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7年,我的高考记忆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2019-12-02 08:45

  李平 文/摄

  1977年,我有幸参加了恢复高考的首次考试。那年我24岁,在巨化合成氨分厂动力车间当工人。

  当时,厂里来了一个通知,不论年龄、学历、身份,都可报名参加高考。我初中毕业已工作7年,学的知识早已忘光,但我觉得机会难得,不考吃亏了,万一中了呢?于是我就报了名。我表嫂在江山中学当代课老师,她为我提供了高中的课本,我就自学起来。那年报名人很多,尤以农村报考者众,估计和我想法略同。

作者自述:1977年高考,已过去42年了,我留存的痕迹,除了淡淡的记忆,还有这张残缺不全的准考证。

  因报名者太多,要先进行初考,淘汰一些人。初考放在巨化中学进行,只考语文和数学两门课。关于初考我无太多印象,只记得铃响考完出来时,如同村民大会散场,几无学生模样的人。那个年代,“零分光荣”“白卷英雄”,大家都没什么文化。

  我初考顺利通过,厂里通知可不用上班,放公假到正式考试。

  约一个月后,正式的考试在衢州一中原校址进行。毕竟是正式考,来的多为戴眼镜的或白面书生模样的。看来舞文弄墨还得是文化人,乱来不得。至今,我只记得作文题目为“路”。化学题里有涉及“胃舒平”化学成分等内容。“胃舒平”是常用胃药,我吃过,所以印象深刻。

  意外的是,我竟入围上线了,进入体检和政审范围。有数万人口的衢化,上线的正式职工共15人,名单被张贴在衢化中心的语录塔(现大花坛位置)上。朋友同学闻讯前来祝贺宴请,我很兴奋。

  接下来,在驻衢空军453医院体检,很正规,比我当兵那次还严,但科目有所不同。中午休息在府山公园等待时,我与同厂的章全、黎志坚三人还憧憬着大学生活,并相约若同校应相助等。其实,上线与录取还差得远。

  果然,我们三人没了下文,都落榜了。我的首次也是最后一次高考就这样结束了。章全第二年考上了浙江大学,我与黎志坚上了巨化职工大学,成了同学。

  关于那次考试,我一直有些疑惑,一是十年休考,“读书无用论”深入人心,推荐上学已成规矩,为什么毫无征兆又改为文化考试?二是那场考试可谓是“英雄不问出处”,人人皆可报名,与当时讲究成分、身份、政治表现的惯例大相径庭。另外,那年高校招考为何在冬天进行,从报名到开考都极为仓促。这些问题,直到前些日子看了《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我才明白,原来是邓公力挽狂澜、一言九鼎所致。因为突然,那次考试才真正反映了考生本质、基础、天然的水平,选出了优秀人才。据说1977级、1978级大学生中,几无高分低能的书呆子。

  1977年高考,已过去42年了,我留存的痕迹,除了淡淡的记忆,还有这张残缺不全的准考证。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责任编辑:陈昶蕊)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