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江山爱江山:雾峰林家的江山情缘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2019-12-16 07:57

情牵两岸的宫保第。资料图片

江山与台湾渊源悠久,情缘深厚。在台湾,有一个光辉传奇、令人敬仰的家族,即雾峰林家。江山与台湾雾峰林家同样有深厚情缘,特别是清代名将林文察为维护清朝廷统治,在浙闽一带尤其在江山县戎马生涯、骁勇善战的战况,令人感慨、唏嘘。

有感于台湾雾峰林家后裔近年数次跨越台湾海峡,到江山寻找、搜集林文察的史料,为展示林文察在闽浙一带的生涯和战绩,笔者翻阅了《衢州市志》《江山市志》《台湾通史》《清史稿》等志书,发现林文察的事迹均有记载,但很简单,只好管中窥豹,结合与雾峰林家后人的描述,整理此文,以飨读者。

姜海龙 戴明桂

雾峰林家是台湾五大家族之一,因其发迹于雾峰(古称阿罩雾,今台湾台中市雾峰区)而得名。自19世纪中期以来,林家掌控了中台湾大片田地,全家族齐心尽力协助平定太平天国、戴潮春事件和参与中法战争,拥有数千名精兵强将,以及樟脑专卖权等特权,进而成为清代后期台湾社会最具影响力的家族之一。

1746年,福建省漳州府平和县五寨塘莆坪社的有志之士林石,背着祖先的遗骨,移居台湾彰化县大里杙一带,披荆斩棘,拓荒种植。经数代艰苦创业、朝乾夕惕,成为当地一富裕家族。至清末民初,雾峰林家由富至贵,走出了三代名将。

雾峰林家满门忠烈的悲壮故事是台湾历史上的一个传奇,也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传奇。雾峰林家那神秘、曲折、跌宕起伏的家族故事,也折射了祖国大陆居民移居台湾100年开垦台湾、建设台湾、保卫台湾的垦荒史、创业史和爱国史。雾峰林家有遗训——“我们林家的林字,是有两个木组成的,一个木在台湾,一个木在大陆;一个木是家,一个木是国,它们是不可分割的”。

2019年1月18日,台湾雾峰林家交流团在江山市廿八都镇文昌阁内合影留念。

历史巧合——“兵头”柴总兵,“民头”林族长

林石是雾峰林家一代始祖。史料载:“林石(1729-1788)号桦植,福建平和人,林文察之高祖父。乾隆十一年(1746)渡台,相土观势。越七年,复至台湾,居彰化之大里杙庄。石至,设御防番,淞地而耕,家渐富。二十二年(1757),石归展墓,携两弟来,使各治其业,产亦日殖。四十八年(1783),庄人林爽文谋起事,石往止之,不听。五十一年(1786)遂起事。石欲走内地,阻于道,乃潜匿鹿仔港。翌年冬,福康安率师攻彰化、大里杙,爽文退入集集内山,石遂就逮。爽文被捕后,言石前曾阻事,福康安命释之,归其产,而石竟卒于狱矣。”

这里有个历史巧合,即江山县秀峰人黄琗为福建铜生营千总,兼署台湾安平左营驻鹿仔港守备。林石与黄琗是否交往,暂未见有史料记载。

柴大纪是江山历史名人,为台湾总兵。柴大纪英勇善战平定起义,受清朝政府嘉奖官至福建水陆提督,得封太子少保,后因得罪福康安,遭陷害,与林爽文一同押往北京,并于1788年被斩首,子为奴,实为大怨。依笔者分析,柴大纪为朝廷代过,真是幸运中不幸,如今只留柴大纪老家江山市长台镇一座恩荣牌坊,称“奕世青云坊”,显示柴大纪曾经短暂的荣光,鼓励后世不忘青云之志。

林石因为林姓族长,林爽文为林家族中之人,因受株连,身受牢狱之灾。依清律,须获重罪,甚至满门抄斩,但林爽文交代族长林石曾经阻止他起义,其理念和精力放在安抚垦民,故得以轻处。1788年林石因病而死,保全身,虽家产散尽,未祸及子女,为不幸中万幸。后荫泽子孙,至第三代林甲寅、第四代林定邦,先后续任垦首,家族日盛。第五代林文察因祸得福,屡建奇功,家族更隆,其官至福建提督,赠太子少保,竟与柴大纪官衔相同。

江山之战——奇袭大溪滩,巧攻玉叶城

清道光三十年(1850),林文察的父亲林定邦,遭一豪强勒索,竟遭残害。血气方刚的林文察为报父仇,于1853年擒获仇家,剖其心,以祭父亲。为了不连累家人,独自到台南府城自首,入狱服刑。

