衢城向西发展的梦想已在我心头萦绕40年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2020-08-07 08:30

编者按

8月6日,衢州市委七届八次全体(扩大)会议召开。全会提出加快建设浙闽赣皖四省边际中心城市,唱好大小两个“三城记”,真正彰显“远山近水、青山绿水,水城交融、蓝绿交织,古城新市、交相辉映,产城人文、融合发展的历史之城、现代之城、未来之城”的独特气质。

本次市委全会聚焦城市发展建设,为具有1800多年建城史的衢州城市发展指引了新的发展方向。重温过去,可以更好地面向未来。本版试图通过衢州老城建人徐文荣的回忆和讲述,以及衢报人文智库专家周新华对古城地名文化的解读,帮助广大市民品读和梳理衢州城市建设肌理,审视城市发展变迁及规划设计建设营造的思路,期待我们的城市日新又新的同时,有情感可寄托,有历史可凝望。

讲述人:原市建委副主任 徐文荣

衢报传媒集团记者 钟睿 采访整理

1969年,我从浙江大学建筑学系工业与民用建筑专业毕业。1971年,我被调往衢县,在衢县计划委员会下面的办公室工作。时任计划委员会主任的是刘文彬同志,办公室由杨万顺同志负责。该单位分管工作包括统计、计划、物价、环保、基建和劳动工资等。

我记得是1977年3月15日,计划委员会中分出一个衢县革委会基本建设局,由杨万顺同志担任局长。1980年,建委成立了,下辖的规划处后来成为规划局,我也负责过其中的工作。

智慧新城掠影 记者 谢丹 摄

思想不解放, 城市道路规划难

1972年,赵子相同志从金华调来衢县,担任县委副书记,分管工业和城市规划和建设。他是一位非常有魄力的南下干部,主导成立了衢县革委会暨城关镇革委会城镇建设办公室,并从两级革委会抽调干部,充实力量。领导小组组长由赵子相同志担任,办公室主任是洪螽同志,我和手管局(二轻局的前身)的宋一飞同志一起,从衢县革委会抽调去,就此开始搞城市规划。1972年,在一个酷暑的夏天,洪螽同志带着我在衢州古城墙上走了一圈,实地了解老城区。当时整个衢州城墙一周都是走得通的,古老的城墙上长满了一种可以通奶、治感冒的中药材——“白英”。也就是从那一年开始,逼仄的衢州老城区里,电厂、中学、公路段、食品公司、人民银行等很多企事业单位,开始扒城墙,造宿舍、仓库等等,一些居民也取城墙砖自建房屋或辟为菜地,若是有人阻拦,他们就敢挥锄头打人。我还在被拆得七零八落的城墙废墟中,发现一块有“龙游县”繁体字铭文的古城砖。

赵子相同志主抓衢城的城市规划,投入了大量精力。他强调,城市要先搞好“骨架”,就是要搞好道路交通。我提出五点规划意见,第一,要把上下街拓宽到45米;二,要兴建江滨路和江滨公园;三,兴建环城北路,也就是现在的西安路;四,兴建环城东路,也就是现在的府东街;五,双港口到礼贤街的道路状况极差,经常发生交通事故,必须进行拓宽。本来还想规划环城南路,也就是后来的三衢路,但是财政已经没钱了,只能搁置。

我这个规划方案1972年底完成,1973年县委到铜山源水库开会,对规划方案猛烈批判。“你这个臭知识分子,想把马路造那么宽,毁这么多农田菜地,大家还要不要吃饭、吃菜了?”“上下街如果拓宽到45米,要拆掉多少现有的街边住房?原有住户怎么安置?你还有没有群众观点?”……当时如此千方百计保障农业生产,也是有原因的。因为衢州历史上一直就依靠农业,计划经济时代,省内杭州、温州、宁波等地所需的猪肉、花生等农副产品都靠衢州保障供应。

最后实施过程中,环城北路还是搞成了20米宽,上下街拓宽到了24米。当时的思想很不解放,规划中的环城东路有20米宽,但实际建设中只有7米宽,因为那里都是农田、菜地,舍不得征地。

我为什么提出上下街要拓宽到45米呢?因为当时国家有相关规定,要求县城主干道要到达30米的宽度。当时虽然只是衢县,但这里曾是地委所在地,只不过在1955年因为要建设新安江水电站等原因,才把地委撤销。我坚信衢州迟早还是要恢复到起码是地级市的建制。我从小就听老辈们说衢州的历史,这种对家乡和家乡历史文化的热爱,是自幼就根植在骨子里的。历史上,衢州是五路总头、江南重镇,兵家必争之地,就在几十年前,衢州还是管辖八个县的,除了衢、江、龙、常、开之外,还有遂昌、松阳和宣平。自李之芳后,清朝六任总督衙门设在衢州,衢州的稻作文明、青铜文明、陶瓷文明和古建筑文明无比辉煌。

上下街当时最宽处只有8米,而且还是主要的过境道路,坐汽车去杭州等地都必须经过这条上下街。南湖桥原本是枕木造的,大约在“文革”时期修建为水泥桥。谢高华主政时期,我跟他说,上下街作为主干道早晚是要拓宽的,所以南湖桥也要早点拓宽为好,他认同我们拓宽上下街和南湖桥的规划方案。但是在他调去义乌后,这个规划方案又遭到批判,继任的领导认为,上下街才8米宽,南湖桥弄这么宽干什么呢?随即在已经拓宽的南湖桥两侧盖了平房,用来给新华书店卖书。直到1982年,那些桥上的平房才被拆除。姚云来了之后,拓宽上下街主干道的思路被认可,但是要拓宽到30米已经不可能,只能拓宽到28米,因为两边又造了房子。

