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偷”走了 爸爸的心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2020-06-04 09:28

  徐文礼

  爸爸好多天没有回家了!

  我知道,爸爸肯定又出差了,这种情况是经常性的,我和妈妈都没有问爸爸去了什么地方。十天以后,爸爸风尘仆仆地回家了,我才知道:爸爸去了新疆!

  新疆,对爸爸来说,是一个重要的人生驿站。新疆“偷”走了爸爸的心。

  2018年,爸爸成了援疆大军中的一员,在南疆喀什地区公安局工作。

  那时,爸爸的搭档是一个维吾尔族警察,2019年来过浙江,叫买买提·吐尔迪。他高大魁梧,皮肤黝黑,50岁,讲一口不太流利的普通话,外表看上去,年龄跟我爷爷差不多。爸爸带他到我家做客的时候,我叫他爷爷。爸爸纠正我,叫“买伯伯”。

  买伯伯吃羊肉喜欢用手抓,把洋葱叫成“皮牙子”,他还把妈妈买来的土鸡做成南疆“椒麻鸡”的口味,一下子征服了我的胃。买伯伯来了三天,爸爸一直陪着他。爸爸说,在喀什工作时,买伯伯和他在一个雪山脚下的检查站共同工作了三个月,天天在一起,检查站周围只有茫茫的雪山和草滩地,山上没有一棵树木,草滩地上遍布着成千上万的牛羊驼马。

  我问买伯伯,周末不回家跟家人相聚吗?买伯伯笑笑说,他家在北疆吐鲁番,就是《西游记》里火焰山所在的地方,回一趟家很不容易,因为新疆太大了,面积占中国版图的六分之一。他回吐鲁番,需要翻越横亘在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之间的绵绵天山,坐飞机也要两个多小时。2018年,因为工作繁忙,买伯伯一年都没有回吐鲁番探亲。

  看得出来,爸爸和买伯伯关系很铁。买伯伯在我家做客的第一天晚上,爸爸和买伯伯喝酒时谈到,那年9月,上级指令检查站派人去一百公里外的一个小村庄执行任务。去的路上,买伯伯从戈壁滩的树上摘了一种小小的、灰扑扑的野桃子给爸爸吃,非常甜,入口即化。买伯伯说,这种野桃南疆到处都有,可惜保存期很短,难以产生经济效应。

  我清晰地记得,那天晚上,爸爸和买伯伯谈着谈着,还流下了眼泪,说到了工作中的种种不易,和战友们的不怕牺牲、无私奉献。

  我不太听得懂买伯伯和爸爸的话,但是我知道,新疆是王昌龄写的《从军行》中,“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的地方,也是李白笔下的《关山月》“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的神奇之地。

  爸爸告诉我,新疆是个美丽的地方。这些年来,新疆人民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显著增强。这是因为国家一直关心着新疆的发展,全国各省、市、自治区也派出人力和物力支援新疆建设。许多像爸爸和买伯伯一样的人,发扬戈壁红柳、沙漠胡杨的精神,为实现新疆跨越式发展和长治久安贡献自己的力量。他们就像电影《冰山下的来客》中阿米尔老人和援疆干部杨冰那样亲密无间,发扬天山雪松、绿洲白杨的风骨,铸就民族团结的历史丰碑!

  (作者系开化县第二初级中学学生)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责任编辑:王卫)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