咸丰四年(1854),台湾小刀会闹事猖獗,官府财力不足,兵源有限,内忧外患,便释放林文察,俾其将功赎罪。从此,林文察步入军旅生涯。他带领几百名壮勇,配合台湾北路副将曾玉明,围剿击败了小刀会。由于林文察作战机智勇猛、军功累累,又捐银助军饷,咸丰八年(1858),获六品顶戴。咸丰九年(1859),林文察应闽浙总督王懿德传檄,招募台湾壮勇2000多人,赴福建建阳一带围剿大盗郭万淙,涉险穷追,勇冠全军。林文察被任为参将,换花翎,赏“固勇巴图鲁”名号。当时太平军声势浩大,已占领大半个中国。清廷为统一指挥,任命曾国藩为钦差大臣,督办江南军务。林文察奉命征募台勇,一边操练军队,一边又捐助饷钱五万串,率军收复被太平军所占领的郡县,加副将衔。

咸丰十年(1860),声势浩大的太平军已突破清军防线,攻陷了江山县城,并在大溪滩一带村庄大肆掠夺,森严布兵。林文察受命,率2000多劲旅,从衢州赶来,冒雨雪奇袭大溪滩一带的太平军。这支2000多劲旅,纪律严明、骁勇善战,直捣敌军营垒,势不可挡。在大溪滩一带的太平军,猝不及防,撤营向县城而逃。林文察率军一鼓作气,从大溪滩追到江山县城外,击破在江山城郊乌木山、双塔底的太平军。同时,根据敌情,集结精锐部队,兵临江山县城。

江山县为东南重镇。当时,太平军和大多数清军均用刀斧,唯独林文察率领的台勇有火绳枪,射法素精,名心尤炽。林文察率部虽兵员少,但训练有素,勇敢无比。他调兵遣将,指挥若定,先后击败出城诱战者,同时兵分二路,阻杀从西山岭赶来的援兵。林文察见敌军势头已去,又分兵三路,从通化、通兴、通安等城楼奋勇攀登,厮杀顽抗太平军,攻占县城。一些太平军从南门落荒而逃,也被林文察事先布置的伏兵一一歼杀。从12月22日至25日,林文察军队包围敌营三日三夜,烧毁敌营12座,生擒太平天国官兵160人,获马匹64骑,大获全胜。

这次江山县夺城之战,林文察以少胜多,转败为胜,对于清军控制全盘战局起了很大作用。朝廷念其功勋卓着,以副将尽先补用,赏换“乌讷思齐巴图鲁”名号。

浙闽烽烟——军征婺衢处,献身万松关

咸丰十一年(1861)四月,福建汀洲和连城又被太平军攻陷,林文察奉命离开浙江驻地,率军赶往闽西。一路挥戈跃马,拔连城,攻汀洲,后又平定沙县之乱。七月,太平军从皖南率军数十万,先后攻陷金、衢、严各郡县,直逼杭州,声势浩大。杭州将军瑞昌急上疏请调林文察入浙。然,林文察手下所统台湾勇士仅有500余人,忙派员从福建赴台添募台勇。但因错过机会,杭州陷落太平军手中,浙中巡抚王有龄自缢,杭州将军瑞昌投水,清廷大惊。十一月,清朝廷传旨令林文察和湘军将领李元度率7000多名清军分别从衢州、龙泉等地驰援杭州。太平军见清军勇猛,不战自退,杭州又回到清军手中。

同治元年(1862)正月,衢州被太平军所围,林文察应闽浙总督庆端之令,率2000多人连夜从处州驰援。当时衢州正逢北风呼啸,大雪纷飞,天寒地冻,生长在台湾的士兵,不适应这恶劣天气,冻死不少,但仍英勇奋战,击退了围城之太平军……直到当年7月,太平军至金华,林文察联络衢州湘军,大造声势,直捣金华,为恢复全浙图谋。8月,林文察连拔松阳附近太平军营垒。太平军据处州城坚守,炮石如雨。文察与总兵秦如虎勇猛攻城。太平军见情势不妙,从东、北两门突围而逃。林文察乘胜追击,又攻克了缙云。十一月,林文察移军武义县李村一带,多次攻击太平军。12月,林文察任福建福宁镇总兵。同治三年(1864)12月,林文察战死在漳州万松乡,年仅36岁。

事后,闽浙总督左宗棠和福建巡抚徐宗干先后向朝廷疏言林文察之功绩。同治帝谕曰:“署福建陆路提督林文察前在浙江、福建等处带兵剿匪,所向有功。此次进攻漳州距匪,该逆率众来扑,官兵奋勇击退;该署提督手刃多贼,猝因中枪阵亡,实堪悯恻!提督衔署福建陆路提督福宁镇总兵林文察,着交部照提督例从优议恤。”光绪五年(1879),御赐祭葬,赠太子少保衔,谥“刚愍”,诰授振威将军。

异曲同工——浙西廿八都,雾峰廿八间

廿八都古镇地处浙、闽、赣三省交界处,宋熙宁四年(1071),江山县分设44都,廿八都排列第28位,始得今名。从江山到福建,一条军事要道,即仙霞古道,穿越廿八都。四周有仙霞关、枫岭关、安民关、六石关、黄坞关、木城关、二渡关、茅檐岭关、太平关、梨岭关等10道关,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为东南锁钥、入闽咽喉,成为东南军事要塞。廿八都除驻军屯兵外,并设立兵站、驿站、驿铺等。清顺治十一年(1654),清军在廿八都建立浙闽枫岭营,设兵丁1000多名。清同治十二年(1873),又设廿八都汛。

