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长不大的孩子——和父母谈“平等”有多难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2019-12-16 08:52

  心理咨询师 边凌涵

  编者按:这是心理咨询师边凌涵写给“妹妹”的一封信。信中讲了一个叫小文的女孩的故事,她和母亲住在一起,经历了总是不被母亲理解、总是被母亲当小孩一样否定的苦恼。其实,在中国式父母那里,孩子似乎永远都是孩子,永远都停留在原地,一直没有长大。一封信,写出了很多成年人共同的烦恼,所以,这封信,既是写给所有“妹妹”的,更是写给所有母亲的——孩子的人生,归根结底是他们自己的,让他们学会独立、变得成熟,未来的路才能够走得更好。

亲爱的妹妹:

  昨天和朋友吃饭,听她讲了一个故事,有许多感触,想同你分享。

  故事的主人翁叫小文。小文和母亲一起住,母女俩的关系说不上有多亲密,但也绝对不至于同住屋檐下,无声似有声。

  小文对母亲是有感激的。毕竟母亲提前办理内退,把父亲丢在老家,过来照顾她。陌生的城市,母亲人生地不熟的,当地语言也不太懂,不容易。

  小文高中毕业后去了外地读大学,寒暑假忙着做兼职赚生活费,工作又去了另外一个城市,离家一千多公里,十几年没和母亲再一起住过那么长时间。一开始,两人处得客客气气,彼此似乎都在试探和寻找那个平衡点。小文把母亲当客人,母亲也像来做客似的,对女儿的生活并未大加干涉。小文加班至深夜,回家餐桌上的保温壶里盛满热汤。

  转变是什么时候发生的,小文记不清了。好像是一个周末,家里有个亲戚要来,母亲出门买菜,打电话让小文先把饭煮上。

  “放多少米?两罐够吗?”小文问。

  “够了。电饭煲会用的吧?”母亲不放心。

  “当然,我又不是没煮过。“小文觉得母亲担心得有些多余。她快速淘了两罐米,放入电饭煲,插上电源。

  母亲回来做了菜。待要吃饭,小文听到厨房传来母亲的声音:“这孩子,不知道怎么回事,饭煮那么一点,不够吃啊!”

  “没事没事,我多吃菜就行。”亲戚说。

  “饭煮少了?”小文也走进厨房。

  “你自己看看,就两碗多一口,我们三个人怎么吃?”母亲明显有了怒气,“小孩子就是小孩子,这点事情都做不好。”

  火“噌”一下就灼烫了小文的头脑。冷静,冷静,她告诉自己。

  “我不是问过你吗,是不是煮两罐,你说是的。”小文试图把事情理清。

  “我就是一个估计,具体多少你不会自己看吗?你又不是没煮过饭,难道什么都要我手把手教你吗?”

  再后来,母亲仿佛重新找到了她在这个家中的地位,于是类似的话渐渐在小文耳边多了起来。

  “你还是小孩子吗,睡觉睡得饭都不吃。”

  “当真还小,考虑问题这么简单。”

  “你还小是不是,扫个地都这么磨蹭。”

  ……

  小文最后忍无可忍,把心里的想法一通倾吐。母亲听得一愣一愣的,仿佛她面对的不是亲生女儿,而是一个陌生人。

  “好吧,既然你这么说了,我待在这里也没什么意思。我明天就回老家。”

  “我不是这个意思……”怎么话会说到这一步?小文也有点懵。

  她分明只是想跟母亲好好沟通一番,希望母亲能更了解她,没想到,母亲会如此生气。

  当她苦着脸坐在我面前,我特别能理解她的感受。

  因为我亲爱的老妈,偶尔也会这样对我说。

  在青春期,十几岁,啥都没有却幻想自己无所不能的时候,想证明自己长大了,有自己的意见,可提出的想法总被大人无情地反驳(这也要看情况,他们心情好一点,拒绝时会和善一些)。他们说,你只是个孩子,只管好好读书就行。

