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得一身人间烟火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2020-02-11 07:42

杨红萍

年初五,阳光如约而至。

拉开厚重的窗帘,眼前窗明几净。案上有素瓷花瓶,年前插上的几枝梅花正悄然绽放。彼时晨曦渐至,室内敞亮。

想起汪曾祺先生《岁朝清供》里有述:山家除夕无他事,插了梅花便过年。我喜欢这种质朴的生活愿望,插花,入画,“隆冬风厉,百卉凋残,晴窗坐对,眼目增明,是岁朝乐事”。

多好,如果就这样数着一件一件岁朝乐事。而“叮咚”声骤然响起,这素日里再熟悉不过的手机讯息提示音,此刻竟惊了心。恍过神,翻看,那一串红色数字,有说不出的刺眼。

窗外万籁俱寂,听不见鸟鸣,听不见隔壁阿婆们晨练时惯有的笑声,门口巷弄里也没有匆忙的脚步——仿佛没有一丝尘俗的声响,如黑夜沉睡未醒,如我沉默不语。

年味已经藏匿,铺在眼前的是一个新的名词:疫情。

新的一年,会有始料不及的运气,会有突如其来的惊喜。愿新年,胜旧年。

多么美好的愿望和祝福。可我还没来得及一一说出,浓浓的年味里,场景已经突然转换,“疫情”以翻江倒海的汹涌之势开始席卷。

武汉的印记,是江城,是九省通衢,是黄鹤楼,是归元寺,是味道鲜美的热干面,是灿若云霞的樱花……我多么愿意,我记得的就这些,不论繁华,不论烟火。而那突然之间空空荡荡的城市,那人与人之间的疏远隔离,弥散的恐惧,积聚的孤独,一定是某个夜深时的一场梦魇,梦醒后,阳光明媚,天空澄澈。

我倚在窗台,八九点的阳光铺在对面新盖的屋瓦上,印出刺眼的光。

小区门口有多人执勤,红背心,红袖套,还有穿透口罩后如往常般亲切的声音:去哪里,要戴好口罩。话语里多了叮嘱,亦多了严肃。我突然喜欢听到这样冷冽的声音,它于我放松自己的某个罅隙迎面而来:有多少人在这新的年里,如此心甘情愿地守在家里,不拜年,不出门,安安静静地自我隔离。

整座城市还未醒来。没有车水马龙,素日里拥堵的街能听到风吹过的声音。举目,入眼处构图极美:长街,梧桐,红灯笼,它们一起往前,蜿蜒至城的那一边。这是我的城市,它在我走了无数无数次之后,如此空旷又如此温暖地出现在我的眼前。

不禁潸然。原来不是所有的战斗都要冲锋陷阵。此刻亿万人的坚守,一定能一起迎来春天。

我们终将打赢这场攻坚战,因为我们万众一心。

这几天太容易落泪。感动,亦心疼。

那位84岁老人眼角的泪光,那个一瘸一拐趔趄的背影,那双湿透了的充满褶皱的手,那剪短的长发,坚定的步伐,铿锵的加油声,以及频频传来的好消息……无数逆行的人们,此刻,以坚定,以无悔、以担当,以赤忱、以奋不顾身,以默默无闻,他们让我深深理解了“众志成城、共克时艰”的涵义。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场上,那一点一滴汇聚的爱与温暖,充满了无穷的力量——我们守望相助,我们同舟共济,我们能赢!

午后阳光明媚,院落里山茶盛放,不远处掠过清脆鸟鸣。

如此金贵的时光。我可不可以就这样留在这份静谧里,“过滤至深的感悟,冷静地感受内心的各种变化与过程,重新整合自己的生活态度,重塑信念,等艰难时刻过尽,再给予自己更深沉更健康的生命?”

我要开始这样的重启。

愿得一身人间烟火,家人闲坐。

灯火辉煌,平安喜乐。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责任编辑:毛利霞)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