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限运动,奢谈安全?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2020-05-20 07:37

  王钟的

  5月18日,失联6天的翼装飞行员刘某终于被找到。多方信息证实,这位大四女生已经不幸身亡。这一惨痛的案例,在国内极限运动发展史上,再次留下了令人悲伤的一笔。

  报道显示,刘某并非翼装飞行领域的“菜鸟”。年纪轻轻的她,已经有丰富的翼装飞行经验,其掌握的技术水平也在国内爱好者中位居前列。尽管如此,在5月12日张家界天门山景区的节目拍摄中,刘某从直升机跳下以后,却没能平安返回地面。

  对于极限运动而言,再怎么强调安全保障都不为过。实际上,专业的极限运动者都很注意安全保障,攀岩者在攀登前会反复检查保护装备,跳伞运动也把“备用伞”视为防止主伞失灵的兜底保障。“崇尚挑战,不忽视安全”是众多极限运动者的信条。

  然而,极限运动的性质决定了,它就是与平常人眼中的安全相碰撞的。安全措施只能化解已知的风险,却无法完全避免未知的危险。风险系数极高的徒手攀岩运动,据说死亡率高达50%,运动者受伤甚至死亡似乎只是时间问题。在翼装飞行运动中,即便飞行员熟练掌握技能,也准备了充分的防护,也会面临气流、环境等难以预测的危险。2017年,加拿大翼装飞行员格雷厄姆·迪金森就不幸在张家界天门山景区摔亡。

  刘某失联以后,有人批评她当时没有携带GPS、手机等设备。但也有跳伞爱好者提出,“常规的翼装飞行并不会携带GPS,极个别时候携带GPS也主要用来记录飞行轨迹和调率,且不是定位GPS”。作为一名相对资深且在圈内受认可的翼装飞行员,刘某不应该不明白必要的安全措施。事发以后,反思安全保障措施是否到位当然必要,但最根本的办法,就是对每一次参与保持敬畏。

  说到底,最“安全”的做法恐怕就是不参加此类运动。这不是说要完全限制极限运动的发展,而是要强调,只有维持风险度高的极限运动的“小众性”,才能在社会层面控制风险、减少伤害。

  在人类试图攀登地球最高峰的历史上,英国登山家乔治·马洛里是一位勇敢的先驱。他生前在回答记者“为何想要攀登珠穆朗玛峰”的提问时,留下了“因为山就在那里”的名句。明知危险还奋不顾身地向前,是极限运动的魅力,也是极限运动的魔咒。

  极限运动爱好者的勇气与毅力令人钦佩,但对于公众而言,始终要认清这终究是少数人有能力尝试的运动领域。毫不夸张地说,极个别勇于挑战极限的运动者,仿佛签署了一份与死神的赌约。树立安全意识、熟练掌握技能,固然是从事极限运动的基础条件,但更重要的是,充分认识风险,准确评估自己和家人承受风险的能力,尽量留有一份补偿性的保障,不要在遗憾发生后才追悔莫及。

  对于极限运动来说,安全是相对的,风险则是绝对的。负责任的极限运动者,会把风险控制在自己能够控制的最小范围内,尽力减少对他人带来的影响。而对于各方面还没有做好充分准备的普通人来说,与其迫不及待地心向往之,不如学会在远方欣赏,对人类拓展运动边界的每一分汗水与鲜血持以谨慎的敬意。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责任编辑:王卫)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