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着花香去寻春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2020-04-09 09:07

  王颖

  窗子半开着,花香恣意,几片浅绯色的花瓣轻轻飘了进来。

  我踏着花香去寻它。

  旷野上,一树桃花晕染了苍蓝的天,微曦中在风里烂漫。春天正好,泥土翻新,树旁的许多生命都已从酣睡中醒来,几点可爱的嫩绿拥簇于树下。刚醒的世界,如同被雨打过,沥去了烟尘,透着一股舒服的微凉。

  我站在树下看着花,花静静看着我。它的枝干曲折上延,仿佛在努力伸手够天边软绵的云。风俏皮地一吹,云就四下散了,又是一场落空的期待。说不上来桃花究竟是什么颜色的,绛,太过于深沉;丹,更显庄重;彤,仿佛也不合适。桃红,似乎较为妥帖,却又觉得只是一种感觉,来形容桃花太浅淡了。若把桃花收进画里,油画能盛下它的纷繁之美,但又不免破坏它的娇柔温婉,也许只有水彩可以让花色流动,溢出生命的畅然。

  人生路上不乏绚烂的风景,然而多少人只是感慨几许,又匆匆地负上行囊。梨花如雪,杏雨绵绵,走近了,才发觉每盏花是各异的,每场雨是不同的,如同每一段的行旅。

  这棵树很大,我爬到树上安静地躺入花丛里,花香轻拂,阳光哄我入睡,暖烘烘的。一觉醒来睁着眼,心却仍沉浸在梦里。这时,风一贯而过,唤醒了我,远处几个五六岁的孩童,正傻傻地捉柳花,我一不小心咯咯地笑出了声,又落了一溪的桃花。放慢脚步的风,栖在我的身旁,时光静静地流淌着,这样就很美好。

  可惜,岁月从来都不是平静如水的,很多猝不及防的事,总会突然闯进我们的生活里。记得小时候,每当如此,我就把秘密挨个塞进花骨朵,盯着它们老实的脸,一本正经地恐吓它们:不许给我讲出去。

  残碎的记忆被几声鸟唤惊扰,一只灰鸟在花丛里流连,它一遍遍,从这头飞向那头,寻着去年那朵桃花的身影。可它不知道,去年的一场花雨,一树绯红的雨珠滴落,跌进了潺潺流水中,一个急浪袭来,又化作浅舟随水而逝。也许因为我没有羽毛,我说了真相,它却不肯相信。

  谁又能像风一样呢,拂过万水千山,穿过时间的骨缝,一切如初。这股春风还是去年的那股春风,沾上了泥土,染上了风尘,就在石头压着的泉水中,洗净劳顿和苦闷,洗去凡尘。

  恍然间,漫野的绿渐渐褪去,荒野之景慢慢地裸露。身边的桃花收拢了花瓣,越来越小,变成了芽,变成了一个点。我跳下树,跑到溪水旁,拨开一层层水波。水,回荡着寂寥。青灰色的石板底晃动着空洞的黑影,水里自己的倒影熟悉而陌生。

  春天,它把自己揉进了花里;花散了,春去哪儿了?

  无风无云,刚刚是梦,还是现在的我陷在了另一个梦里。阳光倾囊入水,破碎的波光分外柔美。

  (作者系江山中学高二学生)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责任编辑:吴红梅)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