  几次三番以后,我懂了,不说了。因为,我也想保护小小的自尊心啊。

  及至大学和工作,和父母的沟通减弱,能说心里话的机会就更少了。慢慢地,客气与疏离成了与父母交往的惯性,不说不说便更不知道说什么了。

  而在父母那里,我们似乎还停留在原地,是他们眼里一个长不大的孩子。

  我总觉得,中国的父母生活得很矛盾,也很辛苦。一方面,他们费尽心力想把孩子培养成才,不仅学科知识要强,最好德智体劳美全面发展一样也不落下。但是,另一方面他们又几乎包揽了孩子除学习以外的一切事务,对孩子的意见和想法也没有发自内心地重视。他们觉得,孩子还小,什么都不懂。

  如果不给孩子展示的机会,不让他们有表达意见的空间,孩子如何获得健康、积极的成长?如果一味用所谓父母的威严和“过来人”的经验去看孩子,那么,什么时候才能真正正视孩子的独立与自尊?

  在孩子尚且年幼,年龄是判断他们“小”的一个标志。因为他们吃的米没有大人吃的盐多,所以人微言轻。

  到后来,没有达到大人的标准是另一种断定“孩子”的标尺。

  “你怎么下了班就打游戏,永远长不大。”

  “你怎么还没谈恋爱,跟个孩子似的。”

  “……”

  没恋爱、未生娃,很多时候是一种人生选择,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的决定,或是暂时的阶段,凭什么大人就非得断定,那就是孩子气的行为,对自己不负责任?

  其实,当我们面对父母这样的评价,内心也是充满了矛盾。一面我们体会到依赖与包容,一面没人想永远被当作一个孩子看待。成长的过程,某种程度来说,就是一场我们为了独立、自尊与自主,与父母展开的拉锯战。

  美国电影《小鬼当家》里那个8岁的小男孩可爱得不行,怎么那么聪明那么会想办法。可放在中国孩子身上,就会觉得大人怎么那么不负责,敢把孩子一个人放家里?万一他摔了磕了怎么办?万一碰了电啊煤气啊尖锐的利器怎么办?根本不敢想。

  《小欢喜》中,最感人的情节很多发生在刘静和英子身上。

  英子成绩优异,有学天文的梦想,想考进南京大学,但她的母亲只想让她去清华北大,或者其他的北京名校。天文馆是英子最喜欢的地方,在她快被母亲逼疯,患上抑郁症时,遇见了馆长、也是同学季杨杨的母亲刘静。

  英子问刘静:阿姨,你是不是也觉得我都要高考了,还来天文馆,很不懂事?

  刘静温柔地说:我觉得你有思想,有勇气,阿姨要是有你这一半就好了。

  英子觉得好听的歌曲,她的母亲不屑一顾,但刘静却认真听完,甚至还录了自己唱的一段。她看着英子的眼睛认真告诉她:你推荐给阿姨的这首歌呀,阿姨真的很喜欢,阿姨要谢谢你。她也不止一次告诉英子:你一定会实现自己的梦想,阿姨一直相信你,你是个很优秀的孩子。

  和英子的母亲不同,刘静没有把英子当作一个小孩,而是一个好朋友、一个独立的人格来尊重。不去轻易否定一个孩子的想法,而是和她一起分享生活中的美好、参与她生活中的开心和烦恼,不厌其烦地陪伴着她。

  还有什么比这更能让孩子开心接纳的呢?

  在天文馆,刘静和英子哭着告别。这一幕,让电视机前好多人随之落泪。“阿姨希望你永远快乐,阿姨希望整个苍穹都是你的。”

  想要真正走进孩子的心里,前提是,不把他们只当作“孩子”。

  固然,父母的经历可以给孩子一定的参考,但孩子的人生,归根结底是属于他们自己的。只有越早让他们懂得,他们需要为自己的人生负责,孩子才能越早学会独立、变得成熟,成长为自立、自主的个体。

  孩子们值得、也需要平等以待。

  亲爱的妹妹,或许身处“父母”的角色,有太多“身不由己”,忙碌的工作和琐碎的家事令人疲惫。谁都是第一次做父母,摸着石头过河在所难免。

  然而,努力尝试是一切的一切,不是吗?

  希望你永远被很多很多爱围绕的姐姐  凌涵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责任编辑:郑飞)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