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英雄,更要让英雄少牺牲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2020-04-10 09:41

任然

截至4月2日12时01分,四川省凉山州西昌市经久乡森林火灾明火终于被扑灭,转入清烟点、守余火、严防死灰复燃等工作。此次火灾共造成19名人员牺牲,其中包括18名扑火队队员和1名向导。目前,相关单位已为19名牺牲人员启动烈士申报程序。

2019年3月31日,四川凉山发生森林火灾,31名森林消防队员和地方干部群众在扑火行动中牺牲;一年后的同一天、同一个地方,又有18名地方扑火队员和1名当地向导不幸遇难。没有什么比年轻生命的突然消逝更让人心痛。如果有,那就是“踏进同一条河流”的悲剧。

毋庸置疑,这些牺牲人员是和平时代的英雄,他们配得上社会的称颂与荣誉。但是,纪念、褒扬英雄,并不等于歌颂、鼓励牺牲。对牺牲英雄的最好纪念,应该是在事件发生后,切实反思如何减少牺牲。

四川省凉山州森林覆盖率高、地形陡峭、气候相对干燥,森林火险级别高,扑火难度也大,再考虑到此次火灾靠近城区,当地对火灾扑救的重视以及扑火本身的巨大风险,是应该被客观看到的。但就目前公开的信息看,当地在山火处置以及背后的防火、救火体系建设上,是否真正做到了最大限度减少人员伤亡,的确值得反思。

根据媒体报道,这支官方通报中的“专业扑火队”,成员主要由普通农民、民兵等构成,刚成立3个月便被派往森林火灾一线。有专家称,半专业扑火队受制于培训和装备,缺乏应对大型火灾的能力,其职责应是巡护防火“打小火”,在战时承担二线任务,而不是上一线。就此来说,派这样的半专业扑火队员上一线,是否属于指挥不当,理当有科学的调查结论,并据此追究相关责任。另外,当地连续两年发生如此重大伤亡事件,是否暴露了当地消防队伍职业化建设上的不足,反省、改进也不能再怠慢。

2018年10月,公安消防部队移交应急管理部,开启了中国消防员职业化改革的大幕,这给消防力量职业化、专业化带来的增益,对凉山这类高火险级别地区尤其重要。但同时,改革过程中是否存在衔接不畅,导致消防力量短期内补给不足,从而为这样的群体性牺牲埋下隐患,也是改革推进中必须有所审视的地方。凉山属于防火、救火责任最大的地区之一,更应该在这方面尽快实现过渡,并加快充实消防职业化队伍,提升防火、救火的专业性水平。

需要注意的是,凉山防火、救火责任大、任务重,但由于当地在经济发展上的相对落后,当地的消防能力提升,必须有超越地方层面的充足投入。尤其是在经历两次惨重的教训后,对防火和救火层面的消防资源投入,更应该获得更多的外部保障。

森林火灾属于所有火灾类型中扑救难度和复杂性最高的之一,至今依然可以说是世界性难题。一方面,这种高难度和复杂性,要求我们应继续提升山火处置的专业性和能力。但另一方面,也更有必要正视其中的风险,在处置措施的安排上,对消防人员生命安全的保障有更多倾斜。

山火无情,关键时刻,社会需要英雄挺身而出,消防工作中的风险乃至牺牲,也很难完全避免。但正因为风险高,就更需要对他们的生命有更多务实保障。事实上,在经历了数次类似的消防员大规模伤亡事件后,此次缅怀消防员们的评论也渐渐从夸赞“最美逆行”,变成了“一定先保障好消防员的人身安全”。社会在生命价值上的这种共识转变,理当同步体现到消防理念的“进化”中去。

英雄,首先是人,他们的生命同样可贵。对于逝去的英雄的纪念,更需要的是反思反省——如何让更多的英雄,无需付出生命的代价。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责任编辑:吾献红)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