台湾、福建、浙江,彰化澎湖、漳州泉州、衢州处州,林文察率军来回十多次跨台湾海峡,穿仙霞古道,并多次在江山县廿八都扎营休整,固寨练兵。据台湾林家后人说,林文察率军转战于浙闽台,大多经过廿八都,甚至有不少伤兵就留守在廿八都,但未查到有关历史记载。倒是台湾大姓林氏,在廿八都有不少,约300余人,大多居住在枫溪、浔里一带,是否有林文察之留下的林姓伤兵,还待考证。

走进台湾雾峰区林家宅园,分顶厝和下厝,顶厝系统分为蓉镜斋、景熏楼、颐圃;下厝系统分为草厝、宫保第、大花厅、二房厝、二十八间等建筑群。其中,宫保第是林文察被赠太子少保而赐建,规模最大。该宅第整体为四进“回”字形四合院,门前广场宽敞,前有大榕树3棵,又置石狮、石羊等,尽显富贵家府的气派。其主要建筑前三进是客厅兼公堂,第四进才是住宅。共面宽达11开间,据说是全台最大的官宅。宫保第原有五进,现只剩四进,每一进的功能都不尽相同。第一进气势宏伟,为现有清代台湾住宅中最大者,砖刻之精细,亦属少见。第二进的彩绘装饰,有不少名人的字画。第三进的中堂,深具防暑功能,窗械图案各异,颇具巧思。最后一进为祖厅,朱红靛青的对比显出华贵气氛。距宫保第约1公里的山坡上的巨大园林,就是莱园。莱园依山环水,结构宏丽,布局典雅,有捣衣涧、林棉桥、荔枝岛、夕佳亭、小习池、万梅庵、五桂楼、望月峰诸景,亭台楼榭精巧,山水花木清幽,既有人工之巧,又得自然之趣。昔日莱园曾被列为台中十二胜之一,称为“莱园雨雾”。莱园还曾经是台湾抗日文人聚会之地,梁启超因戊戌政变流亡日本途经台湾时,就住在莱园五佳楼中,写下《莱园杂泳》10首。林家宅园不管如何建设,其朝向都是坐东向西,面朝福建,以示林家后人不忘其根、不忘其祖。

雾峰林家宅园在咸丰八年(1858)开始兴建的,在下厝有一处叫二十八间建筑群。据台湾林家后人说,因先祖林文察在廿八都驻扎多年,对廿八都地方情有独钟。这二十八间,由林文察所建,也称兵营,是林家兵勇们所住之处,其中包括军队办公室、营房、马厩等,展示了军旗猎猎、刀光剑影、兵强马壮的风采。廿八都、二十八间,一字之差,异曲同工,这也许是雾峰林家对廿八都刻骨铭心的印迹和回忆。林家后人来廿八都参观,听到廿八都名字倍感亲近,看到戏楼就有似曾相识之感,连忙说他们林家也有二十八间建筑,也有这样的戏楼。

●后记

林文察正气凛然,古烈士风,家国情怀,功在桑梓,其事迹传遍闽南和台湾。光绪十六年(1890),在台湾省城建立林文察专祠,供奉着林家先祖的塑像和牌位,保留着清帝敕封建祠堂的石雕、印章和旧公文、旧京报等,闪耀着雾峰林家昔日的光彩与辉煌。由地方官每年春秋,组织民众致祭。

笔者手中有一本由台湾抗日协进会主编的《百年台湾世家、三代民族英雄》一书。多次翻阅,掩卷而思,不觉对台湾雾峰林家的三代名将肃然起敬。且不说清代自康乾盛世后逐渐走向腐败,引起各地民众怨怒和反抗的风风雨雨,也不谈太平天国军队如何顺应社会潮流,反抗清廷的浩浩荡荡,更不论清政府各路军队相互制约、互不服气的是是非非,单凭林文察将军捐饷协防,募集台勇、渡海作战、屡建奇功,力挽狂澜,最后以身殉职于故里漳州的刚毅凛然血性、虔诚而执着的信念,至信而深厚的忠诚,就令人感慨、敬佩。至于在江山县和大溪滩一带的辉煌战事,和台湾雾峰林家的江山情缘更值得我们江山文化人去挖掘、整理和研究。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当我们吟诵民族英雄岳飞这首激昂慷慨、雄奇悲壮的《满江红》诗词时,不禁缅怀台湾雾峰林家在闽台浙一带戎马生涯,感叹他们留下的奋斗足迹和江山情缘。今雾峰林家后人与江山再续前缘,随着祖国统一发展的滚滚历史洪流,台湾雾峰林家的江山情缘,将越来越深,越来越浓。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责任编辑:吾献红)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