磐安孔氏家庙揭秘: 圣人之后,遗落于深山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2020-07-30 10:29

庄月江

(一)

建炎二年(1128)宋高宗赵构南渡,孔子48世宗子、衍圣公孔端友与族长孔传率孔氏家族精英随行。孔端友“扈跸南渡”有功,赐家衢州。

南渡时,随行的端友堂弟端躬,由于父亲若钧先生沉疴渐重,无奈在浙中大山深处一个叫榉溪(现金华市磐安县榉溪村)的地方暂时落脚,此后亦无机会到衢州与端友会合,便在山清水秀的榉溪安家生息。

榉溪位于磐安与永康、东阳三县的交界处,史称榉川,曾隶属于永康或东阳。

端躬,进士出身,宣和年间,曾任承事郎、大理寺评事。宝祐年间(1253-1258),端躬之孙、孔子五十代孙孔挺上疏,奏请朝廷赐造家庙。

磐安孔氏家庙始建于南宋,明末毁于兵焚,“瓦砾之余,仅存遗址”。清初,孔氏族人集资重建,虽不及当年之宏伟,但足见孔裔创业之气魄。民国年间修葺时,添造了戏台。

孔氏婺州南宗居深山一隅,世代以耕种为生,鲜涉世事。然而,若婺州南宗发生重大事件时,衢州南宗必然鼎力相助。

明万历二十六年(1589),在永康文庙明伦堂前立了一块碑,邑人应希圣与俞柳作记,指责榉溪的孔氏族人“冒认圣裔”。由于此碑的存在,永康的老百姓就认为居住在榉溪的孔氏族人都是“冒牌货”,得不到孔姓人的优待。清光绪十八年(1892),当地生员孔宪成向永康知县郭文翘申诉“其碑之有,莫得而知”,要求县衙秉公处置。郭知县未予理睬。孔宪成便带了家谱,到衢州请五经博士孔庆仪出面交涉。

孔庆仪即与孔宪成一起来到榉溪,先行查阅孔氏各房谱系,然后来到县城,拜会郭知县,并在文庙明伦堂召集当地官吏士绅、社会贤达,将带来的衢州《孔氏家谱》与榉溪《孔氏家谱》比对,证明榉溪孔氏是端躬之后。端躬是端友的堂弟,使得永康官民了解榉溪孔氏与衢州孔氏同宗,并非“冒认”。

(二)

2000年4月20日,在榉溪土生土长、当了23年村党支部书记的孔火春(繁字辈)先生,带领我和我的同行者参观家庙。

清初复建的孔氏家庙,移位至原庙遗址的东面,建在村落中间,且将家庙与祠堂的功能合而为一,坐南朝北,呈长方形,东西总宽21米,南北总进深39.8米。内有门楼、戏台、前厅、穿堂、后堂、前院,以及被穿堂分开的两个小天井。厅堂中缝抬梁式木构架,边缝是穿斗减柱式木构架,四周用空斗灌肚砖墙围护。内部空间不设隔墙和门窗,空间十分宽敞、流通。大厅的檐柱有木雕的牛腿和梁枋,梁上雕着二龙戏珠、牛腿上雕着狮子。说它是隐藏在山岙里的一颗明珠,并不为过。尤为珍贵的是,家庙28根柱子的柱础石,其中好几个是宋、元、明时的遗物,可见家庙“宝祐年间始建,元、明两次修葺”之语不诬。

尤为可喜的是,经历近九百年风雨侵蚀和人间沧桑的孔子四十七世孙孔若钧与四十八世孙孔端躬的坟墓,还完好地保存着(前者2015年修整,后者2009年修整)。护佑孔端躬墓的那棵古桧,相传是若钧父子离别曲阜祖居时带来的幼苗,系端躬手植。这棵古桧高37米、直径1.8米、胸围5.8米,已是一棵九百岁的“桧树爷爷”了,经浙江省林业厅鉴定,已入“全国百棵古木”之列。清代建筑杏园书塾和“十八门堂”,亦修葺一新。

说起磐安孔氏家庙和榉村,孔火春不得不提,他为保护家庙呕心沥血,为家庙正名奔走呼号,功不可没。

如今,站在山坡上俯瞰榉溪村民居布局,眼前的村庄,与民国八年(1919)《榉溪孔氏家谱》上的村庄地图相比,只是稍微延伸和扩大了一些,几乎没有变化。也就是说,当今人们眼前的榉溪村,仍然是晚清、民国年间的榉溪村,山还是那么青,水还是那么蓝;民居的河卵石墙,还是那么雄伟美丽;号称“十八门堂”的各个三合院或四合院,都修旧如旧;村道仍然是卵石路面,干净整洁……榉溪村现已是浙江历史文化名村之一,成为磐安县的一个旅游胜地。而所有这些,都见证了孔火春在村支书任内贯彻美丽乡村建设精神的见地与胆识。我的同行者中不少参观过各地的“美丽乡村”,但如此古色古香、原汁原味的山野小村,实在罕见。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责任编辑:吾献红)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