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滚红尘中,将前人留下的好书传给后世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2019-12-09 09:27

苏芙蕾 文/摄

心斋桥,日本大阪最大的购物区,集中了许多精品屋和专卖店,从早到晚熙熙攘攘,到处是市民和游客。我就在门口——一块巨大的“优衣库”门牌下,遇见了中尾书店。

中尾书店一角

在日本居住了18年的导游说,这家书店主要卖古本,创办于昭和42年(1967),“从江户时代的和本,到现代书籍,以及各种古本日文线装书全都有销售。还有各种浮世绘和日本画家的画。”书店门口摆了很多特价书,《大学》《礼记》《西游记》等,门侧的橱窗中还有一本《故宫博物院》。

店主是位戴眼镜的日本老头,瘦瘦小小,安静地坐在书店唯一一张桌子后面。书店真的不大,甚至有几分逼仄——左右两侧,从地面到天花板隔成一个个格子,塞满了泛黄的书;书店中央,也是书架;走到书店深处,转个身都会碰到一两个纸盒。纸盒子里放着各种小玩意:火柴盒外壳、书签、手绘明信片、木版画……不少手绘图上还留有签名和创作日期,我端详许久,总觉得里面有几位名家。

从中尾书店带回来的火柴盒壳子。

对于日本文学,我所知甚少,书店里文学类的书一扫而过,也没太多时间,匆忙中倒是翻了不少图谱类的旧书。其中有一本1980年的大植物图鉴,里面有很多漂亮的花卉作品。近40年的画册,除了页面边缘有些许的泛黄,品相几乎是新的,内容很翔实,拣着中文字看,也能看懂不少。扫了一眼手写的价格标签,心中默默换算,人民币近两千元,于是,我小心地放下图鉴。

门外便是滚滚红尘,可书店好像自带结界,把那些喧哗隔绝在外。导游悄声告诉我,店主中尾良男的父亲也是开古本店的,但不是这一家,是叫中尾松泉堂。“我遇到过店主的儿子,以后应该会继承中尾书店。”日本遗产继承税非常高,也正因如此,很多产业会父一辈、子一辈,传承很多代。窃以为文化在民间就是这样传承的,可惜中国的很多传统行业,都失去了这种有序的传承。

店主的书桌也是收银台,玻璃台面下压着书店经营品种、销售说明。导游将其中一行字翻译过来:“通过专业能力,将前人留下的好书传给后世,是我们的工作。”这让我想起日本“教育之父”福泽谕吉的一个观点,他说读书人不能只顾着自己读书,读书的目的是学以致用,“你既然读书了,总要为这个社会做点什么吧。”同理可得,既然卖书了,就为人们提供些好书吧。

最后,我挑了一本旧书,几张火柴盒外壳和一张浮世绘。浮世绘的长度足有半米,原以为要卷起来才能带走,没想到店主拿出一个足够大的牛皮纸袋,将浮世绘放平整了。纸袋上有古朴的画作,可以看懂“书林”二字。书店没有跟旁边的商店一样开通“支付宝”,用现金结账时,店主给我抹去了300日元零头。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责任编辑:吴价)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