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2020-03-26 09:39

柴薪

世间草木有的真是奇怪。

比如藤。仿佛花不像花,树不像树。可有时看也像花,比如紫藤,春季开花,青紫色蝶形花冠,花紫色或深紫色,十分美丽。冬季时花叶凋零,剩下枯藤,藤皮深灰色,干而不裂;也像树,并且比树好看。

紫藤花盛开时,紫色的,紫郁郁的。我在它面前,似乎大气也不敢喘,生怕一不小心,随口喘一口气,“呼――”它们就纷纷扬扬落下来似的,弄得一地紫色,一地的忧郁,似乎满世界都会跟着忧郁起来。

还有牵牛花,这种藤本草木的花酷似喇叭,因此有些地方叫它喇叭花。牵牛花一般在夏秋开花,品种很多,花的颜色也很多,有靛蓝、绯红、桃红、紫色等,亦有混色的,花瓣边缘的变化较多,是常见的观赏草木。

我在府山公园看见过一大片的牵牛花,互相攀援着,开了一大片,红红的,仿佛要把整个府山公园燃烧成红色的海洋。

少年时,在乡下,漫山遍野的草木中,疯长着不知名的野藤,有的缠着松树向上攀援,有的攀爬在灌木丛中,生机勃勃,连绵不绝。野藤坚韧、结实、顽强,乡人砍柴时,往往就地取材,多用野藤捆扎砍好的柴禾,而新砍下的野藤断面,会渗出白色的汁液,散发出一种新鲜的草木味道,有别于柴禾的味道。

砍断的野藤,来年还会从根部重新长出来。野藤似乎一直没有断,似乎一直藕断丝连着。就像一年四季三百六十五个日子,就像好多美好而坚韧的东西,一直在人们内心深处默默潜藏着,生命连绵不绝,生命总是让人留恋。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责任编辑:吾献红)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