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文学的温度与底色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2020-06-01 08:02

  陆梅

  “一直来,她自认为是在给孩子写作,可当她写着的时候,从来就没有把自己当作一个纯粹的‘儿童文学作家’。她很喜欢在文字里思考——思考生和死、信仰和尊严、战争、灾难、美、自由、清洁、爱、唤醒……在时间的长河里,对一个孩子来讲,一切都还刚开始。她想不好在慨叹生命的时候,怎样让今天的孩子获得美的能力?怎样不以偏概全地面对(看待)一场战争、一个灾难,又怎样让孩子设身处地为他人的生命着想?当你在时间里走着的时候,怎样不因为恨而消磨掉爱的能力、唤醒自己的能力,怎样再累再忙还能始终保持内心清朗,正直善良,怀有理想……”

  这是我的小说《无尽夏》里的一段话。从自己的写作说开去,每个作家都有自己的写作领地,自己的声音、气息、风格、表情,乃至命运、经历、一路走来的坚守和探索,一个只属于自己的文学世界。

  儿童文学作家和成人文学作家一样,也需要知道自己的来处,需要了解那些先行者筚路蓝缕蹚过的足迹,而后,才可能看清来路,才可能建立起自己的坐标——你为孩子写作,同时也在为辽阔的心灵世界写作。那些成长中的孩子,随着这指引,看得到远方、有信有爱、有觉醒和悲悯的能力,用美的心唤醒人的心,进而真正地完成人们的生活。大抵,这才是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的写作。

  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既是儿童的,又是成人的。即,好的童书或许无关年龄,既适合给孩子看,同时也让大人们欣然接受。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圣艾克絮佩里的《小王子》,沈从文、汪曾祺、冰心、巴金、孙犁的散文,以及安徒生、泰戈尔、安房直子、张天翼、陈伯吹的童话和诗歌等等。那么,优秀的儿童文学应当必备哪些要素?比如关怀弱者、抚慰人生,比如众生平等、万物有灵,比如写出爱的光、爱的宽恕和一切自由美好的生,也即是设身处地为他人的生命着想。

  虽说作家们都是孤军奋战,写作在本质上是孤独的,但是,我的这些思考还是有着不少的“盟友”。85岁高龄的作家金波曾说:“凡是为儿童写作的作家,在写作的实践中,不但创作着全新的作品,也在发现着全新的自我。当自己的生命和儿童的生命相融合时,便是走进了一种新的境界。”作家、评论家李东华曾说:“在我眼里,儿童文学不仅仅是一种文体,它还是一种信仰,一种世界观。”

  前年出访越南时,我看到了一树树鸡蛋花、椰子壳碗、大集市里铺排壮观的绚丽蔬果、小巷子里热闹又寂寞的鲜花,听到了十字路口轰然炸响的摩托车声,结识了表情生动、也很会做生意的美丽越南女子,那也是我脑海里东南亚热带岛屿的气息。我第一次惊异地发现,原来我所倾心的草木世界,那些朴素和光亮,早就在生命里了。我以为,那也是文学的底色。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责任编辑:王卫)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