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病,他们成了“一家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2019-12-03 09:47

记者 徐敏 通讯员 谢蔚 徐宁宁

正值橘子、油茶收获季,衢州的乡间处处洋溢着丰收的场景。

11月25日午饭后,一辆小轿车开进柯城区石梁镇杨家源村,停在山脚下一栋略显破旧的两层小楼前,车上下来一位女士。等候多时的房屋主人热情地迎上前去。

他们非亲非故,一个是医生,叫夏利花;一个是农民,叫舒长子。此行,夏利花是为舒长子家今年橘子和油茶销路而来。

一名医生为何会替农民“操心”起橘子和油茶的销路?这一切还得从16年前的一场病说起——

“不用还的,看病要紧”

对于舒长子来说,2003年是刻骨铭心的一年。3月,在连着十来天的暴雨后,家中唯一的老屋倒了;8月,正当他东拼西凑借了点钱开始建新房时,妻子危六娜被确诊为卵巢癌中晚期。

“不到一周时间她瘦了一大圈,我又借了几万元把她送进了衢化医院。”舒长子回忆,妻子住院期间,他不是守在病床前,就是在老家挨家挨户借钱,有时一天就靠几个番薯填肚子。

那一年,三十岁出头的夏利花,是衢化医院妇产科的一名主治医生。

夏利花也清楚地记得,危六娜的肿瘤切片报告上写着“卵巢癌中晚期”。但危六娜拒绝化疗。

“医生,我们家造房子、看病借了二十来万,我想出院回家慢慢养。”危六娜流着泪说,一旁的舒长子默不作声。

“不化疗就意味着等死,如果肿瘤对化疗药物敏感,病人就有生的希望。”夏利花私下找到舒长子,向其解释化疗的重要性。“六娜,还是让我回家再想想办法。”回到病房安顿好妻子,舒长子跨上自行车冒着近40摄氏度的高温直奔老家。

望着舒长子远去的身影,夏利花心头一阵酸楚。她独自来到医院缴费窗口,为危六娜缴纳了500元化疗费。那时,夏利花的月收入不到2000元。

临近傍晚,走遍了整个村子也没能借到一分钱的舒长子拖着沉重的步伐回到医院,得知夏医生已为妻子缴了化疗费,他忍不住流下热泪:“夏医生你是好人,这钱今后我们一定还。”

“不用还的,看病要紧。”夏利花拒绝了,叮嘱他照顾好妻子。

“欠钱要还,这个理我还是懂的”

2004年春天,历经4次化疗的危六娜病逝。

那些年,舒长子在工地上搬砖、扛水泥,每天能赚四五十元,赚来的钱一分不剩全部用于还债。舒长子决定在有生之年将所欠的钱全部还清,他还钱的顺序是先还外人的钱,再还亲戚的钱。

自化疗出院后,夏利花和舒长子一家失去了联系。第二年,夏利花调离衢化医院。直到2008年初,危六娜的外甥女进城看病认出了夏利花。

2008年7月的一个星期天,舒长子揣着在工地打工3个月积攒的500元钱,背着自家产的土特产,坐上了开往城区的公共汽车。下车时,他拨通了夏利花的电话:“夏医生我是舒长子,今天我进城来看看你,顺便把欠你的钱还你。”

早已淡忘此事的夏利花愣住了,“不是说好不用还的吗?你不记得了?”夏利花脑海里浮现出那个瘦瘦高高,为妻子四处筹钱看病,一脸无助的舒长子,“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挂念着,这个农民太淳朴了。”

那天中午,夏利花亲自下厨留舒长子在家吃了午餐。临走时,舒长子将500元钱放在桌上再三强调,“欠钱要还,我虽书读得少,但这个理我还是懂的。”

事后,夏利花了解到,为还钱舒长子曾到衢化医院找过自己,但因工作调动缘故没能联系上她。

“这忙我会一直帮下去”

夏利花认定,舒长子是个人穷志不短的好人。同样,在舒长子眼里,夏利花是他这辈子遇到的最好的医生。

一来二往,他们成了朋友。“老舒,有啥困难你尽管说,能帮得上的我尽量帮。”每次“走亲戚”时,夏利花总是嘘寒问暖。

而淳朴的舒长子总是回答:“孩子大了,欠下的债也还得差不多了,没啥困难。”

2013年,当舒长子的儿子成为一名掌勺大厨、家中外债也所剩无几时,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又一次让这个不幸的家庭背上了沉重的债务。

“我不小心连人带电瓶车翻到山下,断了锁骨和10根肋骨,在床上躺了半年多。”舒长子懊恼地说,车祸不仅花费了近十万元治疗费,还让他从此丧失了劳动能力。

夏利花赶到医院,“今后你家的橘子、油茶我来帮着卖。”她诚恳地说。

这忙一帮就是6年。

这几天,夏利花又忙起了她的这个“第二职业”。 在她的帮助下,舒长子家一千多公斤蜜橘售罄,油茶已全部预订,椪柑也卖了大半。“这忙我会一直帮下去。”夏利花说,她非常珍视这场因病结下的缘分,他们的情谊这辈子不会断。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责任编辑:吾献红)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