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义乌不停留,夜半时分“放光明” ——清明时节追忆谢高华同志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2020-04-05 07:55

  讲述:杨典喜

  最近,我在整理打算捐赠给市档案馆的书籍和证书、奖状时,意外发现一张“抗非典”荣誉证书,我的思绪一下子被拉回到2003年的一天。

  那天,谢高华来到市老年书画研究会,将一封信函交给我,我一看,是《世界经济论坛》杂志社等单位的邀请函,邀他参与“抗击非典,众志成城——当代著名书画家绘制百米长卷”活动。

  

  谢高华在练书法(资料图片 )记者 王飞 摄 

  当时,谢书记(我对于他习惯的称呼)说:“老杨,我们都是共产党员,在这特殊时期应该有所行动。这样吧,你画一张国画,我写一张不上路的书法,快速给他们寄去吧。”——其实,当时谢书记的书法已经小有名气了。

  翌日,我画了张红梅图,并写了一首诗,邮寄去了。未几,就收到这张荣誉证书。

  我相信谢老也收到了同样的荣誉证书。

  清明时节雨纷纷。由此,我垂泪忆起这位“改革先锋”“最美奋斗者”一些鲜为人知的小故事。

  难忘东阳之行

  上世纪90年代初,退休了的我和谢老都参加了市老年书画研究会,他是顾问,我是主持日常工作的常务副秘书长。

  1993年的一天,谢老对我说:“老杨,带你到东阳等地走走看看好吗?你是我们衢州文化界、文艺界的老同志,现在又在主持市书画研究会的日常工作,有必要出去见见世面、开开眼界……”

  这一计划很快成行。我们参观了闻名遐迩的东阳木雕厂、卢宅古建筑、著名农民科研者张彦考试验田等等,还参观了著名的“花园农商贸集团”。谢老还与集团领导卢锦良畅谈了创办企业的经验。

  此外,谢老还邀请了当地许多书画爱好者举行现场笔会,交流开展书画活动经验。这是一次学习、切磋交流的好机会,谢老特意交代我,要尽量满足当地书画爱好者的要求,现场书画实践有好处。我当然乐意。

  谢高华书法作品(资料图片) 记者 王飞 摄

  就这样,在“花园集团”三天,我们参加了多场笔会。有时,我晚餐以后还在绘画,实在来不及的,回家画好后再给有关人士寄去,反响甚好。这些对我提高绘画技艺,对日后研究会举办笔会、开展书画活动等,都很有益处。

  准备离开东阳的那天早上,东阳市有关领导为谢老和我各备了一份礼品:一件东阳土织的老布衫,一套栽培盆景用的小工具,说:“老书记,我知道高档礼品您是不会收的,这两样东阳自产的小东西或许您会有用的,您老不会拒绝吧?”

  谢老一见,说:“嗯,穿上东阳人自织的老土布衫,我会向衢州人宣传东阳人勤俭朴实、艰苦创业的好民风;有了这套栽培盆景的小工具,我会更好栽培出优良品种的兰花,从衢州打出去!”

  “我知道,谢老您喜爱兰花,还是衢州兰花协会的名誉会长呢!”一位领导说。

  就这样,我们收下了小礼品,收下了主人的美意,再三道谢后,离开了东阳。

  到了义乌近郊,谢书记说:“义乌我们就不停留啦……”

  义乌小商品市场当时已是闻名省内外,甚至在全国“独占鳌头”了。我和司机都理解谢老的用意,不想打扰市场的经营者和百姓,我们便悄悄地越过稠城直奔衢州回来了。

  《春到千湖》的遗憾

  有一天,谢老来到我家,说想看看现代戏《春到千湖》的剧本。

  我为难地说:“谢书记,我原来是有一本,是此剧的编剧、开化的方葆元同志给我的,可惜在‘文革’中被红卫兵抄家没收去了……”

  我对谢老说,“我知道,这个剧本是以谢老您为原型,描写您当年任杜泽区委书记时,带领群众开发白水畈,战天斗地、艰苦创业的故事。”

