年到过很多农村,真令我这个“城里人”羡慕不已。刚才打开QQ,看到“那年今日”里有一组常山徐村的照片,配了这样的文字:“今日到乡下,归来泪满襟:幢幢小别墅,全是种田人。”——真为今天的农民而高兴!

  不知那些“只重衣衫不重人”的势利眼们,看到今天广大农村的崭新面貌会作何感想。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责任编辑:赵星星)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