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趋缓, 打响更重要的心理战“疫”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2020-03-30 09:49

  记者 徐聪琳

  疫情必然会消散,生活终将回到正轨,但是,心理防线仍然不能松懈。在疫情不同阶段,我市24小时“12320心理援助热线”来电中,聚焦的问题重点也有所不同:疫情初始阶段,以情绪问题(焦虑、恐惧、抑郁、愤怒等)、失眠、疫情信息咨询等为主;近期,则以家庭亲子关系、复工复学防护问题等为多。

  本期《心理公开课》,记者连线心理专家,与你一起解读疫情趋缓时期,如何打响更重要的心理战“疫”。

  奔赴下一场更重要的心理战“疫”

  “疫情过去后,部分患者及其家属、病亡者家属,仍陷于痛苦、恐惧、抑郁的状态无法自愈。因个人对灾难事件的反应时间有所差异,部分一线工作人员因为防御机制、否认回避等,心理问题还没有发作,大概会在3个月至半年后慢慢地显现出来。”郑利锋说,因此,接下来较长一段时间,仍需充分发挥心理战“疫”的作用,继续做好市民的心理疏导工作。

  今年的这一场疫情,考验的是整个社会对应对危机事件的联动和心理免疫力。

  令人欣慰的是,疫情发生后,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都极为重视这场“心理抗疫”,且将心理危机干预纳入疫情防控整体部署,建立心理援助通道,为需要帮助的民众提供了及时有效的心理支持和疏导服务,让公众情绪的释放有了出口。

  “都说心理援助是狙击疫情的第二道防线,当驰援武汉的医护人员返程后,我们也开始面临下一场更重要的心理战‘疫’了。”郑利锋介绍,心理卫生团队已经考虑到了一些可能的心理危机事件,例如,对疫情的不断回想,对人群密集的地方恐惧等等,并对此做出应对预案。

  值得欣慰的是,普通民众越来越关注自身心理健康,主动求助的意识有所增强。

  随着疫情趋缓,目前各地正紧张有序地开展复工复产。

  有人致电12320,表示自己似乎已经适应了宅家防疫的生活,要离开舒适圈回归工作学习时,很难找到状态。那么问题来了,面对复工复产,产生焦虑情绪时,应该怎么做,才能顺利走出舒适圈呢?

  首先是要告别休假模式。

  在恢复工作前一周,让自己每天做一些跟工作相关的事情,提前做好回归工作的准备。同时,多想想工作之后能收获什么,比如经济收入、技能提升等,这样有助于缓解消极心理,提升心理舒适度。

  其次,可以梳理复工复产要面临的挑战和困难。

  看看自己害怕面对的是工作难度,还是人际压力,或者是其他别的问题,接着思考要如何应对。将事情梳理清楚,能够缓解想像中的恐惧。然后,分解复工复产后的工作任务。例如,可以用列表的方式,将工作任务一条条列出。再将有难度的工作,一步步分解,分解到自己认为有能力解决为止。

  再次,要相信自己的适应能力和应对能力,允许和接纳自己的焦虑。事实上,带着适中程度的焦虑去工作学习,效率更高。

  心理热线,一支“社会情绪”的温度计

  郑利锋打开一张表格,上面记录了1月底疫情暴发后至3月23日,12320心理援助热线来电接听的情况。两个月来,心理援助团队通过电话、QQ接访求助者500余人。其中,与疫情相关的来电有316通,咨询问题340个。

  12320的援助对象,包括二级人群:密切接触者、疑似患者、发热人群;三级人群:患者及医务人员家属、参与疫情应对的后方救援人员(社区干部、志愿者等);四级人群:易感人群(收银员、配送人员、老年人、孕产妇等);疫区群众(居民、学生、家长等)。一级人群为新冠肺炎患者、抗疫一线医务人员,目前,没有一例求助者明确表示自己为新冠肺炎患者或是职业为医护人员。

  除了健康的求助者之外,本身就有精神心理类疾病,比如患有抑郁症和焦虑症的人,也在疫情期间开始频繁求助。有些患者以前吃过药好了,可是身体会记得这些感受和创伤,当与疫情相关的重大事情发生的时候,这些基础疾病会被重新唤起,被激活。他们也成了更为易感的人群,应该得到关注。

  与此同时,12320心理热线就像一支温度计,每个阶段求助者的焦点根据疫情发展走向不断发生变化,透过求助内容,我们能看到社会情绪在不同阶段的转变。

  “疫情初期,我们接到的电话,大多来自个体的焦虑、恐慌,多伴失眠、多梦、心慌、食欲不振等躯体化症状。”郑利锋说,很多普通人面对疫情,最开始是观望,进而一旦自己有任何不适,都会往症状里套,而心理性的应激反应会导致生理性的应激反应。有一段时间里,“疑冠”(怀疑自己得了新冠肺炎)的人变多。“我们村庄上有人被隔离了,我担心会不会被病毒传染?”一名返乡年轻人给12320热线打来电话,自称感到慌张,不敢出门,晚上也睡不好——于是,他把自己隔离起来。

  疫情中期,随着政府协调和统筹力度的增强,防控形势趋于平稳,公众情绪慢慢平复下来,来电以长期关在家里憋闷后引发家庭矛盾冲突为主。其中以两性关系,中年人与父母、与孩子的亲子关系矛盾冲突为主。例如“被迫”出门买菜的男人,如何劝说父母戴口罩?家中“神兽”(指孩子)怎么还不开学……这些引起社会热议的话题,在12320热线中也会以矛盾冲突的形式呈现出来。

  疫情后期,求助则以职场焦虑较多,民众对工作、生存、金钱收入方面的压力较大,焦虑情绪明显。有人打电话来,坦言怕接触外地来的复工复产人群。还有一位退休在家的母亲向接线员倾诉,子女复工了,不知道在外面会不会有感染疫情的风险,所以她在家严阵以待,“我要求孩子下班回来,在家门口两米的‘污染区’就换衣服、鞋子。”这位母亲一天要把家里消毒好几回,她说自己很痛苦,但控制不住。

  此外,根据后台统计,起初,向12320心理援助热线求助的人90%是女性,女性的倾诉欲强一些,也比男性更善于求助,男性可能更会隐藏自己,尤其不太善于表达自己脆弱的部分。但这个数据在不断变化,男性求助者明显多起来。到现在,男女比例已经接近4:1。求助者的年龄层是中间高、两头尖,30岁到50岁的人群占多数。中间年龄层的求助者,要承担的东西会更多一些。他们是家庭收入的主要来源,当收支平衡被打破,肯定会有一定的压力。

  12320心理援助热线的28名值班接线员,均为衢州市心理卫生协会成员。郑利锋说,心理热线的作用是陪伴、倾听、科普,帮助稳定化。“让来电的人可以表达和倾诉自己内在混乱的情绪。提供情感和信息上的支持,让求助者以更好的状态面对现实。”

  “心理热线不一定能解决所有问题,但能解决部分问题,因为,这不仅是一条心理咨询热线,还是大众的一个述情平台,更是一条生命线。”郑利锋说。

  心理咨询师名片

  郑利锋 衢州第三医院心理科主任,副主任医师,心理咨询师、心理治疗师。浙江省心身医学会青年委员、省心身医学会睡眠学组委员、省心理卫生协会儿童心理专业委员会委员。擅长心身疾病诊治、心理咨询与心理治疗。24小时“12320心理援助热线”负责人。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责任编辑:王卫)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