  谢老听了,一挥手,打断我的话说:“不能这么说,那是人民的创造,百姓的愿望,我不过出出点子,和农民一起耕耘几块田而已……”

  上世纪60 年代初,谢高华(左一)带领干部、社员改造衢县东塘畈低产田劳动归来。资料图片(图文无关)

  “有些情节很生动,至今我还能清晰地记得,”我接过谢老的话说,“您还是艺术原型呢!在戏中,您扶着犁耙,驾着一头大水牛,在一块杂草丛生的水田里耕耘。突然,大水牛陷进泥潭中不能自拔,您也半身陷进去,惊得农民们大呼‘谢书记,谢书记’……村民们听到,立即背了两块大门板、两根粗木棍以及绳索急匆匆地赶到,将门板搁在大水牛身两边,四个壮汉用绳索和木棍将牛牢牢捆扎住,硬是把大水牛抬起,您也同时被拉上木板……”

  “哈哈哈……”谢老笑着说,“那是遥远的陈年旧事了,不值得一提喽!我现在想找到这个剧本,按照新的时代要求再修改、加工一下……”

  事后,我几经周折也没能找到这部剧本。后来才了解到,《春到千湖》当时被当作是“走资派”策划出来的大毒草,早已烧毁。谢老得知后,长叹了一声:“可惜,遗憾呀!”

  那天,我去谢书记家,看他手上拿着一份《衢州日报》和《衢州晚报》,对我说:“老杨,快来看,这两张报纸……”

  我接过报纸,看到两张报纸的头版头条都刊着大大的红字:“奔跑吧!我的衢州!”

  特大的标题字,发出振聋发聩的呼唤力。

  谢老感慨地说:“衢州,是到了该用重拳敲打一下的时候喽!”

  这时,我才领悟到,谢老为什么要看《春到千湖》的剧本,就是想对这个剧本再度修改并演出,唤起衢州人民的自发力和创业、创新的精神力量,从而加快步伐,赶上先进地区。

  文艺界人士的良师益友

  2000年春节,市文联为我举办了“七旬画展”。

  在举办展览的前些时间,谢老找到了我,说:“老杨,‘迎香港回归’四人(政协主席吴海松、办公室主任傅春龄、文史委员会主任潘玉光和我)书画展开得很成功,这次,你一个人办‘七旬画展’,有什么困难吗?”

  我知道,谢书记又在关心我的事情了。我直率地说:“文联领导看过主要作品后,都点头通过了,就是经费还缺一点,要付裱画费、接待费……”

 “我有数了,举办书画展览,这是社会文化公益活动,我想点办法……”谢老说着就走了。未几,谢老邀来一位企业老板,在文联让我现场为这位老板作了一幅四尺整宣的国画《红梅》,对方当场拍板认购一万元。翌日早上,谢书记亲手把这笔钱交到我手里。当时,我感动得手都发抖了!

  有了这笔钱,加上有关单位再帮助一点,我这个画展顺利开幕了。开幕式上,谢书记和夫人盛忠英一幅一幅地仔细欣赏。谢老在一幅《铁面御史》前看了又看,对我说:“这幅画我要了。”他马上从袋里拿出一千元钱交给我,我坚决不收,说:“谢书记,您看中我的画是我的光荣,是对我的支持,再说您又帮我……”

  “不要说了。这是你的劳动成果,钱一定要收下。”

  盛忠英也帮着说:“老杨,你是了解他脾气的,钱你就收下吧!”我再三不收,谢老非得把钱塞进我的口袋里不可。

  展览期间,市内外的亲朋好友、观众、学生,一批又一批地来到文联展厅参观。不少中学生拿出本子说:“老爷爷,您给我签个名吧?”有的小学生说:“老爷爷,您能否教我画画?”我顿觉阵阵暖流在心中流淌。

  为表示感谢,展后,我拿着《铁面御史》国画,又带了一瓶已珍藏了十多年的茅台酒,来到谢老家。此时,谢老正好准备上“工地”。他说,“老杨,画我收下,茅台酒带回去你自己喝。”说完,谢老便匆匆走了。

