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棉袄里的暖时光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2019-12-02 08:46

  江初昕

  上了年纪的人, 都对老物件有一种深厚的情感,比如父亲对那件旧棉袄便是如此。

  父亲这件棉袄,是他在部队当兵的时候发的,如今已经有了三十多年的光荣历史。父亲把它当成宝贝似的,说什么也不舍得扔掉。

  父亲自小家里就很贫穷,19岁到部队当兵,退伍后分配到矿山工作。那时,一床棉被,一件棉袄、一只脸盆成了父亲所有的家当。

  成家以后,父亲就从单人宿舍里搬了出来,在山腰上搭建了一个木棚,把家里的母亲接了过去住。木棚夏天四面透风倒也凉快,冬天就惨了,刺骨的寒风不停地往里面钻,那件棉袄,便成了冬天抵御严寒的法宝了。

  由于天气太冷,父亲就在木棚里生了火。有一次不小心引发了大火,顿时火光冲天。父亲疾驰着冲进火海,捞出了几样东西,其中就有这件棉袄。再要往里面捞东西时,却被几个工友死死抱住了,说这样太危险了。望着付之一炬的全部家当,父亲捶胸顿足。

  父亲没有气馁,也没有被眼前的困难所压倒。除去灰烬,他又在原址上搭建了房子,只是,这次在工友同事的帮助下,四周都砌上了砖墙,变得宽敞明亮了许多。而那件大火中捞出来的旧棉袄,袖口上被烧焦了一大块。母亲剪下来,重新续了棉花,找了一块差不多颜色的布缝补上。

  就在那年冬天,我在那座小房子里出生了,屋里不时传来婴儿的啼哭声。父亲把他的旧棉袄裹在我幼小的身上,尽管不时有屎尿弄在棉袄上,但父亲一点都不在乎,反倒喜欢这股臊膻之气。父亲从井下回来,顾不得洗漱,就笑呵呵地抱起我,一副乐呵呵的样子。

  尽管旧了破了,但父亲对这件棉袄还是情有独钟。那年冬天,父亲骑自行车驮着我到县城里去看电影,父亲怕我冷,临走时,把他那件旧棉袄穿在我的身上,看完电影散了场,父亲又驮着我回家。我一路睡。到了家,我睡醒了,却发现肩膀上的棉袄不见了。我想这回完了,父亲一定要生气了,但父亲轻声地叹了口气,一句话也没有说。母亲说,算了,一件破棉袄,丢了也就丢了,不必费神再去找。父亲白了母亲一眼,他推了自行车走向寒风刺骨的黑夜。

  不久,父亲回来了,车后座上夹着那件旧棉袄,上面已经满身尘土了,父亲的脸颊也被冻得通红。母亲默默地把棉袄从车架上拿下,放在洗衣盆中。

  如今,父亲已退休了,离开他工作了三十多年的矿山。那次回家,我看见父亲母亲正在门前择菜,冬天的暖阳照着父母双亲花白的头发上,令我好一阵感动。父亲所坐的藤椅上铺垫着那件旧棉袄,陈旧得已经失去了原有的本色,肩上、袖口、衣摆破口处都露出了发黄的棉絮。见到此景,不觉触动了我的心弦,眼眶湿润了起来。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责任编辑:陈昶蕊)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