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践行“消费降级”的苏轼说起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2020-09-11 08:45

  周萍

  “俭”于心,“节”于行。

  深受众人喜爱的大文豪苏轼,一生三次被贬。

  公元1080年,苏轼被贬黄州,薪俸减了许多,他不得不过穷日子。为了不乱花一文钱,他制定了周密的“消费降级”计划:先把所有的钱计算出来,然后平均分成12份,每月用一份;每份中又平均分成30小份,每天只用一小份。钱全部分好后,按份挂在房梁上,每天清晨取下一包,作为全天的生活开支。拿到一小份钱后,他还要仔细权衡,能不买的东西坚决不买,只准剩余,不准超支。积攒下来的钱,存在一个竹筒里,以备意外之需。

  虽然生活太难,可是因为拥有诗和远方,苏轼依然活成了乐天派。黄州猪肉便宜,一般富贵人家都不屑于食用。东坡来了,少许水,焖煮收汁,每天吃个两大碗,那叫一美。没有逆境,哪来逆袭?缜密理财,理性消费,勤俭节约,精打细算,使得苏轼在黄州的生活得到了改善,一首首脍炙人口的诗作频出,“东坡居士”美名也就此传开。

  俭则约,约则百善俱兴;侈则肆,肆则百恶俱纵。后疫情时代,“勤俭节约”的“消费降级”行为势在必行,而“文化升级”更应蔚然成风。这,也是东坡居士的精神世界带给后人的启迪。

  “俭”于心,“节”于行。一个家庭的富裕,离不开开源节流、勤俭持家;一个国家的强大,需要全民养成节约习惯,形成勤俭之风。

  母亲常常提起小时候缺衣少食,忍饥挨饿,冬天从来没穿过鞋子的情景。那时的日子过得很清苦。每顿饭只有一个菜,不是萝卜就是白菜,从没有多余的菜。家里养鸡,但是母亲从来舍不得自己吃。偶尔也会买点小蘑菇,当然人家买的是蘑菇伞,母亲买的是蘑菇柄,放在青菜里提鲜味。1981年春节,父亲单位发了50元年终奖。母亲却说,别人不会知道我们过年吃什么,我们先把欠的钱还给人家吧。但因为有母亲的巧手操持,所以,我们家竟然也过得贫而不困,一家人和和美美。

  2020年新冠疫情席卷全球,全社会倡导勤俭节约势在必行,这也与当代追求极简生活的理念相契合。在倡导“物质消费”降级的同时,图书馆、博物馆、文化艺术中心等文化设施免费向社会公众开放,引导人们放弃浮躁与过分的物质欲求,想读的书就能读,想逛的博物馆就能进,想看的话剧就能看。大众形成这样的生活习惯,“文化消费”升级成为新风尚,这才是我们最大的希冀,也是社会进步的方向。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责任编辑:王卫)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