  谢老真如毛主席所说的,是“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我感到,他真的是我们的良师益友,从而更加崇敬他。

  “大放光明”与谢体书法

  谢老是个勤奋好学、刻苦努力的人。他的书架上堆满了各种政治经济书籍和名人著作。他在家没有空闲时间,不是读书便是习字。谢老记忆力特强,思维敏捷、善悟善解。谈起读书,他说,“我还真感谢十年关‘牛棚’时间,让我读了《资本论》《共产党宣言》,列宁、毛泽东、刘少奇等伟人的著作。”

  有一天,我到谢老家玩,市政协吴海松主席也在。谢老正在滔滔不绝地谈“赵匡胤陈桥兵变黄袍加身”的故事,他说:“这些都是为了‘权’‘利’二字,我都能领会,就是传统文化中的‘三阳开泰’,怎么后来又成了‘三羊开泰’了呢?”

  这时,吴老笑着说:“‘领头羊’来了,叫他说说吧!”我知道,吴老为什么叫我领头羊——我们三人是同年,都属羊。我是正月生的,叫春羊;吴海松是夏天生的,叫夏羊;谢老是12月生的,叫冬羊。月份我最大,所以,只要我们三人在一起,吴海松就会寻我开心,叫我“领头羊”。

  “那么,就说说我们三头羊在书画研究会里怎样开‘泰’吧?”谢老提议。

  吴海松指指书桌上的笔墨宣纸说:“老谢,你不是已经在努力开‘泰’了吗?”

  吴海松的书法当时在衢城已小有名气了。他将沙发旁成堆的宣纸书法翻看了一番,觉得不甚满意,便直率地说:“老谢,学习书法还得从临帖入手,俗话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

  谢老不以为然地说:“我是农民出身的大老粗,喜欢‘三锄头一坯’,拿起笔挥去挥去……”

  吴老哈哈笑着说:“那么,你这样挥去挥去,就能创新出一种‘谢体书法’喽?”

  谢老不服输地说:“我不管叫‘谢体’也好,没体也罢,我是‘乌龟掼石塔——硬碰硬’,乐于硬碰书法这块硬石塔……”

  接着,谢老站起来,“啪啪啪”把客厅里所有电灯都打开来。吴老不解地问:“老谢,一盏电灯就可以了,为何要全打开呢?”谢老说:“我这个人喜欢光明,这就叫大放光明!”

  这时,谢老的老伴说:“他这人,真拿他没办法,每天晚上十一二点才回家,都要‘大放光明’,怎么说都没用,一直写呀、涂呀,要到凌晨两三点钟才上床。烟灰缸里、地上,积满了香烟头、烟灰……”

  当时的谢老是瘦杆铁骨,精气神都很盛旺。

  “忠英,你就依着他吧。”吴老说罢,起身对我说,“‘领头羊’,时候不早了,我们好走喽,别打扰老谢‘大放光明’……”

  在嘻嘻哈哈中,谢老把我们送出了门。

  功夫不负有心人。谢高华坚持“乌龟掼石塔”的精神,几年下来他的书法有长足的进展。市里凡举办大的展览,他都积极参加,他的口头禅是“重在参与,不与人攀比”。

  谢老参展的作品,人们老远一看就知道是“谢体书法”:既不同于院校出来的书家作品,有十足的书气、儒气;又不同于临帖成就的书家作品,规范、工整,而是特有一种质朴、豪放、刚正、有力的强度感。

  我记下这些闪闪发光的小故事,因为它们和那些惊天地、泣鬼神的“大故事”合在一起,更能全方位地反映谢高华同志一生做人、做事的个性和习惯,人们从中可以深深地感到他不愧是优秀共产党员,不愧于“改革先锋”“最美奋斗者”的光荣称号!

  谢高华,三衢大地的骄傲,三衢儿女中的杰出人物!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责任编辑:王卫)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