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塘江诗路文化带上的衢州“五老峰”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2020-09-21 07:40

张颖

钱塘江诗路文化带上有道独特的风景线:中国古代诗词唐宋高峰期的四大“名家群”,即初唐四杰、唐朝三大诗人、南宋四大家、唐宋八大家突出的衢州元素,儒家杰出的思想家孔子、朱熹、王阳明与衢州的缘分,形成了独具风采的诗路文化“五老峰”。其厚重的儒学文化底蕴、鲜明诗词特色,令人高山仰止。

杨炯曾任盈川首任县令


杨炯出巡仪式 廖峥艳 摄
初唐四杰是王勃、杨炯、卢照邻、骆宾王,其中杨炯曾为盈川首任县令,后卒于任上,史称杨盈川。相传杨炯是为百姓抗旱求雨跳盈川潭而死,民众感恩其德,不仅建立杨炯祠,而且每逢农历六月初一,特以巡游村庄礼仪隆重纪念,谓之“杨炯出巡”。流传至今有1300多年的“杨炯出巡”,现为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并在申报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杨炯出巡”是盈川百姓对杨炯功绩的肯定,是历史罕见、千年持续的民间追念,得到当代社会的普遍点赞。

从杨炯身上可以看到人品与诗品的统一,看到“老百姓心中一杆秤”的历史分量,只有扎根于民爱国爱家乡的诗人才会被人民怀念和历史的崇敬。

盈川县辖区地处现在的龙游县和衢江区交界区域,县城旧址在衢江畔的盈川村。盈川自然环境优异,名人古迹众多,尤其是强大的初唐“四杰”影响力,正能量满满的杨盈川,使钱塘江诗路的盈川风光亮丽无限。

白居易曾寓衢三年多

唐朝三大诗人李白、杜甫和白居易中,李白、杜甫的衢州元素目前信息量较少。白居易寓衢三年多,无疑是衢州元素的峰值点。

白居易父亲白季庚曾任衢州别驾,白居易随父居衢期间刻苦读书。

白居易的《轻肥》是忧国忧民的代表作。诗的最后两句,作者笔锋一转:“是岁江南旱,衢州人食人。”强烈的反差,惨烈的对比,是作者从心底爆发的极大悲愤。元和三年(808),江南数省连续两年严重干旱,当作者深爱的已经离开十多年的第二故乡衢州,传来灾荒饥饿人食人的悲惨消息,作者忧心如焚。这首诗是对衢州极度的担忧,对当时社会冷漠极度的愤慨,只有人民诗人才会喷发出这怵目惊心的历史绝唱。

白居易与衢州明果寺高僧大彻禅师交往甚密,曾为大彻禅师撰写《传法堂碑》。明果寺建于唐嗣圣年(684),有武则天书额,当年香火旺盛。白居易诗词中衢州元素诸多,如“浮石潭边停五马,望涛楼上得双鱼”“胡麻饼样学京都,面脆油香新出炉,寄于饥馋杨大使,尝得看似辅兴无”……白居易少时的衢城印记,已成为古城街头巷尾的美谈。

尤袤曾在衢州任职

南宋尤袤、杨万里、陆游、范成大四大诗人是典型的爱国诗人。四大诗人作品中衢州元素极多,四人全与衢州有密切关联。尤袤少年时曾随寓居衢州的汪应辰学习,曾为衢州名士毛幵的文集作序,曾在衢州仼职。诗词研究专家于北山教授从钱塘八千卷楼钞本《诚斋全集》中,查得了杨万里为尤袤题辞和尤袤衢州任职的依据。尤袤一生诗歌创作众多,遗憾的是,大量诗文存稿和三万多卷宝贵藏书,竟被火灾付之一炬,最终留存诗词仅为几十首。四大诗人的后三位可谓硕果累累,尤其是陆游、杨万里,留存诗词之多、诗词中衢州元素之多,都可列入史册前茅。陆游的“衢州诗”耐人回味,他在三衢大地还留下了美丽的传说。杨万里仅常山招贤渡就到过6次,留下了25首珍贵的“招贤诗”。衢州太多的古埠古渡古村镇,都有陆游、杨万里的踪迹与诗篇。

四人中,范成大在衢时间较少。据记载,范成大前往广西赴任经略安抚使,乾道十年(1174)正月十二日进入衢界,曾在衢州盘桓数日。当时,知州张几仲大开灯宴,并请南宋状元,因与秦桧不合归隐衢州超化寺的汪应辰作陪。元宵过后,范成大特到超化寺拜访汪应辰,还上府山观赏超览堂等胜迹。离开衢州时,范成大赋诗“常山多清溪,玉山富乔木。行色郁苍然,颇亦慰愁目……”以作纪念。

