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眸那座村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2020-09-10 09:06

郑庆霆    

红日渐渐西落,晚霞在绵延群山的掩映下,分外妖娆,一座景色迷人的小山村掀开了妩媚的面纱。这里有葱茏茂密的橘林,有潺潺流淌的溪水,有我童年的记忆……这里是生我养我的家乡。   

对于脚下的这片土地,我有着难以割舍的情感。这缘于我骨子里渗透的农耕情结。我仰慕家乡的山环水抱,林葱木秀,千沟万壑,难以逾越;我喜欢脚下的潺潺流水,清澈透明,迂回曲折,源远流长。在我过去成长的岁月里,五十个春秋始终未跨出家乡半步,对家乡青山绿水的热爱,对村旁路边野花野草的眷恋,常萦绕在我的梦里,萦绕在我的心间。    

我热爱农村,更钟情于农村,邻里间渗透的浓浓友情,滋润着我,感化着我。“隔壁柴火旺,邻居炒豆香”。你送我一只萝卜,我给你一个南瓜,那是自家菜地里刚采摘的;老李家今天来了客人,少不了老王一起陪同喝上一口,那是自家酿制的谷烧,浓香扑鼻。不像城里,两对门做了几十年的邻居仍然相互不认识。所以,我很感慨城里的居民,他们享受不到这份纯真朴实的情谊,也呼吸不到清新醉人的空气;我也感慨,如今常年在外的孩子,他们叫不上家乡的山名,认不得自家的田地。我担忧他们有一天会不会把回家的路也给忘了……    

我喜欢遐想夜幕笼罩下的乡村。城市的夜晚,霓虹闪烁,灯火通明,那是钢筋水泥里挤出来的光,那种亮光略显疲惫。街上熙熙攘攘,密不透风,连风都是热乎乎的,夹杂着一股人气散发的热浪,让人大汗淋漓,也令人心烦意乱。乡村的夜晚星星点点,灯火柔和,美不胜收,那是天然本真的美。风是清新的,天空是明净的,随风飘过的夹带泥土清香的饭菜,是我生命中最熟悉的味道,仿佛又让我回到了童年。   

时间在流逝,不知不觉中,天渐渐暗下来了。我忙完了一天的农活,歇下锄头,端起碗筷,慢慢品着老酒,顿觉一身轻松。屋外三三两两的行人从我家门前走过。此时,我兴致盎然,借着酒兴,吹奏起了葫芦丝的旋律,一首《军港之夜》划破了宁静的夜空,飘过了整个村庄,构成了生动鲜活、温馨浪漫的乡村田园曲。    

入夜,一切的喧闹都停止了。曾经热情欢快的小鸟,早已躲到密林深处,悠哉乐哉。天真烂漫的孩子,躲进了母亲温暖的怀抱,早已酣然入睡。只有不甘寂寞的山风吹得月影晃晃悠悠,吹得橘叶“唰唰”作响。   

乡村的夜晚是宁静祥和的。村子坐落在三官岭水库下游广阔的田畈中心,历来人们都叫后王畈,后改叫后王坂。四周群山环绕,满山遍野的橘林郁郁葱葱,山垄里吹出的风呼呼作响,伴随着哗哗的流水声,似美妙动听的音符,敲打着我的心扉,如梦如幻,如痴如醉。    

夜里发生的一切,是那么的和谐与自然。偶尔的静谧无声,让人感觉此刻是多么的美好。那时,夜在倾诉,大地在聆听;山村在倾诉,我在聆听。萤火虫闪烁的点点亮光,引来蟋蟀的阵阵欢唱,时光一刻一刻在无情地流逝。    

夜晚无声,我静卧床头沉思,一个荷锄的山野汉子,有时也会异想天开,激情迸发。“一手锄头一手笔头,田头河畔守望梦想”。以锄头为笔,以大地为纸,抒写山村的秀美景色,与山共眠与水共眠,与我热爱的山村共眠。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责任编辑:吾献红)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