碗窑村:一只土碗的前世今生

2020年04月23日   作者:




  记者 郑理致 文/摄

  柯城区沟溪乡碗窑村,一个特别的村子。该村因土碗兴而兴,因土碗衰而衰,这只土碗,曾经一度“风光无限”,尔后几近销声匿迹。如今,这只土碗又与沟溪乡余东村的农民画结缘,开始了一段新的“风光旅程”。

  4月20日下午,记者走进碗窑村一间由旧校舍改造的陶瓷作坊,4位老人正仔细打磨刚刚烧制好的汤勺。一旁的货架上,还摆放着上百只半成品汤勺。

  “怎么光做勺子呀?”记者好奇地问。“这段时间不都在推广公勺公筷吗?我们正在赶订单。”68岁的老师傅曾三满抬起头笑着说。

  货架上的半成品公勺和茶杯

  一只土碗分出两个村

  陶瓷作坊隶属于衢州土碗社陶瓷文化有限公司(由沟溪乡乡贤、碗窑村村集体合股成立)。公司负责后勤业务的罗根土,今年65岁,是地地道道的碗窑村人。说起土碗,罗根土如数家珍。

  罗根土告诉记者,碗窑村土碗源远流长。据《碗窑碗东村志》记载,明末清初,因避战乱,蔡、罗、曾、巫等祖先从福建汀州府连城县迁入,见此地水、土(瓷矿土)、柴兼备,遂在大俱源溪与小沟源溪汇聚的一处盆地上定居,拓荒伐木,筑坝引水,建窑制瓷,因此叫作碗窑。清中后期鼎盛时,碗窑共有6条39仓拾级窑,粉瓷矿土水碓5座,作坊工棚100多间,车头近百个。三百余年来,碗窑烧制土碗的烟火延绵不绝。

  “村民因为会做碗这门手艺,哪怕在战乱年代,碗窑村民的小日子也比别处要好过一些。”罗根土说。1962年,县里把碗窑村民分成两类:有做碗手艺的,擅长耕田种地的。县里希望会做碗的村民发挥特长,组织了一个土碗社专职做碗,其他村民则成立农业社,专门从事农业生产。

  “有的一家两兄弟,老大会做碗,老二能种田,于是老大就分在土碗社,老二就分在农业社。”罗根土说,土碗社和农业社就成了现在的碗窑村和碗东村。追根溯源,碗窑村和碗东村原本是一个村,也是“一家人”。

  一只土碗火遍整个县

  “当年,我们土碗社人的粮油食品等,由国家供应,和城里居民的待遇是一样的。工人每个月有三四十块工资,周围农民都羡慕不已。”罗根土说。

  师傅们在赶制公勺

  土碗社红火的那个年代,大家总觉得有干不完的活,使不完的劲。因为产品总是供不应求,而且不仅土碗市场需求量大,连土碗社顺便做出来的砂锅、油灯、烛台等产品,也都很抢手。

  “土碗社最风光的时候,烧制出的土碗,卖遍了衢县的每个角落,甚至通过航埠码头的船只和汽车、火车,把土碗销到了更远的地方。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到六十年代中后期,是我们土碗社最辉煌的时期。那个时候,全年要产碗360万只,相当于每天要做出近万只土碗。”对当年土碗社的辉煌历史,罗根土津津乐道。

  一只土碗曾经的落寞

  “大家都没想到,一度那么红火的土碗社,后来居然衰落了。”罗根土说,随着时代的发展和老百姓生活水平的提高,大家对生活用品的要求也高了。由于土碗工艺和产能滞后,渐渐跟不上市场需求的步伐了。

  罗根土介绍土碗社昔日出产的油灯台和土碗

  当时衢县另建了陶瓷厂,新建的厂子坐落于市区,地理位置优越,设备、技术都比较先进。“他们做出来的东西,确实比我们土窑产品的质量要好,所以我们的土碗产品渐渐被淘汰,上世纪六十年代末,企业到了半倒闭状态。”罗根土说,政府对土碗社的员工还是很关心的,1969年派人到村里招工,从15岁到30多岁的土碗社员工,不限男女,只要自己愿意出去工作,都被安排进了当时衢县的各个企业。招工解决了土碗社员工的就业困境,但也让碗窑村的碗窑停工了40多年。

  “现在,村里做碗手艺好的老师傅,大多80岁光景了,做不动了,年轻人又不太愿意学,我们这些六七十岁的人,就成了做碗的主力了。”曾三满老师傅有些落寞地说。

  一只土碗的凤凰涅槃

  近年来,随着乡村振兴战略的持续推进,不少碗窑村人希望重新“复活”土碗产业。2018年,在外闯荡创业多年且事业有成的乡贤巫开益,怀揣着“土碗情结”参与土碗产业复兴、改进工艺等对接活动,沟溪乡政府也很支持,协助购置了一个电窑、两个气窑,碗窑村的土碗,再次回到了人们的视线中。

  余东村农民画和土碗社的“联名款”茶杯

  政府推出的一次性纸杯禁令,使商业嗅觉敏锐的巫开益找到了土碗复活的契机,他舍弃了土碗为主要产品的创业思路,主产具有乡村文化韵味的茶杯。

  乡村文化韵味如何体现?沟溪乡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碗窑村的隔壁村,就是颇具名气的“农民画村”余东村。土碗社联合余东村农民画家,推出了“联名款”,把农民画搬到了茶杯上。

  2018年12月7日,第一炉200余件农民画手绘瓷杯烧制成功。瓷器上面的图案都是余东村农民画家们手绘上去的,农民画与陶瓷两种民间艺术完美结合,原本单调的茶杯显得古朴典雅,成为既实用又好看的艺术品。这一乡土元素浓厚的瓷杯一面世,立即供不应求。碗窑村的土碗,终于凤凰涅槃了。

  一只土碗的希望之门

  “现在,来我们这里订制茶杯的单位、企业不少,我们都感到土碗社大有希望。当然,这个希望的根基是一只土碗奠定的,是这只土碗为我们开启了希望之门。”罗根土说,如今,土碗社正抓住时机,积极与单位、企业、行业协会等合作,加强产品推广力度。

  也是天助有心人。今年,我市分餐进食、使用公勺公筷的氛围愈发浓厚,推广力度不断加大,这也给土碗社带来了新的商机。记者看到,土碗社的公勺,纯手工制成,勺身光滑,以毛笔字体题着“土碗社公勺”5个字,拙朴而不失典雅。

  “我们一天能生产四五百只公勺,完全能满足客户需求。”罗根土说,4月20日这天,土碗社的两位老师傅和两位临时雇佣的农村妇女,就做出了400多只公勺。从3月份至今,土碗社已经收到40多家机关企事业单位近八千只公勺的订单,销售额已超10万元。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