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求极限,更要敬畏生命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2020-05-22 08:05

 何娟

近日,张家界天门山翼装飞行失联女孩遇难的消息,让不少人痛心。与此同时,翼装飞行这一大众较为陌生的运动方式,也随之进入更多人视野。不少人对此表示质疑:如此危险的运动,有存在的价值吗?

翼装飞行,就是飞行者身着翼装,从高空中的直升机或者高楼、高塔、悬崖跳下,进行无动力飞行的运动。作为“世界极限运动之最”,极快的飞行速度和特殊的起跳方式、飞行环境,使得这项运动具有极大的挑战性和风险性,任何细微的判断失误和调整不当都可能造成严重后果。

通报显示,女孩在飞行过程中因云层遮蔽视线偏离了计划路线而失联,最终遇难。没有在天气状况不佳时及时止步,没有配备GPS定位器,人们在惋惜的同时也有不解:为什么“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古人说,“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难度大、危险性高,极限运动,的确是一项“勇敢者的游戏”。从雪山到丛林,从深海到天空,从翼装飞行到攀岩徒步,绝大多数从事极限运动的人身上,都有着不断挑战自我的执着追求。这正是极限运动的魅力所在,也是支撑极限运动者克服重重困难、一次次突破自我的精神信仰。

但古人还有一句话,“有志矣,不随以止也,然力不足者亦不能至也。”极限运动关乎勇气和决心,更关乎力量与技巧。在科学指导下,不断练习循序渐进,才能大大降低极限运动的危险系数。

但即使对志向与力量兼备者来说,极限运行仍是高风险项目。20世纪90年代初,翼装飞行刚刚诞生时,死亡率达到30%,随着运动技术的提升,死亡率才慢慢降到千分之五。近年来,由于极限运动者技术不成熟、或者场地设备不健全等导致的意外频发。对此,除了提升极限运动者的安全意识外,还需加强流程的管控、监督,不断提升培训指导的专业性、规范性。通过完善的法律制度,为极限运动者划定可为与不可为的界限,方能为生命安全保驾护航。

极限运动固然是一种追求,但不能沦为“疯子运动”,更不能成为哗众取宠的代名词。此前,一名外国运动员从北京第一高楼上跳伞,后来被警方处罚,这种为张扬个性而罔顾公共安全、为追求极限而扰乱公共秩序的行为,绝不可取。再如,对于那些在楼顶边缘跳跃倒立、无保护徒手攀登高楼的视频,人们隔着屏幕都感到害怕。难道只有最危险的地方,才能锻炼平衡性和灵敏度?难道只有撤掉安全锁,才能彰显胆量?不得不说,忽略安全的意气之争,不顾生命的匹夫之勇,不应该成为极限运动的题中之义。正如有人所说:遵守规则,规避风险,本身也是极限运动带给我们的挑战。

如何在有限的生命里追逐梦想、自我实现,不同人有不同的选择。此次遇难的翼装飞行女生曾表示:“我为自己而活,我不后悔我的选择。”我们尊重她的热爱,敬佩她的勇气,也理解极限运动“挑战不可能”的价值追求。但在追逐所爱的同时,如果多一分敬畏和谨慎,在合理的范围内寻求突破,避免悲剧的发生,或许是每个人都应该学到的一课。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责任编辑:吾献红)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