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 让我家走上了小康路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2020-07-30 10:34

薛立彬

我出生于物质相对匮乏的上世纪70年代初。那个年代的农村,屋舍简陋而破旧,屋内绳床瓦灶。不要说平常,就是逢年过节,能够吃上一顿饕餮大餐都是一种奢望。

在那个温饱都未能解决的年代,老百姓的故事总是令人心情特别沉重。我家尤为贫困,祖父去世得早,唯有靠我的祖母拉扯5个未成年的孩子。父亲行三,是家中唯一的男娃。在三年自然灾害的1960年,街坊邻居都劝祖母,别让孩子上学了,饭都吃不饱,还上什么学,但祖母还是很坚持。祖母不识字,她或许不知道“知识改变命运”的道理,但在她朴素的意识里读书是有用的。父亲没有辜负祖母的期望,1965年,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师范学校。

父亲深知读书的重要性,我们姐弟三人出生后,他特别关注我们的学习。母亲虽然不识字,但受父亲的影响,也把我们姐弟三人的学习挂在心上。无论是农活还是家务,母亲大都不让我们去做,她一个人起早贪黑地忙碌着。为了给我们缴学费、买书具,母亲省吃俭用、精打细算,把省出来的每一分钱都用在我们姐弟的学习上。母亲如父亲一样希望我们姐弟三人把书读好,期盼我们将来能有出息。

我们也没有辜负了父母的期望,大姐考入一所名牌大学,毕业后留在了上海;二姐大学毕业后,去了天津;我成为了一名中学教师,娶了一名银行职员做妻子。

待我们姐弟三人工作后,家里的日子悄悄地发生改变,母亲再也不为钱而发愁了,也不用那么辛苦地在田地里劳作了。父亲也有了空闲,他迷上了拉二胡。每天傍晚,父亲坐在院子里拉几段曲子。悠扬的曲子穿过我家的院墙,飘荡在村落的上空,父亲就醉在这暮色四合的黄昏里。

2005年,父亲正式退休了。父亲退休的那一年,在我们姐弟的劝说下,母亲也终于答应不再下田劳作,真正过起了晚年的幸福生活。2006年,在大姐多次邀请下,父亲带着母亲去了上海大姐家,黄浦江畔,明珠塔下,南京路上都留下了父母的足迹。母亲是幸福的,她是第一次出远门,第一次游览中国大都市。母亲说上海是个好地方,那楼都插到天上去了。母亲说大姐住的房子好大,楼上是卧室,楼下是客厅和餐厅,吃饭在楼下,睡觉要到楼上。我告诉母亲,大姐和大姐夫都是白领,他们过得是小资生活。母亲听不懂什么白领小资,但她知道,她的大女儿有出息。

从上海回来没多久,父亲和母亲又去了天津我二姐家。海河两岸,渤海之滨,父亲和母亲被天津旖旎的风光所吸引,漫步在天津霓虹闪烁的街头,他们的眼里是满满的幸福,父亲感慨他们是幸逢盛世啊。

前几年,父亲在我家一次春节团圆饭上说,我们家早已提前进入了小康家庭。回首往事,是读书让我们家步入了小康,当然更应该感谢我们伟大的党和国家。我期盼我们家的日子越来越好,我们的国家越来越富强。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责任编辑:吾献红)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