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入70万元的直播账号,为啥黄了?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2020-06-06 08:08

记者 包小莉 通讯员 徐宣文

时下,在电商平台直播间看货下单的购买方式,已成为众多消费者的选择。尤其是今年疫情防控期间,更是让直播带货受到了消费者的青睐,同时也为主播们带来了滚滚财源。

衢江区的小玲(化名)就是淘宝上某家店的女主播,每天直播带货为她的淘宝店带来了近70万元的月销售额。可正当她想大干一番时,发现直播账号密码被自己的前助理修改了,无法登录,这下小玲“悲剧”了,只得和这位既是同学又是前助理的人打起了官司。近日,这个官司在法官的调解下得以结案。

女主播直播卖衣生意红火

女助理修改密码占为己用

小玲今年26岁,长相漂亮,身材婀娜。前几年,她到杭州做起了网络直播,业务做得还不错。

2018年12月,为提高工作效率,小玲打算招聘一名助手,于是在同学群里发布了招聘信息。女同学阿芳(化名)恰巧想换工作,便联系上小玲,当起了她的助理。

有了同学帮忙,生意也越做越红火,小玲便想在淘宝上再申请一个直播账号,用来做服装生意。但按照淘宝平台的规定,一个身份证只能申请一个直播账号,小玲已有一个直播账号了,就借用阿芳的身份信息进行了申请,并绑定了阿芳的个人支付宝。

经过小玲的精心包装和大力推广,短短两个月的时间,这个直播账号的粉丝就达2万多人,月销售额近70多万元。

2019年春节前,正当小玲准备大量进货扩大经营时,阿芳对小玲说:“我觉得这份工作太辛苦,不想干了。” 随后辞了工。

春节假期结束后,小玲只得独自开工,却发现直播账号的密码被阿芳修改了。之后,小玲一直向阿芳索要密码,但均无果。此事也经派出所多次调解,但阿芳一直拒绝归还账号,并把直播账号名称也改了,开始自己直播。

无奈之下,小玲到衢江区人民法院起诉,要求阿芳赔偿该直播账号前期投入和停业损失等共计30万元。

索赔30万元,

调解赔偿2.5万元

“这个账号是用我的身份证注册的,理所当然归我所有。”庭审时,阿芳辩解说,直播账号绑定着她的支付宝,存在严重的安全隐患,所以她改了密码,目前该账号已经被网络平台回收,她自己也已无法登录。

同时,双方当事人对账号无法登录所造成的损失数额存在很大分歧。

为确定损失数额,小玲向法院提出评估、审计申请。然而,第三方鉴定机构会计师事务所认为,仅凭小玲提供的截屏资料,无法准确确认店铺的营收情况。在收到鉴定机构的书面反馈意见后,承办法官郑利军再次组织双方进行调解,最终双方达成了调解协议,阿芳赔偿小玲2.5万元。

法官:要用书面形式明确

权利义务

据了解,根据淘宝平台有关规定,直播账号注册是要绑定注册人淘宝账号以及支付宝账号实名认证的,因此一般视为谁注册谁所有,是不能过户的。这就意味着,就算你出钱购买了淘宝直播账号,但如用了他人的身份信息进行注册,他人还是可以通过认证找回并修改密码。

“在本案中,因为账户注册人并不是权利维护、运营账号的人,是小玲借用了阿芳的身份证办理的,再加上小玲与阿芳并没有做好相关书面约定(租用阿芳的直播账号),所以会出现纠纷,账号的归属也成了本案的争议焦点,所以小玲无法主张合同关系,只能主张被侵权。”郑利军法官说,但若涉及到被侵权,首先得证明这个账号是小玲的,但实际上双方没有书面约定,这也就给小玲后续的诉讼维权带来了难度。“所以在生产经营过程中,我们建议尽量要用书面形式明确双方的权利义务,以此避免或减少不必要的纠纷。”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责任编辑:吾献红)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