晒家训 传家风295 | “最美家庭”的抗疫故事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2020-03-30 09:51

  见习记者 赵凯怡 通讯员 郑劼

  郑海顺和妻子徐苏豪

  郑海顺家庭的家风家训:正直、善良、助人为乐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开化县音坑乡下底本村的郑海顺一家,全家人都投入这场抗疫大战中。疫情期间,身为邮递员的郑海顺始终坚守岗位,从未间断过投递工作;妻子徐苏豪是一名网格员,她戴起红袖套,做起卡点执勤等工作;女儿郑惠之是衢州市派出的第三批驰援武汉的医疗队队员之一;正在上大学的儿子郑捷文,帮父亲送起了快递。

  近日,郑海顺一家荣获2020年衢州市第一季度“最美家庭”称号。3月15日,郑海顺向记者分享了他们家的抗疫故事。

  丈夫: 始终坚守岗位,从未间断投递工作

  53岁的郑海顺是开化县邮政分公司的一名乡邮投递员,主要负责25个自然村的包裹、报刊以及信件等的投递工作。

  “我是从正月初二开始正常上班的,一直没休息过。”郑海顺说,每天早上7点左右,他就开始工作,先把快递按照不同的派送地进行归类,再装车,然后派送,“快递多的时候一天有200多件,少的时候也有100多件。”为了把这些快递早一点送到收件人手中,郑海顺解决午饭的方式也比较随意,有时候自己带点饭、有时候吃点泡面,在车上吃完之后,继续投递。

  受疫情影响,个别村庄可以暂时不予投递,但包裹里如果是医疗防护用品,郑海顺就会照常派送,“这些都是收件人特别需要、等着用的东西,能送达一定要送达。”

  有一回,郑海顺接到一个电话,“师傅,我知道我们这里不方便投递,但是我的快递是口罩,能不能麻烦你帮我送到卡点?”“可以的,没问题。”郑海顺爽快地答应了。随后,郑海顺将口罩送到指定卡点,并给对方打电话,“谢谢,真的麻烦你了。”在电话的那头,对方一个劲儿地道谢。

  “每次收件人收到快递,我就会觉得很踏实。” 郑海顺说。

  妻子: 每天至少要在卡点执勤5个多小时

  郑海顺的妻子徐苏豪是下底本村的一名专职网格员,也是一名党员。连日来,她一直在村里奔波,做着卡点执勤、人员排查以及上门宣传等工作。

  在卡点执勤的时候,徐苏豪每天至少要站5个多小时,其间,她认真登记所有来往人员、车辆信息,耐心劝返外来人员。那段时间比较冷,徐苏豪还会“站”出一身汗,“挺辛苦的,但是我觉得这么做有意义,值得!”

  徐苏豪说了一件印象深刻的事情。正月初一晚上,村民王师傅(化名)的女儿女婿正在从外地回来探亲的路上。“我知道以后很着急,赶紧到他家里劝说。”

  “现在疫情那么严重,你赶紧叫他们别回来。”徐苏豪劝道。

  “孩子们回来探亲而已,你们做得太过分、太出格了吧。”王师傅十分不理解,语气也比较生硬。

  “你的孩子回来也是有风险的,不回来,是对自己负责,也是对我们大家负责呀。我知道你想孩子,但现在情况特殊,安全第一啊……”徐苏豪耐心地劝道,“跟你女儿女婿说说,他们肯定会理解的。”

  “你说的有道理,刚刚是我太急了。”听了徐苏豪的话,王师傅慢慢平静下来,“我这就去跟他们打电话。”

  得知王师傅的女儿女婿原路返回后,徐苏豪松了一口气,“这件事之后,王师傅还主动帮我们一起劝返外来人员呢。”

  郑惠之在武汉照顾病人

  女儿: 驰援武汉的“白衣天使”

  郑海顺的女儿郑惠之今年26岁,是柯城区人民医院急诊科的一名护士。2月9日,郑惠之得知支援武汉抗疫的号召,她第一时间报了名,“说实话,我当时还是有点害怕的,但是作为一名医务人员,治病救人是我的责任和义务,这份信念战胜了心中的害怕。”

  到武汉后,郑惠之一天工作大概6个小时,她要给病人测体温、心率、血压、血氧饱和度、发放口服药……“因为要穿防护服,所以我上班前一口水也不敢喝。”郑惠之说,“比如我今天早上7点要上班,那么我从前一天晚上开始就不喝水。实在渴就舔舔嘴唇,给自己打打气,现在,我也慢慢适应了。”

  那段时间,虽然很辛苦,但每当听到一句“谢谢你们,你们辛苦了”,郑惠之就会感到“元气满满”。“有时候,我们早上6点就要给患者测体温,他们很多人都正在睡觉,但是我把他们叫醒时,他们从来没有过不耐烦的情绪,都非常配合我,对我说谢谢。”

  郑惠之每天都会抽空和父母视频聊天,“我知道妈妈偷偷掉过好几次眼泪,但视频的时候,她总是提醒我做好防护、鼓励我好好工作。他们一直教育我和弟弟,要做一个正直、善良、乐于助人的人。” 受父母影响,郑惠之从小就希望成为一名“白衣天使”,所以后来她选择了护理这个专业。

  “其实,女儿支援武汉,我们肯定是担心的,但是既然去了,就要好好做。”郑海顺和徐苏豪说,“我们在家里等她早日归来!”

  儿子:上午上网课,下午帮父亲送快递

  郑惠之的弟弟郑捷文正在读大学,他也打心眼里佩服姐姐的举动。放假在家的他,会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从年前开始,郑捷文主动帮父亲送起了快递,把快递归类、装车、投递……“送快递实在太辛苦,我和我爸一起做,他也能轻松一些。”郑捷文说,“快递里有很多医疗防护用品,我也希望这些物品能早一点送到收件人手里。”

  “他这段时间上午上网课,下午会来帮我一起送快递,我们两人送,效率高了很多,我也轻松很多。”郑海顺说,“两个孩子都很懂事,这让我们很欣慰。”

  本文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责任编辑:王卫)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