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槿向阳开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2019-12-16 08:46

何梅容

单位后面有个学校,背靠的小巷叫卫宁巷,巷子中间有丛木槿花。

我站在高楼上,视线开阔,总是看见学校操场边孩子们相互追逐的身影。此时木槿花开正艳,碗口大的花朵,沾着雨水露珠,沉沉地向下悬挂着,素净带点紫色,映照在白色的墙壁上,超凡脱俗。

我喜欢这乡村的风物,午后便立在花下,细细地看,聆听草木与土地的声音。看得久了,风吹来,叶子上的雨点哗啦啦地落在脸上,淋湿了,却觉得小时候好玩的游戏又回来了,恍惚之中想起从前的乡村。

夏天的傍晚,我坐在堂屋的门槛上,看微雨轻轻飘落,如丝如线,似烟似雾。雨滴沿屋顶的瓦沟落下,在檐下的水坑中激起片片水花,又一圈圈地漾开。雨下得大一点,水泡便连成一片,来回转动。有时,两个泡泡挨在一起,凝神看时,一个泡泡忽然啪地消失了,心里头觉得好可惜。

下雨天,母亲在田间干活。独自望着四溅的水花,我嘴里喃喃地数,一朵,两朵……数到十重又归一。年仅6岁的我,只能数到十,如是往复地念,实在乏味之极, 就去不远处的菜园消遣。离家50米,有个茅草房,屋顶用杉树皮覆盖,三面用竹梢编织,门是杉木的薄板钉的。茅草房上面,左边攀爬着南瓜藤、苋菜桃的树枝,右边是木槿。乡间茅厕四面透风,处在绿树丛中,闻得到花的香,足下有青苔上阶。蹲在其中,听雨声滴落,特别清脆。有鸣蝉寂寂,花脚蚊子嗡嗡之声不绝于耳。有时,俏皮的木槿穿过竹梢的缝隙,伸进房中,开上几朵芬芳的紫花。

四时风物,似乎都在此相聚了。

木槿的树桠攀伸到房顶上,有风吹过,满园里淌溢着淡淡的香味。落在屋檐上的花,被雨水一冲,“叭嗒叭嗒”掉下。那声音空寂而冷清,一声一声,敲在我心上。

有时候等雨停了,掳了木槿花,用手揉搓出汁液来,泡了温水洗。等自然干了,头发便有了好闻的草木清香。

三伏天,学校里的孩子放假了,卫宁巷子里安静了许多。偶有行人路过,摇着蒲扇赶着蚊蝇,脸上的汗珠滴下来,金珠似的。木槿花朵朵向阳怒放,灿灿发亮。马站底老房子上屋瓦黑亮,墙上的灰泥剥落,露出结实的青砖。凌霄花攀着屋边的电线杆,在深蓝色的天幕上画了一张篱笆。忽然觉得这样的日子真挺好的,心地干净,守着阳光,守着草木。绿墙边,花未眠。

小巷深处传来歌谣:“到不了的都叫远方,回不去的名字叫家乡……”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责任编辑:吾献红)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