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翠如:为衢州文史延续记忆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2019-11-22 09:20

  庄月江

  前不久,我在建德碰见了好久未见的楼翠如大姐。她比我年长12岁,今年已经93岁了,仍然精神矍铄、思路敏捷、口齿清楚。一见面,翠如大姐就开心地告诉我,国庆前夕,她收到了由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颁发的 “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纪念章。

  楼翠如部分出版作品

  我为翠如大姐高兴,她完全有资格得到这样的荣誉——不仅仅因为她是离休干部,更因为她是一位为衢州文艺的发展打下过基础的拓荒者,也是一位为衢州文艺繁荣培养过大批人才的园丁。

  我与楼翠如相识于1964年,那时,她在衢县文化馆工作。我当时是一名巨化铝厂的工人,业余时间喜欢写点新闻消息与文艺作品,之前在杭州读了6年书。听说她是杭州下放干部,曾在《浙江工人报》《龙游报》和《衢县报》工作过,我便将她当老师看待,星期天进城,总要到她那里转转,聊聊天。而当我得知她毕业于杭州新闻学校,与我的高三班主任冯贻白老师是同学时,我更是敬重她。

  我们相识时,她正在编《衢县乡土》。上世纪70年代下半叶至80年代上半叶这10年间,不少像我这样的业余作者,或多或少受到过楼翠如的指导,如邱锡泉、王维、陶湘黔、李景、徐月仙等。

  那段时间,楼翠如先后主编《革命文艺》《衢江》《衢江文艺》《衢州文化》。谁也不能否认,这几本刊物,对培养当时衢州的文学青年和对繁荣业余文学创作事业,起到过相当大的作用。1984年,她还与《衢化报》的刘德威,以及我,策划编辑了《衢州故事选》。她任主编,于杏生任副主编。这是衢州最早出版的一本民间故事集。

  1985年,楼翠如应聘为《衢州市志》特聘编辑,并担任《衢州史话》和《衢州群众文化志》的副主编。《衢州群众文化志》出版后被社科院图书馆收藏。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楼翠如写于1962年的调查报告《千年古城万家仇——日寇在衢城的暴行调查》。这是她与同事历时4个月,采访了上百名亲闻、亲历日寇两次占领衢州时期暴行的市民,并查阅了诸多民国档案后,由她执笔撰写的一篇调查报告。文稿内容翔实,有日机多次轰炸和投掷细菌弹的时间、地点,有受难者和殉难者的姓名,有被毁建筑物以及经济损失的数字,还记录着受访者的名字。我认为,这是衢州抗战时期历史的见证。我对研究衢州抗战史产生兴趣,就是源于翠如大姐1964年主编《衢县乡土》上刊登的这篇文章而受到的启蒙。

      此外,《楼翠如自选集》中的《衢州史话》《衢州教案》《历代衢州兵事》《谈谈日商在衢州经营樟脑》《往昔的衢州妇女组织及其活动》《浴血干城》《孔氏南宗家庙》等,都是衢州宝贵的史料。特别是《孔氏南宗家庙》一文,始发于1985年,这是最早用当今散文形式记述孔氏南宗家庙历史的最权威的文章。曾被《中国新闻》采用并向海外发稿。    楼翠如91岁时,完成了她的家族史——《楼燕义堂纪事》35万字的编纂和写作。去年,躺在病榻中她又为江山革命老人何炯遗作《何炯诗词选》撰文《玉可碎而不改其白》。楼翠如从20岁与文字结缘,到93岁初心不变,可见其信仰之真诚,其意志之坚定。    本文图片由楼翠如之女吴之璜提供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责任编辑:郑飞)

  • 联通