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仝卓到陈秋媛, 何以都能“轻松作案”?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2020-06-30 09:55

胡欣红

“仝卓自曝往届生改应届生”事件,有了最终结果。继山西省教育厅、临汾市纪委监委发布了调查处理结果之后,陕西省延安市纪委监委也发布了“关于对李庆锋等人为仝卓办理虚假转学手续问题调查情况的通报”,对延安市档案馆馆长李庆锋等6人立案审查,对有关责任人做出严肃处理。仝卓继父仝天峰也被免职。

从仝卓直播时的“口误”到作弊链条上相关责任人被揪出,前后历时近一个月。一起“偶发”事件,在舆论的普遍关注下,有关部门积极回应并深入调查,厘清了仝卓应届生身份造假背后的来龙去脉,彰显了维护高考公平的决心。

“出来违规操作,迟早是要还的”。纵观整个事件,仝卓因为伪造应届生身份,被中央戏剧学院依法撤销其取得的毕业证书,包括仝卓继父仝天峰、临汾教育局局长李晋平、延安市档案馆馆长李庆锋等在内,将近二十名公职人员受到党纪政纪处分,令人拍手称快。

触及高考公平的红线,自然要付出沉重代价。但复盘这起事件,很多人有两点很强烈的感受——

一是丑闻曝光得很“随机”。如果不是仝卓自己一时“口无遮拦”,如果不是媒体和网友们“不依不饶”,这件事还要多久才能曝光,恐怕需要思忖。

二是作案来得太“简单”。整个过程被“还原”之后,不难发现当年的操作过程虽然复杂,但难度似乎并不高。“仝卓事件”中并没有什么手眼通天的人物,却一路绿灯,顺顺利利就获得了虚假应届生学籍。

就拿为仝卓办理虚假转学手续来说,时任延安市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办公室副主任李庆锋在接待仝天峰一行时,仅仅因为仝天峰请托其帮忙,就找人办理了转学手续。不同省份的两位地方官员,平常可能没多少交集,只是一场公务接待中的私人求助,就义不容辞地出手帮忙了……从延安市纪委监委发布的通报来看,这过程来得太“简单”。

这么容易就得逞,“正常”中透着太多的不正常。正因如此,此事虽然可能就此画上了句号,但反思不能就此止步。为了维护教育公平,我们并不缺乏相应的规章制度,但何以被人随心所欲地玩弄于股掌之间,值得深思。而反思的落点就该是尽早堵上那些漏洞,让暗箱操作来得没这么容易。

当违规操作来得越容易,我们就离教育公平越远。近期另一起备受公众关注的农家女被冒名顶替上大学事件,个中的违规操作也来得有些“容易”:据新京报报道,冒名顶替陈秋媛上大学的女子陈某某,高考分数为303分,比当年文科类专科分数线低243分,如此巨大的分数差距,竟然也能“顶包”上大学,令人惊愕不已。

就操作难度而言,这应该比仝卓的“往届生改应届生”难多了。可顶替者一方一开始却轻描淡写地表示,是花2000元从中介处购买而来的,现在又说是已故舅妈当年一手操作的。

依其说法,冒名顶替来得太容易了——这显然不正常。对这里面的不正常情形,也有必要像深挖仝卓事件这样一查到底。顶替者陈某某将锅甩到了已故亲戚身上,但“舅妈办的”确实不应成为这起冒名上学案的调查死结:这是事实还是甩锅,本就有待查证。更何况,冒名顶替涉及太多审核关口,恐怕不是其舅妈一手能搞定,该案也还有其他调查突破口。

仝卓事件和农家女陈秋媛被冒名顶替事件,是两面镜子,这两面镜子都照出了很多乱象,这些乱象的共同点就是“违规来得太简单,得逞来得太容易”。而同样是违规,自然不该是两样的结局——不只是这两起事件,所有涉教育的违规操作,都该一查到底,都该给出合理交代,那也是对教育公平与规则意识的应有维护。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责任编辑:吾献红)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