1986年,衢州城十字街头一隅旧貌。资料图片

建江滨路和江滨公园,还惊动了省里

衢州城里还有一条比较著名的道路叫通广路,今天的小西门历史上也称为“通广门”,顺着通广路走出去就是码头。但是这条名为“通广”的路,在上世纪70年代初只剩下3米宽,而且堆满各种垃圾,甚至死猫死狗都往这里丢,臭不可闻。我对此也提出规划,希望填河筑路,将道路拓宽到36米,并搞绿化、建公园。

这个规划的理由是沿江发展城市不仅美观,而且空气好,而且这条路当时实在太脏了。江中当时还有一处中流滩,有现成的大量河沙等可供就地取材,节约开支,同时也可借此疏浚河道。我提议在江山港和常山港上游兴建水库,再把西安门大桥加两孔,以便泄洪。这些在今天看来都是有利的,而且都实现了,但在当时也有很大的阻力。在不少人的脑海里,根本没有填河造路的概念,他们认为水利是农业的保障,这么做,又会影响到农业生产。有人说这是“天方夜谭”,把3米的道路拓宽到36米,还要建江滨公园?为此有人甚至把状告到省纪委,纪委专门来人,让我把道理一五一十地讲清楚。但听了我的阐述后,他们也都理解了这个规划。

1980年,谢高华来当衢州市(县级市)委书记,干部思想开始有所解放。谢书记发动当时的机关和企事业单位分段包干,通过几年的努力,建成了宽敞的江滨路和环境优美的江滨公园,广大市民从此有了一处休闲娱乐的新公园,几乎人人称赞。因为那时,衢州城就这么一处公园,府山公园还没有从部队移交到地方政府手上。

1982年,早年从浙江大学毕业的上海人姚云同志,从衢州化工厂调来衢州市(县级市)担任市长,还请来同济大学专家对衢州进行城市规划。就任后,他也让我们第一时间按照现代城市的要求搞城市规划。而其实在1979年,国务院就已经下文让衢州、湖州、嘉兴、绍兴和金华一起恢复地级市。文件在1979年就已下达,但在金华地区被挡住了,有人认为衢州恢复地级市是“小马拉大车”。到了1980年,衢州恢复建市的大势难以阻挡了,就搞了一个“撤销衢县,并入衢州市”,以这种方式恢复了衢州建市。为什么说是恢复呢?因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初,就有衢州市和龙游市。本来就有市,所以叫“恢复”。那些申请恢复的文件和材料,还是我整理的。

上世纪90年代初的江滨路 资料图片

纵观城市区位,跨江向西是出路

1980年,我提出了衢州城市应该向西发展的规划。这个构想一提出就又被讥讽为“洋学生的天方夜谭”。

纵观我们衢州城的地理,老城区往南是浙赣铁路,国有的特大型化工基地衢州化工厂,还有一座120米高的雄伟水坝,无论从国防还是城市发展的角度来说都不合适;往东,则是衢州机场;往北多是良田,加上还有771矿分布在南、北两个方向。而老城区以西和西北方向,都是黄土丘陵,并非产粮的良田,地下又是红砂岩地质,可以节省很多建筑造价。显而易见,衢州毫无疑问只能向老城区的西和西北方向发展。而且跨江发展,可以调节城市气候,风景优美,宜居指数高。

但是长期依靠农业发展的衢州,当时的财政实在是困难。1985年恢复地级市建制后,上级拨款只有800万,跨越老城区向西建一座大桥的造价就要600万元,加上当时有一大半从金华过来的干部和家属要解决住房问题,还需要大量办公场所等各类开销,想要向西发展根本就是有心无力。

衢州城南历史上就是以广种薄收和血吸虫病肆虐出名的千塘畈,是河道洪水千百年冲击而成的贫瘠大畈。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党和政府动员各方力量“挖新沟、闭旧沟、平土地”,在消灭血吸虫病宿主钉螺的同时改造了千塘畈。改良出来的大片土地,本想划拨给柯城公社的大南门、小南门、东门和北门四个大队,并给予三年不用交粮的优厚政策。然而北门大队害怕第四年也难以完成交粮任务,拒不接收这些土地。大南门大队书记非常忠厚老实,认为上级指派的任务,只管尽力完成就是了,于是接收了最多的土地,为此,他还挨了村民们不少骂。这些土地后来富裕了大南门的村民们,这是他们当初始料未及的。

为解决城市亟需的发展问题,姚云同志找到了大南门村,我记得是以700块钱一亩的价格,征收了该村的500亩土地,于是城市以南就开始发展。当时还有一种城市发展思路,叫“一根扁担,两个箩筐”,用衢黄公路这根扁担,挑起衢州城区和衢化生活区,两边共同发展。因为当时衢州城区有10万人口,衢化在职职工就有2万多人,加上职工家属,共有近6万人生活在那片区域里,并且生活设施相对齐全,体量不小。

到了郭学焕同志来衢州之后,也认同我们城市向西发展的思路,也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着手准备。

如今,看到当年的那些构想都已基本实现了,证明我们那一代人曾经饱受批判的规划还是正确的,我很欣慰!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责任编辑:赵星星)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