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家金昌胤:先生之风,山高水长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2020-09-10 09:06

衢报人文智库 张蓓 文/摄    

刻制于清康熙七年(1668)的“金师去思碑记”石碑,孑然立在开化县政府大院职工食堂附近的一棵百余年的古柏树下。石碑高约2米,宽约1米,厚约0.06米,正面篆额“金师去思碑记”,背面刻“御制训学”四个大字。碑文主题为:“子京金先生去思碑记”。    

这块石碑是进士、开化人汪尔敬撰文,进士、开化人徐泰征篆额,赐进士出身、文林郎、余干县(今江西余干县)知县、开化人江南龄书丹,也即由汪尔敬、徐泰征、江南龄携众门生张世持、方人寿、方华、余敏、汪雨青等34人,共同为他们的老师金昌胤先生立的一块纪念碑。    

金昌胤,清雍正《开化县志》作“胤”,民国《开化县志稿》作“瀛”。字子京,乙酉举人,绍兴会稽(今绍兴)人氏。清顺治十七年(1660),任开庠教谕(相当于教育局局长);在开化历任县学教谕八载后,而有改授海昌之命,受朝廷之命赴浙江海宁为官。临行前弟子辈均留恋握手,依依不舍。    

中年时期,金昌胤先生游寓于京师。申酉之际,先生在自己的茅草屋内接济了大批天下寒窗苦读之士,并率领志同道合的六个学生去了京城。寻找机会向朝廷、向皇帝建言献策,展露学生的聪明智慧。结果六个学生经过一番风云际遇的考验之后,均获得了在皇帝身边左右为官的机会。一时间,学生们士气大振,金先生的名气亦天下皆知。学生们也都竭力向上举荐自己的金老师,然而金先生却谦虚地把各种为官的机会让给了有才华的学生们。    

逾十年后,金昌胤先生到了开化,就创办学堂,开设课程,传授知识,敦睦民风。他按照不同的季节、节气,根据当地的环境条件,因地施教,因材施教,采取各种不同的灵活教育方法,广泛地指导当地的学生求知、读书。于是,僻于乡间一隅、弹丸之地的开化,教育面貌有了很大的变化。    

在开化八年,金昌胤先生展布经术,发抒所学,把自己的学问毫不保留地传授给开化的读书人,使得开邑一方受到一份浓厚的文化恩赐与滋养。他学识博大闳深,思想深邃活跃,博综淹贯,写成的文章,无不字字扼腕关隘,使学生们深受启迪。而金先生的为人却不甚曲躬如磬,谦恭有加。他落落大方的端庄仪态,坦荡宽阔的眼界胸襟,使学生们回忆起来无不说磊落可观的。他在授课中讲授赵宋教士,诵说心得,引经据典,信手拈来,引得求知的学生纷至沓来。金先生常常把学生当做自己家族的孩子一样看待,有时候他又能使弟子们把自己视若父兄一般其乐融融。金先生既讲述书经知识,又能身体力行以身作则,他每日矜持慎独,把名声看得很重,乡村百里没有人敢轻视他的品德的。他的为人口碑是一步一步如登宝塔台阶般脚踏实地攀登出来的。    

这期间,金昌胤先生不仅培养了一批诸如汪尔敬(清康熙《开化县志》纂修人)、徐泰征(清顺治《开化县志》协修人)、江南龄(江西省余干县令、清康熙《余干县志》纂修人)等一批开化的文化精英人士,而且他的“清风劲节,长直道而行有美”的品性风格,他带给开化的文化传承和风气教化的作用,如高山流水,在开化学生们心中留下了挥之不去的难忘印象。当学生们听说他要受命去海宁为官,都不禁黯然神伤,瞻依思慕之怀,心中有着一份对金先生的依依不舍和留恋之情谊。    

历经风雨沧桑的古代石碑,默默铭记了古代开化这位备受学生尊敬的老师,见证了学生们对金昌胤老师的敬重与依依惜别之情,亦是一段古代开化尊师重教、学风优良的历史见证。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责任编辑:吾献红)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