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关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2020-01-22 10:33

谢义虎

岁末年首的交接处,俗称“年关”。站在一年一度的“关口”上,总让人思绪万千,沉溺于“回首”与“瞻望”。

少年‍‍时爱写诗,每到“年关”时节,总要踌躇满志地涂画几句,至今偶尔翻阅,不免感到幼稚可笑。转而一想,如今却连可笑的激情都没有了,孰为可悲乎!

似乎这也是人生的规律。青年人阅历浅,过来的路不长,站在年的“关口”上,没什么值得“回首”的东西,当然要伸长脖子去“瞻望”人生的前头是什么。自然,人生的道路上有鲜花,也有荆棘;有阳光,也有阴霾;有希望,也有失意......这些,青年人从书上或老人的教训中也略有所知,但他们总是憧憬着鲜花和阳光,总是对未来寄托于无限的希望。这是难免的,否则,他们就不足称为“青年人”了。对此,我们就不必在他们过年的“贺卡”上写上太多的告诫,硬拉着他们去“回首”没体验过的东西。

以前盛行过年时“忆苦思甜”,老一辈人的苦心良意是要年轻人记住今天的幸福。但年轻人对不属于自己的“回首”却很难铭镂于心。年轻人好“瞻望”并非坏事,即使幼稚可笑,亦不乏有对美好的追求;即使不可实现,亦可驱策为生命的原动力。他们总盼着“明年会比今年好”,怀着兴奋的、期待的心情“过年关”。

“年关”一词应该是为中华人设立的。五六十年代过年如过关,深怕债主寻上门来,故有“年关”之称。中华民族携妇将雏,身负一家之重担,“一夫当关”,最为难熬。如今生活好了,不必为“过年关”犯愁。但每到年关,单位的事多,家里的事忙,方方面面都要顾及,中年人对“过年”便漠然,甚至有点反感。到了中年,“回首”与“瞻望”似乎就摆平了。此时的思绪最为复杂,无奈中蠢动着希冀,希冀中又渗杂着无奈。“回首”路渺渺,“瞻望”路茫茫,瞻前顾后,不免感到时间蹇促,许多欲望未能实现,许多事情不尽人意,犹觉“年关”逼人,惶惑不可终日。

老年人海纳百川,可以说是“五欲已销诸念息,世间无境可勾牵。”到了“年关”这一隘口,不再有向往“挥斥方遵”、“浪遏飞舟”之壮观,却难免生“忆往昔峥嵘岁月稠”之眷顾。老年人往往比中年人更达观,每过一个“年关”,他便为自已的生命感到庆幸。他们和年轻人都喜欢“过年”,意味却不一样。

日子原是一天一天连贯而过的,是人类人为地将365天切成一段,自寻烦恼地制造出许多感慨。面对“年关”,喜也好,忧也罢,眼前还有一个个实实在在的日子等待着我们去打发。于是,过年关吃年夜饭时,当老一辈喋喋不休地“回首”从前,年轻一代雄心勃勃地“瞻望”来年时,我们就催促道:“别说了,快吃年夜饭吧!”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责任编辑:吴价)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