唐宋八大家与衢州的不解之缘

唐宋八大家中,多人与衢州有着不解之缘。

考《王荆公年谱考略》可知,早年王安石曾到江山石门镇仙居寺游学,并有赠仙居寺德殊高僧一诗《僧德殊家水帘求予咏》:“淙淙万音落石颠,皎皎一派当檐前。清风高吹鸾鹤唳,白日下照蛟龙涎。浮云妆额自能卷,缺月琢钩相与县。朱门试问幽人价,翡翠鲛绡不直钱。”北宋皇祐二年(1050) ,王安石又来衢州并留下诗文《寄平甫弟衢州道中》。

韩愈曾为龙游撰写《衢州徐偃王庙碑记》。衢人赵抃是“韩粉”,他的《题邛州文同判官五箴堂》诗充分表达了对韩愈的敬仰。赵抃是宋代有名的伯乐,欧阳修、苏洵、苏轼、苏辙都曾得到赵抃的举荐或提携,包括曾巩在内后来都成为亲密诗友,赵抃的沙湾故居也成为诗友聚会的雅所。欧阳修为江山题《萃贤亭》,苏洵作《赵司谏书》感谢赵抃“举人而取于不相识之中”,苏轼为琴鹤(喻赵抃为官清廉)图题诗、为常山好友作挽,苏辙为衢州濯缨亭题诗、为衢州城北凤山八咏,曾巩作诗《寄赵宫保》,高度评价赵抃。

儒学文化泰山,风景这边独好


南孔圣地的中国儒学馆群儒塑像。 资料图片
钱塘江诗路衢州段有令世界瞩目的文化泰山,儒家学派最杰出的四位思想家孔子、孟子、朱熹、王阳明,其中三位与衢州有着非常密切的关联。孔子嫡宗迁居衢州,是钱塘江诗路南孔文化的历史开局。朱熹、王阳明在衢州的论道讲学传播思想,成就了南孔文化的落地生根和迅猛发展,他们的诗词文采更使三衢诗峰灿烂神奇。

朱熹等一批理学泰斗频繁互访,在金华、衢州、信州(上饶)、抚州、武夷五城之间开辟了一条历史著名的“南宋理学之路”,南孔圣地成为南宋理学之路的精神依仗。朱熹在柯城“梅岩精舍”、开化包山书院、江山逸平书院等处论道讲学,留下了诸多的论作诗篇。淳熙八年(1181),浙江闹饥荒,朱熹改授提举两浙东路常平茶盐公事,曾数月奔波在衢州大地上,体察民情,赈荒惩恶,为三衢百姓作出了历史功绩。衢州多县区有朱熹后裔,其中柯城区园林村(两千多人口,朱熹后裔占90%),已被列入中国传统村落(中国古村落)名录。

王阳明是明朝人,曾在朱熹、赵抃等儒学前辈耕耘过的区域继续讲学深耕,最终创立了王阳明心学。李遂是王阳明忠实的弟子、明朝抗倭名将,曾任衢州知府,在衢任职期间创办了著名的衢麓讲舍(书院)。李遂常到讲舍讲授心学,首开先河,兴起王阳明弟子讲学之风。王阳明高足钱德洪和王畿商定每年来衢讲会,王阳明心学教育在衢州搞得红红火火。王阳明最后一次来衢时,留诗书院诸生: “几度西安道,江声暮雨时。机关鸥鸟破,踪迹水云疑。仗钺非吾事,传经愧尔师。天真石泉秀,新有鹿门期。”衢州成为著名的明朝“王阳明心学重镇”。

赵抃可成钱塘江诗路文化的“引线”人

衢州有与“钱江潮”相呼应的“钱江清”特色。钱塘江口的“潮”与钱塘江源的“清”既是历代诗人付诸笔墨的精神寄托,又是我们当代浙江的人文追求。

大型廉政婺剧《铁面御史赵抃》在开化上演。 余问清 摄

赵抃可以成为钱塘江诗路文化的“引线人物”。赵抃史称“铁面御史”,谥号“清献”,又是深具影响力的诗人。以赵抃为引线,可激活钱塘江诗路诸多历史因子,增添诗路的剧情色彩。首先,赵抃具有承上启下关联四方的人物特质,他曾在多地任职,留有极好的口碑,佳话传颂至今。赵抃上有对韩愈杜甫等诗界先辈敬仰的题赋,中与八大家中多人亦师亦友,下深受朱熹、王阳明、文天祥、于谦等人崇敬。

其次,赵抃故里沙湾村地理优势明显。沙湾村有南宋全国22所著名书院之一清献书院遗址,是诗界大家会聚的倚重之地。沙湾地处信安湖畔,沿江连带水域广阔,双江汇合,沿江下游5里是塔底水闸航道枢纽,有地势开阔的沿岸湿地公园;沿江上游5里是以文昌阁、信安阁为标志古迹密集成熟的信安湖景观带。期待上下沿江连带汇合提升,形成以沙湾“清献”为引线、以诗界大家为领衔、以南孔圣地为背景的钱塘江诗路文化带衢州段气势恢宏的信安湖畔十里长廊。

(作者系浙江师范大学副教授)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责任编辑:赵星星)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