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地摊的母亲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2020-06-22 08:56

  杜洪莲

  从我能记事起,母亲一直在摆地摊做生意。

  那是上个世纪70年代,身材瘦小且患有风湿病、不适合参加生产队劳动的母亲,一贯相信“天无绝人之路”,于是走上了摆地摊做生意的道路。

  从此以后,经常是天还没亮,母亲就悄悄起床,拎着一个椭圆形的大竹篮,来到古镇老街,批发来满满一篮子的食品:有喷香酥脆的油条,有上面零星撒着白色芝麻粒的空心烧饼,还有表面布满芝麻、炸得金黄的糖球。

  因为镇上小贩众多,母亲只好拎着篮子,辗转于古镇周边地方的小学校门口。“卖烧饼油条嘞!卖糖球嘞!”母亲不停吆喝着。当时,农村有钱买烧饼油条解馋的孩子并不多。一个早晨,母亲往往要辗转四五所学校,赶上十几甚至二十几里路,才能赚上几毛钱。偶尔卖不完,母亲也不恼不怒。看着我们兄妹几个吃得津津有味,她就会露出满足的微笑,说:“能给你们这些‘小痨病鬼’(方言,即‘小馋嘴’)赚点吃吃也是好的呀!”

  正午时分,母亲会将自己制作的灌肠,拎到铜山源水库的建设工地去卖。那里聚集了成百上千的农民工。每当母亲将一桶香气扑鼻的灌肠拎到那里,早已饥肠辘辘的人们便会一拥而上,七手八脚地将桶里的美食一抢而空。母亲一个人又要称秤又要收钱,有时就会被人吃了“白食”。回家说起来,我们兄妹几个都愤愤不平。妈妈却乐呵呵地露出宽厚的笑容:“我们杜泽的灌肠那么好吃,有些人想吃又没钱,也罪过(方言,意为“可怜”)的。况且人家千里迢迢从外地赶来,给我们造水库,那么辛苦,就算是我送给他们吃好了。”我们都笑她阿Q精神,可一贯信佛、主张慈悲为怀的母亲,丝毫不觉得这有什么可笑。

  其余时间,母亲就在古镇老街摆摊卖些花生、瓜子,西瓜、香瓜之类的水果零食,或是售卖东坪一带出产的鲜笋、柿子之类。她往往摸黑出发,到附近村庄贩来这些特产,又匆匆地赶回古镇菜市场摆摊售卖。如果早市卖不完,那就要挑着担子走遍附近十里八乡,挨家挨户地吆喝,直到把剩下的物品卖完为止。

  记得有一年夏天,母亲不知听谁说,山里人爱吃泥鳅,于是就收购了两箩筐,一大早挑到山里去卖。平常母亲不过晌午就回家了,可这一天一直到晚饭过后,母亲还没回来。到了晚上9点多,我们兄妹几个都快急哭了,就沿着铜山溪一路走一路喊。

  忽然,黑暗中,有个挑着两个大箩筐的瘦小身影,趔趔趄趄地走了过来。我们忙迎上去接过担子,问母亲怎么回事。母亲告诉我们,在山区,泥鳅并不像传说中的那样好卖。她一路经过周家,一直走到九华山下的凉棚、大侯村,走了四五十里路,十几个村庄,才把泥鳅卖完。回来时,因为人生地不熟,慌忙之中往往会走错路。经过一些偏远的小村庄时,还会遇到恶狗乱吠追逐,这时,她就蹲在地上装作捡石头的样子,恶狗就被吓跑了。纵使这样,她还是心有余悸。在一个山路转弯的地方,月光下,她远远地看见前方路边似乎有好几条大黄狗,不由吓得汗毛倒竖起来。犹豫了好久,她还是硬着头皮往前走。奇怪的是,那些“黄狗”都伏在地上一动不动。仔细一看,才发现,原来那是农民扎成一把把晾在路边的稻草。

  当母亲笑盈盈地讲述着这一切的时候,我们兄妹几个都觉得,母亲给我们上了一堂最生动的德育课——面对生活的艰辛,什么叫做坚忍、智慧,什么叫做勇敢、担当。

  就这样,在那段艰难的岁月中,母亲靠着摆地摊做生意,用她瘦弱的身躯,和勤劳的父亲一起,为一家老小撑起了一片蓝天。

  如今,母亲已经84岁高龄了,依然手脚伶俐,耳聪目明,记性极好,最难得的是“三高”全无。笃信佛教的母亲,将这一切归功于佛祖保佑。然而,在我们兄妹几个看来,这最好的佛就是她自己呀!几十年摆地摊做生意的日子,让她踏遍衢江大地上的大小村庄,练就她健步如飞的本领,锻炼她手脑并用的习惯,也给她带来了生命中最值得自豪的成就感。

  咦,如此看来,摆地摊做生意,竟然是世界上最好的“养生”方式之一呢!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责任编辑:吴红梅)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