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不远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2020-05-28 10:17

巫文一

北京快递小哥的照片登上《时代周刊》封面,意大利波切利用歌声为地球疗伤,报纸整版报道着驰援方舱医院的医护人员……仿佛太远,远得让我这个贫瘠少年恍恍惚惚。

因疫情而漫长的假期,我基本宅在家里玩手机游戏,也加入了诸如“肖战粉丝”的各类口水战。昨天越来越多,明天越来越少。隔望、无聊、沮丧,就这样攫住了我整个久旱的冬春之际。

到奶奶家走走吧,复工后也快复学了,我这发霉的心情还没在户外晒过哩。

骑自行车的一路上,风恼花枝不耐烦,推土机也开始轰鸣了,部分复工的农民工已开始在城郊忙碌开来。奶奶家所在的城郊黄家村,从黄家乡一下“升格”为黄家街道。街道就是城市啦,得有点城市的样子,除了不断建高楼外,马路两旁、小区路口都要种一些花花草草。奶奶就是这个城市浩浩荡荡的种花队伍中的一员。

咦?奶奶不在家。邻居土玲阿婆虽然告诉了我——奶奶在双塘头一带种花,但土玲阿婆一脸愠色:“你奶奶就只会叫哑子妈去种花,好多次都不叫上我。”

哦,我一问村人就明白了。由于奶奶为人厚道、手脚麻利,老板信任奶奶,每次都让奶奶召集村里的妇女种花。一般是一天110元工资,不管饭。110元,对于农村妇女来说,并不低。所以,村里很多人都想被奶奶召集去种花。可是,每次种花的面积并不一样,有时需要奶奶召集八九人,有时仅需要一二人,有时还没整好土地,就不出工了。有些没被奶奶叫上的人,就有些不高兴了。

我心里琢磨着用“奶奶一世英名毁了,还说从没和村人闹矛盾”来“损”奶奶,便又骑着车赶到双塘头。奶奶见到我这个孙子,很意外,也很开心。她一边问我“这是什么花”,一边示范起种花。奶奶先根据花苗根系大小挖个小坑,施好肥料,覆盖土层后,将花苗小心地填埋进小土坑中。然后浇透水。其实,干农活一把手的奶奶,种起花来简直是小菜一碟。我曾经数过,奶奶一季就种过27种菜。我一边查百度,一边告诉奶奶——这是“洛阳花”,那是“五彩石竹”;这是“非洲凤仙”,那是“石菊”……不一会儿,花花绿绿的,奶奶种了一大片。

可并没有哑子妈呀!

“哑子妈舍不得花费10元钱吃快餐,让她儿子华华接回去吃饭了。”奶奶说。

“华华不是在元立集团打工伤了脚么?”我问。

“脚还是瘸的,但手能开三轮电动车呀!”

“奶奶,你干嘛每次都要叫上哑子妈?她的手脚也不快。看你,吃了快餐后不休息就马上干,你把她的活都做了那么多,你一个人快要干一个半人的活了。”我责怪起奶奶。

“傻宝贝,人家丈夫死得早,家里还有一个哑巴女儿,主劳力的儿子又腿瘸了,我怎能不帮呢?”说着,奶奶递我10元钱,让我到村头的代销店吃点中饭好回家了。

我一时语塞、泪目。

转过头,思虑万千……

遥远非洲的蝗灾、叙利亚战争、疫情中受苦受难的人……我们的命运感受着人类所有的疼痛,这些疼痛榫接着我们的神经、我们的灵魂,我们并不能躲避。但我们能做的,就像奶奶一样,道不远人地从帮助、摆渡身边的人开始。也许让出几个多余的口罩,帮助小区搞搞卫生,安心读书不添乱……都是与人类的命运为侣,都是道不远人。

回家路上,我一路欣赏着各式各样花,蓬勃的春天正“哗啦啦”地拱破冻土……

(作者系衢州二中学生)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责任编辑:吾献红)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